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被冤枉的原因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见马老村长进入其中,楚枫本想跟随着他,一同进入其中。WwW.pinWenba.CoM 品-文-吧
“楚枫,你真的要去?”
“你真的就这么相信这个老杂毛?难道你就不怕进去之后,他杀你灭口?”可就在这时,蛋蛋的那悦耳的声音,却忽然在楚枫的耳边响起,其中尽是谨慎与担心。
“如果他要杀我,早就杀了,在这印封古村之内,我根本无法逃脱他的手掌。”
“蛋蛋,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选择继续相信他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楚枫对蛋蛋说道。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既然这样,那你自己定夺吧。”蛋蛋说道。
“放心吧我的女王大人,就算为了你,我也会仔细斟酌的。”楚枫笑眯眯的说道,他其实很享受,蛋蛋关心他的时候。
“是喔,就算为了我,你也要好好斟酌哟。”而听得楚枫的话后,蛋蛋也是浅浅的笑了,声音不仅甜美,并且难得的很是温柔,尤其那一双妩媚的眼睛,虽然只是微微眯起,但却笑得非常迷人。
听得此话,楚枫则是怦然心动,尤其是蛋蛋就在他的体内,他的脑海随时映射出,蛋蛋的模样,看到此刻蛋蛋那迷人的笑容,楚枫竟莫名的有些脸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楚枫小友,进来吧。”而就在这时,马老村长的声音,则是自结界之内传来。
见状,楚枫便身形一纵,掠入了那结界入口之中。
穿过结界入口,楚枫进入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这空间不是很大,像是一座精致的大殿,只不过这座大殿很不普通,甚至是相当的特殊。
因为楚枫已经看出,这根本不是寻常的大殿,更不是寻常的空间,这里,其实是一个阵法,这整座大殿本身,就是一座非常了不起的阵法。
在这阵法的外围,积攒着许多印封寒水,楚枫初步估算,这里的印封寒水,至少也有十二万滴,那股浓郁的气息,充斥着整座大殿,让人心旷神怡。
可除此之外,楚枫还感受到了一股,胜过印封寒水的气息,那股气息,与印封寒水非常的相像,但却比印封寒水浓烈数倍不止。
楚枫推断,那股气息,应该是来自印封寒冰的,所以楚枫觉得,这里本来应该存放着印封寒冰才对。
不过可惜,楚枫再怎么观察,却也没有找到,印封寒冰的踪影。
虽然没有发现印封寒冰,可楚枫却发现,那股气息的源头,在这座阵法的中心,只不过那阵法的中心,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莫非,那里就是存放印封寒冰的地方?”看着那空缺的位置,楚枫对马老村长问道。
“没错,就如你所说,这里就是存放印封寒冰的地方,这座阵法,就是我印封古村的先祖所布,而这里的印封寒水,便是通过这阵法,自印封寒冰之中衍生而出。”
“不过可惜,这里的印封寒水,已经不再产生了,因为这座阵法已经停止运转了。”
“而这座阵法之所以停止运转,那是因为这座阵法的核心,印封寒冰已经不见了。”
“所以,楚枫小友,并非是老夫出尔反尔,不想给你印封寒冰,只是如今的印封古村,真的已经没有印封寒冰了。”马老村长很是无奈的说道。
“什么?印封寒冰没有了?那么印封寒冰去了哪里?”得知自己想要的印封寒冰竟然没了,楚枫顿时就急了,赶忙追问起来。
“丢了,被人盗走了。”马老村长说道,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尽管无奈,却又很是平静,可以看出,这印封寒冰,似乎丢了不止一日两日,否则马老村长,不可能如此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楚枫追问起来,因为他不得不问,印封寒冰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这本是我印封古村的秘密,我可以对楚枫小友说,但希望楚枫小友,能够替我保密。”马老村长说道。
“放心,我楚枫绝对守口如瓶,未经过您的允许,不会告诉任何人。”楚枫说道。
“恩,老夫相信楚枫小友的为人,否则不会将你带到此处,其实将你带到这里,我就是想对你说明一切。”马老村长显示感慨一番,随后这才说道:“印封寒冰,的确被盗了,只不过被什么人盗的,我却也不知道。”
“在它丢失的时候,我可以说是毫无察觉,就连布置好的守护阵法,都是完好无损的。”
“若不是来取印封寒水,根本不会发现,印封寒冰居然丢了。”
“不过好在,我印封古村的先祖,将这座阵法布置的完美无缺,甚至能够搜集所有来过此处之人的气息。”
“最重要的是,只要收集足够的气息,就能开启追踪阵法,锁定那人的方位,对他进行追踪。”
“而前些时日,我一直闭关修炼,尽我的全力催动阵法,终于搜集出了一丝,那盗走印封寒冰之人的气息。”
“虽然只是一丝,但只要给予我一定的时间,我早晚能够将他的气息凝聚的更多,而只要有他足够的气息,我便可以开动追踪阵法,追踪到那盗走印封寒冰之人的方位。”
“只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我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必须闭关才行,而为了尽快追回印封寒冰,我必须尽快闭关。”
“这也是我为何,要将村长之位,传给周肆天的主要原因。”
“毕竟印封寒冰,是我印封古村赖以生存的根本,若是不将印封寒冰追回来,我印封古村不仅要就此衰败,就算有一日因此而灭亡,也并非没有可能。”
“所以,我才会违背良心,冤枉楚枫小友。”
“所以,我才不能兑现承诺,无法将印封寒冰交给楚枫小友。”
“但是,请楚枫小友放心,待得我将印封寒冰找回的时候,我一定还楚枫小友一个清白,哪怕身败名裂,我也要还你一个清白。”
“并且那个时候,你赢得的印封寒冰,我也会以双倍奉上。”马老村长满怀歉意,却又很是诚恳的保证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