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反咬一口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白若尘,龙辰逸,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凝视在楚枫的身上,他们总觉得,楚枫接下来要说的话,将要引起轩然大波。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知道,那我也就不隐瞒了。”
“其实,这很简单,你们眼中的绝世天才,能与青玄天大人相媲美的妖孽级人物“元清”,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而是一个废物。”
“并且,他不仅是一个废物,他更是一个卑鄙无耻,龌龊虚伪到了极致的小人。”
“他触发远古仙针是假的,他夺得帅旗也是假的,他头上的所有荣誉都是假的,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是从别人那里盗来的。”
“他没有真材实料,怎么敢与我交手?他没有你们期望的本事,怎么敢当着你们的面,与我生死战?”楚枫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并且字字响亮,不仅震颤这方天空,更是震慑了众人的内心。
“什么?元清的荣誉是假的,那岂不是说,他没有触发远古仙针,也没有夺得帅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楚枫为何说元清的荣誉是偷来的盗来的,难道说做了那一切的人都不是元清,元清是冒领他人的功劳不成?”
“可是,元清又是冒认了谁的功劳?那位真正的绝世天才,又究竟是谁?”
楚枫此话一出,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是神情大变,他们想过元清惧怕楚枫,可能是因为觉得楚枫太强,自己未必是楚枫的对手。
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元清的一切都是假的,原来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绝世天才,而是一个虚伪至极,无耻到了极点的卑鄙小人。
“楚枫,你放屁,你可以羞辱我们,但绝不允许,你诬陷我元清师弟。”这一刻,参星观的弟子不干了,对元清坚信不疑的他们,都觉得楚枫在撒谎,觉得楚枫是在借机攻击元清,觉得卑鄙无耻的是楚枫。
“楚枫,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讲,你若再敢这样胡说八道,攻击他人人格,诋毁他人声誉,可就别怪我行长老之责,对你不客气了。”
事实上,这一刻不仅是参星观的弟子不干了,就连参星观的长老们也都不干了,尤其是那几位半帝级的长老,此刻更是毫不掩饰的散发出他们的怒意。
他们怒意冲天,使得头顶之上已是天昏地暗,甚至浮现道道雷鸣,那个声势非常的吓人,就犹如楚枫再敢说元清的坏话,他们真的会对楚枫动手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面对这样的形式,楚枫不但丝毫不惧,反而再度疯狂的大笑起来。
他笑了好一阵,才突然收起笑容,剑眉倒数,目光变得极为凝重,看着参星观的诸位长老,高声问道: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攻击元清人格,诋毁元清声誉,那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有谁亲眼见到元清触发了远古仙针,有人亲眼见到元清夺得了帅旗?你们只看到了结果,可有谁看到了这个过程?”
“这……”
“我们没人看到这个过程,可是结果已经说明了一切,无论是触发远古仙针,还是夺得帅旗,都是元清做的。”
“对于这些,我们这些长老可以以人格担保,因为元清出自我参星观,我们了解他的为人,更相信他的为人。”
“所以楚枫,你最好不要再说诬陷元清的话,否则我们真的对你不客气了。”参星观的当家长老,愤怒的说道。
“好,非常好,好一个人格担保,既然连诸位长老都未元清担保了,那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元清。”
“元清,你既然夺得了帅旗,可是帅旗在哪里?据我所知,你的帅旗还没有兑换应得的奖励吧?”
“既然没有兑换奖励,那帅旗肯定就还在你的身上,你可敢拿出来?”楚枫对元清问道。
“对啊,元清虽然夺得了帅旗,可是好像没人看他拿出过帅旗,他也没有到任务广场,兑换过帅旗的奖励,帅旗到底在哪里?”
果不其然,楚枫此话一出,让许多人联想到了,他们都没见过元清的帅旗,所以这使得许多人,都开始怀疑元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他这位天才的真实性。
“元清,把帅旗拿出来给他看看,让他心服口服,无话可说。”参星观的长老,高声说道。
“长老,我……”元清被楚枫逼上了绝路,此刻不止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浑身发抖,就连说话都开始磕磕巴巴,有些颤抖。
而面对众人的质疑,他最终咬了咬牙,说道:“帅旗,帅旗,被我……弄丢了。”
“什么?帅旗被弄丢了?”听得此话,莫说其他人,就连那些参星观的长老们,也是脸色大变。
他们都拿自己的人格替元清担保了,元清此刻竟然拿不出帅旗,还说弄丢了,这不等于在打他们的脸么?
“诸位长老,我元清对不起你们,可是帅旗真的被我弄丢了,这件事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们,不该隐瞒,还请长老责罚。”元清咬牙切齿,确认道。
“弄丢了?照我看,不是弄丢了,而是从头到尾,你都没拿到过帅旗,甚至没见过帅旗吧?”楚枫笑着说道。
“丢了就是丢了,你现在说什么都行。不过楚枫,我真是想不通,你为何要这样针对我,你是不是嫉妒我,羡慕我?所以才这般痛恨我?”
“我知道,一定是这样,因为当初与我一同进入远古仙池的人有你一个,但最终触发远古仙针的却是我,而不是你。”
“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对我恨之入骨,一直想要对付我,今天你终于如愿所偿了是不是?”
“不过我告诉你,你错了,诸位长老的眼睛是明亮的,青木山的师兄师姐是明智的,你的这点小伎俩骗不过他们,你无法诬陷我,最终你只会成为任人唾弃的笑柄。”
元清被楚枫逼的快要发疯了,这一刻他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全都爆发了出来,不过他也很聪明,不仅替自己解释,反而狠狠的反咬了楚枫一口。
“嫉妒你?羡慕你?哟哟哟,元清,你也未免太高看你了,你也不仔细看看,你身上有哪一点,能值得我楚枫嫉妒和羡慕?你哪一点有强过我?”
“你说帅旗丢了,那怎么丢的,丢在哪里了?你能说清楚么?撒谎也要说明白点吧?”楚枫对于元清的反咬似是早有预料,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的很是灿烂,一切尽在楚枫掌握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