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掌教执法令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前往无边海域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今日就是龙级任务开始的日子,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场好戏。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几乎每个人都想见识一下,青木山最强弟子的风采,毕竟这些弟子,很有可能就是,日后青木山的当家长老,甚至是未来掌教。
此刻,有徒步而走的,有御空而行的,还有为了彰显自己威严,乘坐妖兽的。
不过,这种乘坐妖兽之人,真的只是一小部分,因为他们都会遭受到妖兽一族的痛恨,甚至会遭受到妖兽们的攻击。
毕竟在武之圣土这种地方,妖兽不再是弱小的存在,因为拥有强大的妖兽血脉,它们同样盘踞各方的霸主。
就比如雷霆虎,不但成为了青木山的弟子,更是青木继承榜上的存在,日后多半是要成为青木山当家长老的。
所以,有人类将妖兽驯服为坐骑,这对所有妖兽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羞辱,凡是遇到这样的人,妖兽们往往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那些敢光明正大,乘坐妖兽的人,也都不是泛泛之辈,他们往往无门无派,却实力强大的修武者。
所以哪怕,此刻无数道充满杀意的妖兽目光,凝聚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也不惧怕。
甚至,他们还希望妖兽向他们出手,这样一来,他们又有机会,捕捉到新的妖兽作为宠物了。
但是不管有着多大的仇怨,不管有着怎样的动机,却没有人敢在此处动手,因为这一次是青木山举办的盛世。
青木山,作为青木领地当之无愧的霸主,几乎没有一方势力,敢挑战他们的威严,所以就算有仇怨,也要等到离开这里,才敢私下解决,很少有人敢在青木山的面前斗殴,挑战青木山的底线。
眼下,楚枫等人,也奔走于天际,只不过任凭道道身影,自身旁掠过,却没有一人能够看见他们。
因为,白猿半帝运用了隐身之法,常人根本看不到他们,要问白猿半帝为何要隐身,这可能是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震动,也可能是高手一种常见的装逼手段,他们要的就是一鸣惊人,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潇洒的现身。
“唰”
不过,就在白猿半帝带着楚枫等人,安然赶路之际,突然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白猿半帝等人的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个人,同样用了隐身之法,旁人看不见他,但是他却对楚枫等人,破开了隐身之法,所以楚枫等人能够清楚的看清此人的面貌。
这是一位老者,不仅长得凶神恶煞,身上还散发着浓郁的杀气,虽然他面带淡淡的笑意,但却也无法隐藏他那本性凶残的本质。
这个老者很强,强到难以形容,至少他的气息,丝毫不弱于白猿半帝和白素嫣,是深不可测的超级强者。
而当楚枫等人,看到他腰间的刑罚刀后,不用多想也已猜出此人的身份,而此人正是刑罚部的主事人,拓跋杀狂。
“楚枫小友,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乃刑罚部主事人,拓跋杀狂。”果不其然,拓跋杀狂对着楚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自从,你来到青木山后,就没安稳过,虽然还未触及到青木山的律法,但是我要提醒你,最好不要做有违青木山刑法之事,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于你。”不过他不仅介绍了自己,还对楚枫凝重的警告了一番,态度相当恶劣。
“拓跋杀狂,楚枫想做什么,就用不着你操心了,现在你应该操心的应该是你自己。”突然,白猿半帝开口说道。
“喔?操心自己?我还真不知道我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操心的,白猿,不妨你与我说说如何?”拓跋杀狂冷然一笑,看向白猿的目光,充斥着不善以及不屑。
“身为刑罚部的主事人,却未经掌教大人允许,便擅自处罚炼药部分部主事人,这可是有违刑罚部刑法的事。”
“你身为刑罚部主事人,却知法犯法,此乃重罪!”白猿半帝一字一句的说道。
“白猿,你少给我来这套,掌教大人若在,我自然会向他禀告,可掌教大人如今在闭关,我怎能去打扰于他?”
“何况,你我心知肚明,红魔他身为当家长老,竟敢肆意殴打青木山核心弟子,更是险些将其活活打死,这乃是重罪,倘若掌教大人在,也定会严惩于他。”
“而掌教大人不在,身为刑罚部主事人,我也有权代掌教大人执行刑罚,我只是做了刑罚部主事人该做的事,何来重罪?”拓跋杀狂大声的反驳道,态度相当霸道。
“掌教大人的确在闭关,但掌教大人在闭关之前,想必应该与你说过,青木山由我代理,你应该等我回来后,向我汇报才成。”白猿半帝说道,语气始终不温不热,很是平和。
“哈哈,白猿,你可真是高看了你自己,向你汇报,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还真的以为,掌教大人闭关了,你就是青木山的掌教了?”
“实不相瞒,掌教大人闭关之前,的确与我说过让你打理青木山,但他对我说的并非是要我听命于你,而是要你我二人,一同打理青木山。”
“你我二人,如今是平起平坐,我凭什么向你汇报?你有这个资格么?”拓跋杀狂冷冷的说道。
“喔?拓跋杀狂,你确定?”对于拓跋杀狂带有侮辱性的词汇,白猿半帝却是微微一笑,说话之间,掌心一翻,一块青绿色的木质令牌,便出现在了手中。
“这是,这,这,这不可能。”然而,当看到白猿半帝手中的令牌之后,拓跋杀狂却顿时眼前一亮,面容大变。
见状,楚枫等人,也是将目光移到了那青绿色的木质令牌之上,这才发现,别看这令牌外观不咋地,但实则是件宝贝,并且在这令牌上,刻写着五个大字“掌教执法令”。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掌教执法令,这是掌教大人才有的令牌。”拓跋杀狂,此刻的脸色非常难看,先前的嚣张已经转化为了无比的吃惊,似是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