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对天发誓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想当初,我触发了远古仙针,却也耗费了不少体力,所以在远古仙池内,休息了好一阵。 ”
“而当我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自远古仙池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元清已经抢了我的功劳。”
“并且,当时的情况,我是有口也说不清,我若是当场揭穿元清,反而会被认为我是说谎者。”
“再加上,我当时觉得,这只是一个荣耀罢了,我不要也没什么,所以便没有与元清去计较。”
“可是没有想到,我不与这元清计较,元清却因为我曾顶撞过他几句,而处处针对于我,夺帅之时,更是暗中跟踪于我,想要对我暗下毒手。”
“我楚枫是人,但绝非圣人。面对如此卑鄙无耻,阴险狠毒,咄咄逼人的元清,自然不会一再忍让。”
“所以我便将计就计,设下了这个圈套,让元清有机会冒领我之功劳的圈套。”
“而我之所以设计这个圈套,就是为了揭穿元清的罪行,这就是我为何设计圈套的理由。”楚枫声音如雷,一字一句,将事情的经过如实的讲述了一番。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这元清还真是卑鄙无耻,实在太可恨了。”
“就是,天下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种人才应该被驱逐出青木山,他不配做青木山的弟子。”
“唉,参星观的长老,还口口声声替元清担保,看这回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哼,参星观就是想借着元清,在青木山获得好处罢了,乃是一丘之貉,都不是什么好鸟。”
听得此话,在场的许多人,都是不住点头,在楚枫的强大实力面前,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了楚枫的话,他们都觉得,楚枫说的是真的。
一时之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唾弃元清,指责元清,不止是元清被众人唾弃,就连参星观也被人唾弃,此时此刻,参星部的所有成员,都低下了头,他们真是感觉没脸见人了,而那些参星观的长老,更是脸色铁青,感觉丢人丢到了家。
“楚枫,你真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你说帅旗是你夺得也就罢了,但你竟然连触发远古仙针的功劳都抢。〃
“做事要有一个度,但你却仗着自己的修为比元清强,天赋比元清好,就颠倒是非,抢夺属于元清的所有功劳,还反客为主,说是元清偷了你的功劳,你这也太过分了一些。”
“楚枫,我想问一句,做人怎么能无耻到你这个地步,你到底还要不要脸?”然而就在这时,参星观的一位半帝级长老,却满面愤怒的斥责起楚枫,那个样子,他恨不得把楚枫活活吃掉。
夺帅也就罢了,毕竟每一年都有人夺得,就算人们都觉得,夺帅是楚枫做的,那也没什么。
但是触发远古仙针,这个荣誉可就太大了,那可是自古以来,只有青玄天一人做到的事情。
虽然,现在的元清,已经成为了众人鄙视的对象,但是他们必须帮助元清保住触发远古仙针这个荣耀。
否则,莫说元清以后将一直被人唾弃,就连他参星观也将被所有人唾弃,他们这些长老,更是要被人唾弃,毕竟他们这些长老,先前可是以人格替元清担保过的。
所以事到如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他决定破釜沉舟,与楚枫死磕到底。
说的简单点,就是无论楚枫做什么,他都死活不承认楚枫是对的,就咬住了楚枫在撒谎。
“我信口开河?我不要脸?这位长老,你说这种话可要负责。”楚枫反驳道。
“负责,我当然敢负这个责任,先前我敢说,元清的人品我能担保,现在我依然能够担保。”
“当初夺得帅旗的人是元清,触发远古仙针的人也是元清,你楚枫就算实力再强,也只能击败元清,但休想剥抢走属于元清的荣耀。”参星观的长老一脸的坚决,可以看出他真是下定决心,与楚枫死磕到底。
“好,不愧是参星观的长老,你这庇护弟子的精神,我实在是佩服。”
“事到如今,我想我楚枫不用过多解释,到底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在座的许多人,心中都已经清楚。”
“不过,白的说不成黑的,黑的也说不成白的,事实就是事实,谁都休想改变。”
“我楚枫今日就较这个真了,就非要事情水落石出,让真相大白,让你们这些参星挂你的人无话可说不可。”楚枫怒气冲冲的喝道,那本平静从容的脸上,已是涌现出了丝丝怒容。
哪怕楚枫脾气再好,对这一切早有预料,但是被参星观的长老,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不休,楚枫的怒火也终于燃烧起来。
因为他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他与元清的实力差距,已经清楚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可参星观的长老,居然还敢说楚枫是在撒谎。
事到如今,楚枫不得不承认,真是有什么前辈,就有什么后辈,元清这么无耻,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这参星观的长老们,简直比元清还无耻,这简直就是传统问题。
不过,楚枫可不是好惹的,更不是好欺负的。既然他们这么无耻,那么楚枫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哪怕他们是这青木山的长老,楚枫也定要让他们为自己的无耻行为,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
“哈哈,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好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怎么颠倒是非,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
“只凭你实力比元清强,就想夺走元清的荣耀,那是不是天下间,所有人做的好事,有意义的事,你都要说是你做的?是别人抢了你的功劳?”参星观长老见楚枫动怒,不免得意起来,更是死咬住这一点,继续反驳楚枫。
因为事到如今,他终于找到了一点占据上风的感觉,而他就要保持这个势头,把楚枫的气势打压下去。
尽管,元清不如楚枫这也是一个事实,但他们至少不能让楚枫太嚣张,也不能让元清输的太惨,否则他参星观损失可就太大了,甚至会不保,在青木领地南方的霸主地位。
“呵呵……”
然而另他想不到的是,当那位长老觉得,他已经占据上风的时候,楚枫却又突然收起怒容,并且很是讽刺的笑了。
“楚枫,你笑什么?你不是要让事情真相大白么,那你倒是拿出证据啊,拿出你触发远古仙针的证据,只要你拿的出来,我就相信你说的,但你若拿不出来,今日我跟你没完。”那位长老大声说道。
“长老,之前你说,饭可以乱吃,但话却不能乱说,我觉得很有道理。”
“既然如今你咬定是我在撒谎,不相信我说的一切,甚至说我是卑鄙无耻之人,那么咱们就别来虚的了,敢不敢为自己所说过的话负个责?”楚枫说道。
“负责?老夫说的话,当然敢负责。”参星观的长老拍着胸脯说道,这个时候,身为长老的他,怎么可能惧怕楚枫一个弟子。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我楚枫现在就当众发誓,我楚枫先前所说之话,句句属实,若有假话,天打雷劈。”
“若是我无法证明,远古仙针是我触发的,我今日就当众自尽,绝不苟活。”突然,楚枫举起手掌,掌心朝天,竟然当着众人之面,对天发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