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逼入绝地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你杀了我雷耀师兄,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只是碍于同门之情,我不能这么做罢了。 www..com”
“对,楚枫,你应该庆幸,庆幸你是青木山的弟子,否则…我等早就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一百次了。”
“不,一百次都无法化解我们对你的憎恨,要百万次,千万次。”参星部的众位成员恶狠狠的说道,一个个咬牙切齿,当真是对楚枫恨之入骨。
毕竟,楚枫击败了雷耀,不仅是雷耀的耻辱,更是参星部的耻辱,是他参星部所有成员的耻辱。
楚枫让他们当众受辱,他们怎么可能对楚枫不恨。
“别啊,别拿什么同门之情,什么青木门规说话,既然咱们已有深仇大恨,你们又对我恨之入骨,那就别把仇怨憋心里啊,先不说容易把你们憋坏了,其实你们想报仇也很简单啊,与我进行生死一战不就得了?”
“来啊,谁想替你们雷耀师兄报仇,尽管来,我楚枫就在这等着,我现在就可以与你们签订生死状,给你们报仇的机会。”楚枫面带微笑,高声说道。
“这……”听得此话,所有参星部的成员,都是脸色铁青,甚至不由向后倒退一步,默默的低下了头。
先前咒骂楚枫的人,此刻都赶紧闭上了嘴巴,甚至不敢再与楚枫对视,那种刚刚还怨念冲天的气势,眨眼间便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怯懦与畏惧。
毕竟,楚枫的实力他们都见过了,连雷耀都不是楚枫的对手,他们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与楚枫生死一战?那不就是等于自寻死路么?
“楚枫,你不要太猖狂,不管怎么说,你杀了雷耀师兄,炼化了他的本源都是事实,你如今就是一个罪人,你无法摆脱你的罪名。 www..com”
突然,元清再度开口了,他满腔怒火,大义凛然,先是指着楚枫一阵痛斥,随后又双手抱拳,向刑罚部的长老们施礼,恭敬而愤慨的说道:
“诸位长老,这楚枫桀骜不驯,冥顽不灵,他先前的所作所为,您都看到了,杀了雷耀师兄还不算,竟还想杀其他同门。”
“这样的人,怎能留在青木山,弟子元清,恳请刑罚部严惩楚枫,这种人,剥夺青木山的名号都是轻的,最好废了他的修为,让他无法再作恶。”
“诶哟,还真是一番大义凛然的话啊,元清,你这是有多恨我啊,把我驱赶出青木山还不算,还想把我的修为也给废掉。”
“你既然这么恨我,也别难为诸位长老了,你直接动手不就得了,这多简单啊,来吧,与我生死一战,我给你杀我的机会。”楚枫对元清说道。
“楚枫,我不会和你交手的,更不会与你生死一战,因为我不屑与你这样的人交手,我怕杀你,脏了我的手。”元清一字一句的说着,却清晰明确的拒绝了楚枫的挑衅。
他虽然高傲,但却也不傻,尽管痛恨楚枫,但现在他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楚枫的对手,所以自然不会与楚枫交手,他只是想利用刑罚部,来根除楚枫而已。
“恩,不错,理由找的很好,简直是让人想不信服都不行。”
“我楚枫是人渣,你元清是英雄,英雄不愿替黎民百姓除掉人渣,只因怕脏了自己的手,这是多么好的理由啊,这是多么为他人着想,多么无私,多么伟大的人啊。”
“不过元清,我可不可以换一个理解方式,其实你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害怕而已。”
“你根本就不敢与我交手,因为你很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发自内心的惧怕于我。”
“我说的对不对啊?触发了远古仙针的大天才?”楚枫笑眯眯的说着,但是每字每句都将元清贬低的不行。
“对啊,元清可是触发了远古仙针,夺得了帅旗的妖孽级天才,而且楚枫的真实修为只是二品武王,可元清是三品武王,于情于理,元清都要强于楚枫才是。”
“元清想要报仇,直接与楚枫生死一战,斩杀掉楚枫不就好了么?”楚枫此话一出,人群顿时沸腾起来,各种言论议论纷纷。
“楚枫,你真是狂妄自大,元清师弟乃是真正的天才,强你百倍,怎么可能怕你?”
“就是,元清师弟,不要再与他废话了,与他生死一战,然后将他碎尸万段,替雷耀师兄报仇吧。”
“对,元清师弟出手吧,对楚枫这种畜生,根本不用念及同门之情,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此时此刻,就连参星部的弟子们,也是开始呼吁元清出手,想让元清教训楚枫,毕竟在他们心中,元清真的是妖孽级天才,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招牌。
“元清啊,不必再隐忍了,楚枫胜了雷耀,等于打了我参星观的脸面,砸了参星部的招牌,身为参星观的弟子,这个场子理当由你找回来,去吧,让所有人见识一下你的实力。”
事实上,不止是弟子,就连参星观的长老们,都开始暗中传音,鼓动元清出手,帮他参星观找回场子。
这一刻,面对来自四面八方,明着暗着的各种声音,元清的脸是彻底绿了,被逼的满头大汗,嘴唇不断抽搐。
他真是想不到,楚枫会用这样一招,来逼迫他出手,这显然是无形之间,他落入了楚枫的圈套啊。
“诸位师兄师姐,其实,我也很想与这楚枫生死战,亲手替雷耀师兄报仇。”
“可是,我元清是人,我不是楚枫这样的畜生,身为同门,我真是无法做到不念同门之情,所以这件事,还是由刑罚部的长老们做主吧,我相信,长老们处事公正,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答复。”
元清清楚自身原因,死也不肯与楚枫交手,但有不能明说,所以他故作镇定,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再度拒绝与楚枫交手。
“这……”听得元清之话,现场唏嘘一片,也许刚听到元清的这些理由,他们还感觉元清非常正义,但是现在再听,的确像是借口。
元清感受到众人的不待见,内心的压力越来越大,此时此刻,他心中那叫一个恨啊。
他在想,楚枫怎么就这么自信,坚信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非要逼着自己出战,这楚枫怎么就这么阴险,竟然几句话的工夫,调动了所有人都情绪,让所有人一起来逼自己出战。
此时此刻,他真是毁的肠子都青了,想他元清阴险了一辈子,本想借此机会落水下石,让楚枫永不翻身,死的不能再死。却想不到这楚枫比他还阴险,眨眼之间,便将他逼入了绝地。
但他清楚自己的战力,也了解了楚枫的实力,考虑到彼此的差距,那是坚决不能应战,哪怕他的声誉有所损毁,此次也不会与楚枫交手。
内心下定决心,元清咬了咬牙,决定不管楚枫说什么,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与楚枫生死战,他才不会做自寻死路的傻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