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二十六章 名为耻辱(3)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可是大人…那楚枫对我恨之入骨,日后必然还会来找我,我不是他的对手啊。”
“这样一来,哪怕是大人交给我的事情,小人也是难以办妥了。”魂婴宗宗主说道。
“你这是威胁我?”老者剑眉倒竖,顿时一股磅礴的杀意,充斥着山洞之中。
“小人不敢。”魂婴宗宗主吓得赶忙趴在了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一下。
“其实,当日孔氏天族那一战,楚枫手中的魔兵,便曾被人一个镇魔兵符压制过,只要你拿到那镇魔兵符,就可以克制他的邪神剑,而以他的本事,又怎会是你的对手?”老者说道。
“镇魔兵符,那东西…现在在哪里?”魂婴宗宗主问道。
“现在,在周氏天族族长的手中。”老者说道。
“那周氏天族族长消失许久,我该去何处找他?”魂婴宗宗主,目露犯难之色。
“哼,真是愚钝,这百炼凡界发生的一切,尽在老夫眼底,那周氏天族族长,他人不知道在何处,老夫又岂会不知晓?”老者说道。
“大人所言极是,是小人愚钝了。”听得此话,魂婴宗宗主面露喜色。
可是很快,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顿时目光有所变化,这才问道:“晚辈虽然愚钝,可也看的出来,楚枫掌握的魔兵,绝非是凡物,周氏天族族长,又怎会拥有可以克制那魔兵的宝物?”
“他们自然不可能拥有那样的宝物,自然高人所赠。”老者说道。
“那究竟是何人所赠?”魂婴宗宗主问道。
“废话太多。”听得此话,老者顿时大怒,对其喝斥道:“既然伤势已好,还不快去办事?”
说完此话,老者将一块石头丢向了他。
那石头上,写着周氏天族族长,此刻所藏身的地点,魂婴宗宗主拿到石头,向老者施礼告别,便立刻离开此处,向那石头所记载的地点行去。
他非常清楚,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都靠了那把半成仙兵,而那半成仙兵,便是这位老者所赐。
是这位来自楚氏天族的老者,给予了他凌驾于百炼凡界,所有人之上的力量。
可是他也很清楚,自从这位老者与他接触的那一天,他的命就已经不再受自己所掌控。
他若想活命,就必须做到一件事,那便是…言听计从。
在魂婴宗宗主走后,这位老者却并未离开,而是望着远方,低声说道:
“自打楚枫进入百炼凡界,这百炼凡界便完全不一样了,原本不管闲事的人,都因为那楚枫,多少插了一手。”
“不过那赠与镇魔兵符的,到底究竟是何人?本以为他与楚枫有着过节,会除掉那楚枫,但他显然并没有那么做。”
“楚枫啊楚枫,你到底是何来路,莫非真的是他的后代?”
想到此处,老者那藏在袖中的双拳,不由紧紧的握了起来。
他虽然负责,监视这百炼凡界的一切,可是有很多事,也都是他所不知晓的。
尤其是关于楚枫的很多秘密,哪怕是现在的他,也不知该如何解答。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先前魂婴宗宗主,为那镇魔兵符来历的时候,如此愤怒。
因为他不知道那镇魔兵符的主人究竟是谁,这让他有着一种挫败感。
明明该是这百炼凡界上,神灵一般的他,却未能做到神灵一般的掌控一切。
“唉~~~”老者发出一声轻叹,可依旧没有离开,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前辈。”
而大概三个时辰之后,那位楚氏天族的中年男子,责自远方飞掠而来,落在老者身前,对其施以一礼。
“回来了,楚枫怎么样了?”老者问道。
“回前辈,楚枫被那个叫做黎月儿的姑娘带走了,虽然遭受了反噬之苦,不过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至于那个黎月儿,应该就是之前的黎明公子,真是没想到…他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但楚枫显然早就知道,那黎明公子乃是女儿之身,不知道…是在云鹤山的时候知晓的,还是在什么地方。”
“这都是晚辈疏忽,为能做到绝对的监视。”中年男子话到此处,脸上挂着些许惭愧之色。
“这怪不得你,上面有命令,调走了这百炼凡界的太多族人,我们人手不够,监视不周,也是情理之中。”老者说道。
“话到此处,老者又问道,我族那些来百炼凡界历练的小辈们都走了吗?”老者又问道。
“前辈放心,他们都已经走了,毕竟我族已经将这百炼凡界内的任务,全部废除,没了任务可做,他们自然也不会留在这百炼凡界。”中年男子说道。
“走了就好,魂婴宗此次不知道要玩什么猫腻,千万别让他们搅合进来,否则…按照我族的规定,就算他们遇到危险,我们也不可以擅自出手相救的。”老者说道。
“前辈,之前不允许我们出手相救,是因为他们有任务在身,可是现在任务全部废除了,他们也就不是历练之身,难道他们在百炼凡界出现意外,我们还不能出手相救?”中年男子问道。
“谁说所有任务都废除了,除掉魂婴宗的任务不还是在吗?”老者说道。
“……”提到此处,中年男子顿时神色一变,不由的看向了自己的左手,在他左手腕的地方,有着一个明显的疤痕,那是曾被斩切手掌的疤痕。
看着这个疤痕,中年男子的语气开始变得复杂:“魂婴宗的任务太苛刻了,怕是除了我族之中,那几位天之骄子,没人能够将其完成。”
“依我看,最应该废除的任务,就是这个任务。”
“楚槐,其实你最不希望废除的任务,就是除掉魂婴宗的任务吧?”
“其实,你比任何人都希望,我楚氏天族的小辈之中,有人可以将魂婴宗除掉,对吗?”
老者淡淡的笑道。
然而,对于此话,中年男子却并未反驳。
“其实以你的天赋,大可以在大千上界一展拳脚,又何必主动申请,来这百炼凡界监视这里呢?”老者问道。
“是我无能,未能在有限的年龄内,灭掉魂婴宗,反而受到了这一刀的羞辱。”
“可我还是希望,我族之内,能有人为我报了此仇。”叫做楚槐的男子说道。
“唉,年轻人,该放下的要放下,这件事…不要一直记挂在心上了,否则他对你没有好处。”老者说话间,手掌隔着虚空那楚槐的手腕,轻轻的一模。
一重结界之力,涌入楚槐手腕,将那刀疤给消除的干干净净。
他很清楚,以楚槐的实力,自己就可以将那刀疤去除,他一直留着这个刀疤是故意为之。
老者明白,楚槐留着这个刀疤,是想提醒自己,自己曾败在过这百炼凡界,魂婴宗的手上。
想用这个疤痕,督促自己变得更强。
可是对于楚槐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这道疤痕实际上,并没有成为他变强的动力,却成了他内心深处,一道难以磨灭的印记。
这道印记,名为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