第两千六百二十二章 无法抗衡(2)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你那魔兵,到底是从何处而得?”魂婴宗宗主问道。
可是此刻的楚枫,却根本不理会魂婴宗宗主,而是对怀抱英明朝的紫熏衣说道:“前辈,带他们离开这里。”
“不行,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还不待紫熏衣回答,赵虹便不答应了。
“听我的,走。”
楚枫大喝一声,此话之中,竟然散发着浓浓的怒意。
而他这话一出,那些联盟大军的所有人,也都是脸色大变。
因为他们不仅从楚枫的这句话中感受到了怒意,他们竟然还感受到了一股杀意。
那股杀意,冰冷刺骨,可不像是吓唬他们那么简单,就仿佛…楚枫真的会杀了他们一般。
“诸位,咱们留下也帮不到楚枫小友的忙,唯有离开,才是在帮他,快走吧。”
就在此刻,孔蕣廉开口劝道,紧随其后,孔月华与护阵一族族长也是开口相劝。
他们都是见识过那邪神剑威力的人,他们也都知道,楚枫的确会被那邪神剑反噬。
到的最后,楚枫会无法自控,会被魔兵吞噬。
若是现在不走,等一下…他们可就不仅仅是楚枫所要保护的人,他们…也将成为所要屠戮的人。
“走啊!!!”楚枫再度大喊一声。
这一次,虚空之上的血云,翻滚的越加厉害,甚至那已经不再是翻滚那么简单。
因为,那血云翻滚的时候,传来了阵阵古怪的声音,那声音太诡异了,诡异到令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走。”
见此等情形,紫熏衣也不再犹豫,率领着众人,便直接去。
至于魂婴宗宗主,也并未阻拦,此刻的他,紧紧的盯着楚枫。
“喂,我在与你说话。”魂婴宗宗主,则再度对楚枫问道。
“你想与我说话?抱歉,我可没有时间与你废话,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
“那就是让你不得好死。”楚枫对魂婴宗宗主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楚枫的双眼已经变得血红,那仿佛根本就不是他的眼睛一般。
并且在楚枫的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极为邪恶的弧度。
此刻的楚枫,邪气十足,魔性十足,虽然他还保留着原本的模样,可是当那满身的血红色气焰不断升起。
一眼望去,他已经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个真正的——魔!!!
“你少唬我,我修炼魂婴魔功这么久,炼化婴儿无数,你在我面前装魔?简直是自取其辱!!!”
“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魔!!!”
魂婴宗宗主,说完此话,他的体内便再度爆发出暗黑的气焰,那暗黑色的气焰没有再涌入虚空,而是围绕着他,化成了它的虚影。
虽然,魂婴宗宗主的肉身未变,可是那暗黑的气焰太过磅礴,其所化的虚影太过庞大,就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黑焰巨人。
最重要的是,他并非只是庞大那么简单,那气焰之中,婴儿的哭声也是越来越阴森,越来越渗人,就仿佛那是冤魂在咆哮,要索人续命一般。
戾气,十足的戾气,铺天盖地。
换做其他人,看到这样的魂婴宗宗主,一定会吓破了胆。
可是楚枫,却面色不改,反而是笑的越加讽刺起来。
“胆敢小看我,我这就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魂婴宗宗主大发雷霆之际,手中的龙鳞匕首,也是金芒大盛。
随着其手臂不断挥动,无数道金色的光刃,密密麻麻的,如同金色的暴雨一般,向楚枫飞扑而去。
然而,面对魂婴宗宗主这般攻势,楚枫却连动都未动,甚至连手中的邪神剑都未摆动一下。
唰唰唰——
楚枫虽然没有动,可是自上方的血云之中,无数道血色气焰,便自血云之中飞掠而出,笔直而下,如同墙壁一般,挡在了楚枫的身前。
轰轰轰——
下一刻,金色的光刃,连续不断的轰在了那血色气焰之上。
可是当所有金色光刃,全部轰完之后,魂婴宗宗主惊愕的发现,那血色气焰,莫说被斩断一条,那数条血色气焰所形成的墙壁,竟然是分毫未损。
“怎么会这样?”这一刻,魂婴宗宗主越发的慌了。
就在先前,那血色气焰向他发动进攻的时候,他凭借龙鳞匕首发出的金色光刃,还能够将那血色气焰轻易的斩断。
但是现在,他明明已经加强了金色光刃的威力,可竟然无法伤到那血色气焰。
这只有一种可能,是那血色气焰变强了,已经强到了一种,他无法抗衡的地步。
“你是魔?”就在这时,楚枫开口了。
“你不过是一个,只会欺辱弱小,良心丧尽的畜生罢了。”
“魔,你也配?”
楚枫说完此话,那天空之上,凡是血云覆盖之处,竟然皆是血色的气焰飞落而下。
一眼望去,起码有亿万条血色的气焰,密密麻麻的自血云之中,笔直的落下。
那等场面,极为恐怖。
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等场面,也极为的壮观。
可那等场面,对于魂婴宗宗主来说,却如同恶梦一般,让其万分惊恐。
此刻的他,连一道血色气焰都无法斩断,面对着亿万条血色气焰,他将何去何从?
“真是该死。”
魂婴宗宗主,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狂妄之势,他吓得脸色苍白,连身体都在不断颤抖。、
忽然间,他身形一转,竟然消失不见。
他是逃了,他知道自己斗不过楚枫,所以选择了逃遁。
害怕楚枫抓他,他还特意选用特殊手段,使用了隐身之法。
然而,面对魂婴宗宗主,这种逃脱的手段,楚枫却是不慌不乱,甚至在其嘴角,始终挂着那一抹讽刺的笑意。
讽刺,这是一种真正的讽刺。
就像是一只猛虎,欲杀掉一只老鼠。
对方早已身处自己的杀戮范围之内,它却想要逃,这是何其的可笑?
“呃啊!!!”
果不其然,很快的魂婴宗宗主那惨痛的叫声,便在远处响起。
惨叫传来的方向,有着一道血色气焰在涌动着,只不过那道血色气焰,与其它的血色气焰,有着不同之处。
它似是缠绕着一个物体。
而那个物体,就是魂婴宗宗主。
伴随着那悲惨的叫声,魂婴宗宗主的肉身,也是很快浮现而出。
此刻的魂婴宗宗主,可谓狼狈至极。
这一次,他整个人都被那血色气焰所缠绕,那血色的气焰,正在燃烧他的肉身。
所以,这一次他的惨叫声,可比先前断臂的时候,悲惨了百倍不止。
那是真正的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