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你在说谎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九灵神图展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是激动不已,唯有楚枫有些漫不经心,没有他人那么凝重。
修炼天眼这么长时间,楚枫的双眼越发刁钻,哪怕不动用天眼,也远胜常人。
所以,楚枫就算不用天眼,也能看出这九灵神图虽然蕴藏天际,但的确不是凡物,哪怕用皇级结界之力激活,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司马火烈虽然厉害,但是只他一人,恐怕还无法让这九灵神图,展现出它本该具备的东西。
“红魔老头,别看热闹,还不快快助我一臂之力。”果不其然,片刻时间过去后,司马火烈已是满头大汗,对着红魔长老高声呼喊道。
“你这家伙,我就知道你不会白白找我来,果然是需要我出力,才把我叫过来当苦力。”对于这一幕,红魔长老似是早有预料。
不过他也没有太多埋怨,而是身形一纵,漂于半空,随后盘膝而坐,磅礴的皇级武力便滚滚而出,流入那九灵神图之内。
可是,足足两个时辰过去了,两位皇袍界灵师,不仅将大量的皇级结界之力,灌输到那九灵神图之内,并且皆以满头大汗,甚至脸色有些苍白。
而那九灵神图,虽然也是有了很大变化,可是却迟迟没有大放异彩,没有被彻底激活。
“不行啊火烈,这九灵神图仿佛是个无底洞,在无止境的吞噬你我二人的结界之力。”
“最恶心的是,它好像故意让你我觉得,只要灌输结界之力,便能将它激活,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圈套,在引你我入局。”
“当年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虽然程度小了很多,但本质依旧如此。 ”
“火烈,你不是说你已经破解了这神图内的守护屏障了么,怎么还是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根本无法看到神图的真面目”红魔长老停手了,并且话语之中尽是埋怨。
“唉,红魔老头,这不能怪我啊,这些年,我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研究这九灵神图,并且获得了不小的进展。”
“我本以为,我已经成功了,只要有足够的结界之力,就能打破这层屏障,从而激活九灵神图,不过看来,还是不行。”司马火烈尴尬的挠了挠头。
“火烈,搞了半天你也没把握啊,那如今你怎么办,这是要让我们白来一趟么?”红魔长老有些坐不住了,他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而事到如今,楚枫等人也算是听明白了,这九灵神图虽然神乎其神,但很显然想要看到其中的内容,却也并没有那么简单,至少这两位皇袍界灵师,也都没有打开他的能力。
想到此处,在场之人,包括楚枫与白若尘在内,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涌现出了一抹失望之色。
“红魔老头,别急啊,我既然叫你来此,自然是有一定把握的。”
“来来来,不信你看看此图,若是按照此阵来布,定能破开这九灵神图内的守护屏障。”司马火烈,说话之间,从怀中再度拿出一张古朴的图纸,递给了红魔长老。
红魔长老起初半信半疑,但看过图纸上的内容后,顿时眼前一亮,说道:“火烈,你是在哪里搞来的这座阵法,莫非是你向界师联盟求助了?”
“身为堂堂皇袍界灵师,我怎么可能向他人求助,这是我在九灵洞天内寻得的,想必定是这九灵神图的主人所留,只是我发现的晚了一些。”
“怎么样,要不要多留几日,与我一同布置此阵,只要此阵完成,定能破开九灵神图,一见神图玄妙。”司马火烈说道。
“恩,此阵的确很是玄妙,与九灵神图的守护屏障似是一体。”
“既然来了,也不差这几日,。”红魔长老点头应道。
听得此话,楚枫等炼药部的人,也都颇为欢喜,大老远的来到此处,一路满心期待,为的就是这九灵神图,若是就这样离开,未免太过郁闷。
但若是有机会见识九灵神图的神奇,就算在此多留几天,那又如何。
决定之后,楚枫等人便纷纷留下,不过因为司马火烈要与红魔长老要留在这岩洞内布置阵法,司马颖又不屑招待楚枫等人,所以安排楚枫等人吃住的任务,便落在了九灵洞天那些仆人的身上。
在仆人的安排下,楚枫落脚到了一处景色不错的悬崖边,悬崖上有竹制的木屋,对面便是飞流瀑布,风景很是宜人。
不过,此刻楚枫却没有心情观看美景,因为他要招待三位客人,其中一位是白若尘,而另外两位便是魏长老与周全长老。
“楚枫小友,之前老夫愚钝,对你有所偏见,还望不要介意。”周全长老,一脸惭愧的说道。
在见识到楚枫的炼妖之法后,他对楚枫已经刮目相看,为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不已,这次来此,就是专程向楚枫道歉的。
身为一个堂堂当家长老,竟能够做到向一位弟子低头,此般诚意,可见一斑。
“周长老说的这是哪里话,您是长老,弟子有什么不对,您理当提出才是,倒是弟子没有悉心听教,是弟子不对。”
楚枫笑着迎合,他并非是怕周全长老才这样,只是他能感觉到周全长老,对他态度的改变,这周全长老,是真心想与楚枫交好。
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周全长老真心求好,楚枫没必要不接受,毕竟对方是位当家长老,而且他们还同在炼药部,能够交好,乃是好事。
“好了周全,楚枫可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这些事就不要再提了。”魏长老哈哈一笑,周全能够这般看好楚枫,他也很是高兴。
“楚枫,真是想不到,你的炼药之法这么厉害,尤其是对上品蓄力丹的炼制,简直比我与周全还要擅长,不知你是从何学的?”周全长老问道。
“是啊楚枫,是谁传授的你,如此精妙的炼药之法,竟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炼制出那么多上品蓄力丹。”魏长老也是好奇的问道。
见状,楚枫有些为难,不过看着两位长老那一脸期待的模样,他又不能不回答,考虑再三,楚枫说道:
“其实这乃是巧合,晚辈曾在一处,得到过一炼药之法,而这炼药之法刚好是这上品蓄力丹的炼制之法。”
“而楚枫喜好结界之术,所以得到此法,自然专心修炼,早已掌握。”
“今日,幸亏司马颖与我比拼的,是这上品蓄力丹,若是其他,恐怕输的就是我了。”
“喔?竟有这种事,那这可真是天意啊,是上天要让司马颖那丫头败,哈哈……”听得此话,魏长老与周全长老更是哈哈大笑,笑的那叫一个开心,他们都觉得司马颖,真是输的够倒霉,而他们就喜欢司马颖这么倒霉。
在此之后,两位长老又与楚枫聊了好一会才肯离去,而从始至终,白若尘都是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直到两位长老离去后,白若尘才眯着眼睛,看着楚枫,说道:“楚枫,你在说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