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章 司马山庄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不过,楚枫只是准备将司马颖送回界师联盟,却并未打算加入界师联盟。WWW.PINWENBA.COM
至于为何楚枫,不准备加入界师联盟,那是因为在青木山内,楚枫已经受够了同辈间的尔虞我诈,他现在更渴望自由一点的生活,想要无拘无束的闯荡一番。
界师联盟,也许有一天他会去深造一番,毕竟那里有很多强大的界灵师,楚枫如果去,虽然不敢保证有极大收获,但多少还是能够学到一些东西。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现在的楚枫,还不想去。
而在司马颖的带路下,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后,楚枫二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那建立于山谷中的山庄,楚枫略显失望,虽然这山庄内的建筑群还算宏伟,但是比之青木山可就差太多了。
而身为与青木山同名的界师联盟,若只是这般,难免会让人有些轻看,哪怕楚枫向来不义外貌取人,可若身为堂堂九势之一,真的只是这个样子,那也的确太寒酸了一些。
但是,当楚枫距离那山庄越来越近,注意到那山庄门口的牌匾后,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里并不是界师联盟,因为在那牌匾上,分明写着四个大字,司马山庄。
“司马山庄,这是什么地方?”楚枫问道。
“这里算是我的家吧。”司马颖说道。
“你的家?你不是在界师联盟长大的么?”
楚枫有些诧异,据她所知,司马颖出生没多久,她的父母便被韩贺来杀了,她是由其爷爷司马火烈,在界师联盟带大的。
所以,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司马山庄,楚枫还是相对陌生的。
“所以我说,这里算是我的家,而又并非我的家,其实对于这里,我也很陌生。”司马颖说道。
而之后,在司马颖的讲述下,楚枫对这司马山庄,终于是有所了解。
虽然,司马颖不是在这里长大的,但是司马颖的爷爷司马火烈,却是在这里长大的。
所以这里,还真的算是司马颖的家,至少那司马山庄内的人,都是司马颖的亲人。
而司马火烈生前就曾对司马颖说过,尘归尘,土归土,虽然司马火烈是界师联盟的当家界灵师,常年奔波在外,曾经纵横四海,但在他死后,还是希望能荣归故里,埋在司马山庄的祖坟之中。
所以,司马颖是受其爷爷生前所托,来将司马火烈的遗骸,埋葬到司马山庄之中。
“恩,尘归尘,土归土,哪怕生前纵横八方,但也死后也终将有个归处,这样也好。”楚枫点了点头,倒也颇为赞成,司马颖尊重其爷爷的遗愿,将其遗骸埋葬在司马山庄。
随后,楚枫便与司马颖,进入了司马山庄。
进入司马山庄后,楚枫发现,司马山庄的人,修为普遍一般,就连长辈也大多都是武王境,而在武王巅峰的少之又少,至于半帝境强者的气息,楚枫更是丝毫都没有感受到。
这说明,司马山庄,虽然出现了司马火烈这样的大人物,但司马山庄的总体实力,并不算强,甚至还远不如青木南林。
而当司马山庄的人,见到司马颖后,哪里像是前辈见到了晚辈,简直就像是孙子见到了奶奶。
一个个的,阿谀奉承,嘘寒问暖,那叫一个热情,那叫一个关切,那叫一个殷勤。
司马颖,虽然平日里骄横的很,可是回到司马山庄,她却有着晚辈的谦卑,尽管所有人看起来,都很怕她,可是她对这里的人,却是极为的谦和。
而司马颖之所以会这般,楚枫猜想,定然是她爷爷生前,对她交待过什么。
有些事,司马火烈活着的时候,司马颖可能不会听,但是当司马火烈死后,她却一定会照做,
其中,便包括尊重司马山庄的人。
此刻,司马颖与楚枫,来到了司马山庄的一座主殿。
主殿很大,但如今却是人满为患,几乎司马山庄里有些地位,有些实力的,全被叫来了。
坐在主殿首位的,是一位白发苍苍,满面皱纹,却穿金戴银,很是注重外表的老者。
这位老者修为在九品武王,是司马山庄,修为最高的一位,而他便是司马山庄如今的庄主。
“颖儿,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刚回来,便把我们叫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什么好事要宣布?”
司马庄主笑眯眯的看着司马颖,虽然贵为庄主,但是他对司马颖,也是非常的殷勤。
“是啊颖儿,莫非是界师联盟,肯让我家强子,去修炼了?”一位大婶,怀抱一个岁的鼻涕孩问道。
而此时此刻,如她这样的人可不少,大殿之内,七嘴八舌的,都在询问着类似的事。
“都闭嘴,还让不让颖儿说话了?颖儿这不正要宣布呢么?你们急个什么劲?”
见状,司马庄主怒喝一声,这才使得司马山庄的众人,闭上了嘴巴。
“颖儿,你说吧,究竟是什么好事,慢慢说来,我们不急。”喝止了众人后,司马庄主再度问道,虽嘴上说着不急,但他的脸上分明是一脸的急切。
面对这样的家人,司马颖的脸色并不太好看,但她还是说道:“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而是一个坏消息,非常坏的消息。”
“什么?坏消息?!!!”听得此话,殿内的众人一片哗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知所措。
“我爷爷死了。”司马颖再度说道。
“啥?颖儿你开什么玩笑?!”
“就是,颖儿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说。”听得此话,殿内之人的大部分人都是满面吃惊,被吓了一跳,但也有少部分人嬉皮笑脸,觉得这可能是一个玩笑。
“我司马颖,绝对不会拿自己爷爷的生死开玩笑。”司马颖,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而这一刻,整个大殿,瞬间安静了下来,在场的人们,似是不知该说什么,主殿之内,死一样的沉寂,很不自然。
“颖儿,你此话当真?火烈他…真的……”过了许久,司马庄主,才试探性的问道。
“千真万确,爷爷他的确死了。”司马颖点了点头。
“他是怎么死的?”司马庄主,再度追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