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丢人丢到家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白云霄等人,被困在那血淋淋的牢笼之内,虽然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脸上却尽是痛苦的表情,显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其中,状况最好的要属于白云霄,他挥动着拳头,去砸那牢笼,但却无济于事,先前还强大无比的他,此刻的拳头却软绵绵的,很是无力。
至于桃香雨等人,就更是难看至极,眼下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盘坐于牢笼之内,专心抵挡席卷她们身体的压力。
而再观妖蛟兽们,不仅眼中凶光毕露,那恐怖的嘴角,似乎还挂着兽形的笑意,就如同看着可口的盘中餐一般,嘲讽着食物的无用挣扎。
“天哪,怎么会这样?”
见到这一幕,围观之人极为吃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先前还大开杀戒的白云霄等人,眨眼之间竟会变成瓮中之鳖。
而至于青木山的众弟子,那就更是尴尬至极,先前他们还在得意的笑,但现在却怎么笑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们先前引以为豪的天才们,已经被他们先前嘲讽的畜生们,给抓住了。
这样戏剧性的一幕,着实让人大跌眼镜,甚至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不是一场青木山弟子的屠杀秀么?现在这个情况,算怎么一回事?
“好厉害的手段,那牢笼相当的厉害,不是简单的阵法,它们怎么可能这么快,便布置出这样厉害的阵法?”这一刻,哪怕司马颖这位结界天才也是大为吃惊。
她精通结界之法,能够看的出来,那牢笼虽然不是简单的结界阵法,但却也是一种特殊的阵法,这种阵法非常强大,能够束缚住白云霄等人的力量,让他们实力再强也无从发挥。
但是越厉害的阵法,布置的时间也就越久,这阵法是眨眼之间便形成的,否则不能将白云霄等人覆盖,所以她才吃惊,吃惊这妖蛟兽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不是布置的速度快,而是早就布置好了,这本身就是一个陷阱。”楚枫解释道。
“早就布置好了?”司马颖更为不解。
“这是血脉阵法。”就在这时,白素嫣突然开口,并且明确的解释道:“妖蛟兽们的血液内,拥有极为浓郁的血脉之力,而且血液越浓,血脉之力越强。”
“先前,它们是故意让那些妖蛟兽被杀的,为的就是让妖蛟兽们的血液吞噬那片水域,形成一座巨大的陷阱,从而在无形之间,便将白云霄等人制服。”
“竟然是这样?牺牲同类,从而制服敌人,这也太残忍了吧?”听得此话,白若尘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变化,为妖蛟兽这样的手段,而感到震惊。
虽然两军交战,胜负很是关键,但是牺牲同伴,这也未免太残忍了一些,至少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也做不出来的。
“虽然手段很是残忍,但是结果却非常不错,这场战斗,是妖蛟兽胜了。”
“既然能够获得胜利,那么一些必要的牺牲,也是可取的。”白素嫣说道。
“嘿,管它残不残忍,反正看到那几个青木山的弟子吃瘪,本姑娘就发自内心的高兴。”
“青木山费尽心思举办这场龙级任务,不就是想让所有人见识一下,青木山弟子的实力么?”
“这下可倒好,负责屠杀的人,成了被屠杀的对象,我看看青木山那些长老的脸绿的,先前还笑的那么欢,现在笑不出来了吧,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嘿嘿……”
司马颖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可以看的出来,眼下这个局面,是她非常乐意看见。
“青木山的人听好了,你们不给我们留生路,我们也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现在全都撤离,让我们离开此处,我们就放过这几个小杂碎,如若不然,我就让它们碎尸万段,化作血水。”就在这时,妖蛟兽王开口说道。
“妖蛟兽王,你今日休想活着离开,速速放了我门下弟子,我倒是可以考虑留你一具全尸。”
突然,一位刑罚部的当家长老站了出来,他的气息很强,语气更是霸道,丝毫没有将妖蛟兽们放在眼里。
“老杂碎,你是真的想让这六个小杂碎,为我等陪葬么?”见状,妖蛟兽王冷冷的威胁道。
“有本事,你就让他们陪葬一个试试看啊。”那位长老再度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只是通过卑劣手段,暂时压制住我门弟子而已,你能困住他们这是事实,但是他们的性命,却也并非是你想取就能取的。”
听得此话,妖蛟兽王目光闪烁,也是有些慌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底牌被看穿,因为他的确不能,立马就取走白云霄等人的性命。
“桀桀桀桀”但是沉默一番后,妖蛟兽王竟然猖狂大笑,说道:“就算是这样又如何,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你好意思么你?”
“你青木山故意封锁我族,还请来这么多人看热闹,为的不就是要让这六个小杂碎大显神兽,屠杀我族,一展你青木山雄伟么?”
“但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你青木山的小杂碎太弱了,想屠杀我族还不配,要是没有你们这群老杂碎庇护,他们只有被我族屠杀的份。”
“来吧,你们这些老杂碎动手吧,我承认我族不是你们这群老杂碎的对手。”
“但就算你们杀了我族,但这一次输的也是你们。”
“你……”听得此话,那位当家长老,也是眉头紧皱,双拳微微握起,因为他被妖蛟兽王说到了心坎里。
身为刑罚部的当家长老,实力强大无比,他要杀这些妖蛟兽,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如果这么做,就等于承认青木山的弟子,没能力击败妖蛟兽,只能由他们老一辈人来完成。
那样一来,今天的这场盛会意义何在?
那不就等于告诉所有人,青木山弟子此次龙级任务失败,要由长老替他们擦屁股么?
那样一来,就如同妖蛟兽王所说,他们真的输了。
而见到这样一幕,几乎青木山的所有长老和弟子,脸色都是非常的难看。
假如先前,许多人还心存侥幸心理,觉得白云霄他们能够翻盘的话,那么听得当家长老与妖蛟兽王对话后,他们唯一的希望也就被摧毁了。
白云霄他们真的成为了妖蛟兽的阶下囚,需要当家长老们,来处理善后。
就算当家长老,有营救他们的能力,有轻易斩杀妖蛟兽的本事,可白云霄他们被制服了,这仍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一刻,弟子们还好,许多长老则开始叹息连连,摇头不断。
他们非常清楚,尽管在场的围观之人,没有一个人在嘴上羞辱青木山,贬低白云霄等人,但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羞辱青木山,没有贬低白玉鸟等人。
他们只是不敢羞辱青木山而已,但是此时此刻,他们一定在心中羞辱青木山,在看他们的笑话。
甚至一些围观之人,心中也许开心的不得了,因为这一次,青木山真的成了一个笑话,丢人丢到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