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阴谋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周宗主,不知此话怎讲?”司空摘星眉头微皱,他觉得羽化宗宗主乃是话有所指。 www..
“楚枫小友,不仅天赋绝伦,更是机智过人,勇气可嘉,并且小小年纪,就掌握着地禁武技,这说明他的家世,也应该不凡才对。”
“司空掌教,不知楚枫小友究竟是来自何处,竟能够这么了得?”羽化宗宗主问道。
“这……”对于羽化宗宗主的问话,司空摘星有些犹豫,不过最终他还是如实说道:“楚枫并非武之圣土之人,他来自南方海域。”
“什么?竟然来自南方海域?”听得此话,白若尘的母亲一脸吃惊,尤其那双妩媚的美眸之中,那种吃惊之色,简直浓郁到了极点。
事实上,就连羽化宗宗主也是如此,不过此刻羽化宗宗主的脸上,可并非只是吃惊,还有着些许羡慕,说道:
“青木南林守着南方海域的天路出口,被人笑话了这么多年,如今你青木南林,也总算苦尽甘来了,还是百里前辈,有先见之明啊。”
“不过楚枫这孩子,虽然天赋绝伦,但却有些锋芒毕露,在加上他掌握的手段,进入青木山后,就算他不主动招惹别人,却也难免会树立不少敌人。”
“唉。”提及此事,司空摘星长叹一声,他又如何不担心楚枫呢。正所谓人心可畏,青木山内,更是如。
虽说青木山内的弟子,本是同门,但是却各怀私心。尤其是司空摘星年轻之时,也曾在青木山内修炼过,更是在佼佼者所在的核心弟子之中,所以他非常清楚,青木山内的明争暗斗有多激烈,最主要的是,对于弟子之间的争斗,青木山表面禁止,但实则是默许的。 www..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青木山内的弟子,尤其是核心弟子,那可都是继承青木山大业的关键人选,就连掌教和大权在握的当家长老,也是要在核心弟子之中选的。www.hotelpropertychina.com
不过,这也就导致,弟子之间,尤其是实力强横的弟子之间,很少有什么真正的同门之情,他们表面和谐,但实则视彼此为敌人。
甚至,某些人身上若是有何至宝,都会被同门盯上,在出门做任务的时候,被同门残害,抢夺财物的事情,几乎每年都有发生。
就连被抓到进行严惩的,每年都有数百起,而那些没被抓到的?简直就数不可数,不可想象了。
而这正是司空摘星,所担心的地方,楚枫天赋绝伦,不仅掌握着超凡的手段,还持有最顶尖的王兵,可是他却没有强大的后盾,乃是来自南方海域,再加上楚枫的性格,绝不是一个吃亏的主。
所以进入青木山后,楚枫的敌人恐怕不止参星观那么简单,莫说弟子,就算是长老,盯上楚枫身上的财物,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不免让司空摘星担心,之前只是知道楚枫天赋了得,却没有想到楚枫掌握着这么多手段,连价值连城的王兵之王,还有寻常势力所没有的地禁武技都有,这要是进入青木山暴露出来,说不定有多少人会眼红。
“司空兄,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如今我们两家已经联盟,楚枫不止是你青木南林的弟子,也等同是我羽化宗的弟子,我羽化宗定会竭尽全力,庇护于他。”似是看出司空摘星的忧愁,羽化宗宗主说道。
“那是,那是……”听得此话,司空摘星连连点头,内心的担忧顿时减少许多,他是过来人,明白羽化宗宗主是在跟他表诚意,与他青木南林联盟的诚意。
“唉,要我看,这俩孩子真是般配,你说是不是啊司空掌教?”突然,白若尘的母亲,笑眯眯的道。
“额,这……”这一刻,司空摘星的脸色顿时一僵,对于白若尘母亲突然之间的话,有些猝不及防,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事实上,不止是司空摘星,就连羽化宗宗主,也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吃惊。
“咯咯,我开个玩笑,看把你们两个吓得。”
“我主张年轻人自由恋爱,我可不会为他们安排婚事。”见状,白若尘母亲掩嘴一笑,这才让司空摘星与羽化宗宗主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在司空摘星看来,若真要说般配,以楚枫和白若尘的修为,还真是般配,但是两个人在一起,是要两情相悦,楚枫与白若尘,现在可看不出有丝毫动情之处,若是将他们安排在一起,可不太好。
但是白若尘母亲此话说出后,司空摘星也是不由的动起了念头,暗暗想着,日后倒是可以撮合下二人,毕竟羽化宗与青木南林,乃是联盟势力,他们两个若是能够结为连理,那更是喜事一件。
不过当他看向白若尘母亲的时候,内心却又有所起伏,因为他不敢确定,白若尘的母亲,到底是随口一说,还是真有此心,因为这个女人,太让他猜不透了。
别看白若尘的母亲年岁远比他与羽化宗宗主小,与他相比,乃是真正的小辈,但是白若尘的母亲,给司空摘星的感觉,却极度的深不可测,甚至有着一丝危险感,让他打心眼里,为之忌惮。
对于司空摘星的算盘,楚枫与白若尘可不知晓,此刻的二人已经来到了通道的深处。
这里,并非垂直,而是横行,并且通道很是宽敞,方方正正,装点讲究,就连两边墙壁上的夜光石,也是格外明亮,并非绿色,而是白色,将这地底深处的通道,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楚枫与白若尘在其中正常前行,并未狂奔,因为这通道两边,还刻着壁画,那壁画上有人,有兽,有战斗,像是在讲述一个人的故事,一个人的一生。
楚枫与白若尘,不由自主的,被这壁画所吸引,这是难得的安逸,因为他们知道,这一路走去,绝不会一直这么安逸,前方定有凶险与难关。
“白姑娘,你为何要撒谎?”突然,楚枫问道。
“你说什么?”白若尘瞟了楚枫一眼,一脸的惊奇。
“南林之塔,你明明走到了第九层,为何说你只走到了第六层?”楚枫笑眯眯的问道。
“这关你什么事?”白若尘再度瞟了楚枫一眼,随后便加快了脚步。
对于白若尘的白眼,楚枫见怪不怪,早就习惯了,这个丫头别看年纪比自己小,可是却是一个冰到骨子里的冰美人,在楚枫看来,他认识的女子中,能与此女比冷的,恐怕唯有澹台雪。
不过,这一刻,楚枫心中却是暗笑,虽说白若尘没有告诉自己原有,但却间接的承认了,他的确是走到过南林之塔的第九层。
“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突然,白若尘回身说道,并且在她那本是冰冷的脸上,竟然难得的洋溢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还真别说,这个丫头这么一笑,还真是美的可以,就像是寒冰之中的莲花盛开,美得让人心醉。
但是这一刻,楚枫却是忍不住暗骂一声,因为白若尘那笑容之中,明明写着三个字,有阴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