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谁都别想欺压我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你这是想跟我生死局么?”龚路云冷笑。
“就是要和你生死局,怕了?”楚枫问道。
“怕?我会怕你?哈哈....可笑至极。”龚路云大笑起来,笑的异常大声,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事情,而后对众人说道:
“今日,我与此子定下生死局,一年之后,还在此处,一决高低。他若能挡下我三招,我龚路云便自刎于此,绝无半句怨言。”
龚路云的话语霸道直接,狂妄无比,可见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而最奇怪的是,人们竟然也认可他的自信,仿佛这一刻,人们已经看到一年后,楚枫惨死此处的模样。
一年,一年的时间能做什么?莫说楚枫还是灵武境,就算他已是元武境,也不可能在一年之内迈入玄武境。
更何况,龚路云是如今青龙宗,公认的第一天才,这一年之内他的实力恐怕又要提升许多,所以人们都觉得,楚枫获胜的几率,几乎为零。
“不过,一年之后,你若挡不下我三招,我会把你活活拍死,谁都救不了你。”
龚路云指着楚枫恶狠狠的留下这句话,冷哼一声便快步离去,而那些与他一同来此的人,也都冷笑着看了楚枫一眼,才追了过去。
“楚枫,对不起,都怪我...”苏美来到楚枫身边,看着那脸上布满血痕的楚枫,心疼的再次哭了出来。
“没事的,只是小伤,别哭了。”
楚枫擦了擦苏美脸颊的泪水,然后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司徒宇等人,笑道:“你们不用怕,既然都已不是翼盟成员,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连累你们。”
“楚枫,我们....”
听得楚枫此话,司徒宇等人脸色一阵变化,他们的确是不敢再靠近楚枫,他们的确是怕楚枫连累他们,谁让楚枫得罪了第一弟子龚路云。
“呵,你们也不用那么假惺惺的看着我,我楚枫不欠你们的,你们也不欠我楚枫的,从此陌路人。”
楚枫对着司徒宇等人摆了摆手,虽然嘴角挂着笑意,但是目光却异常冷漠,他的身边,不需要这种虚情假意的朋友。
而见楚枫如此,司徒宇等人也不做作,意味深长的看了楚枫一眼,便各自离去,眼下他们必须与楚枫撇清关系,否则都将大祸临头。
“这位小友,一年时间,你有几成把握可以赢那龚路云?”就在这时,李长老开口问道。
“呵呵,不瞒这位长老,现在的我连一成把握都没有。”楚枫倒也坦诚。
“什么?一成都没有,你就敢定下生死局,你这不是坑我老人家么?”李长老顿时吹起胡子瞪起眼。
“嘿,刚刚多谢长老出手相助,不过楚枫现在虽连一成把握都没有,但一年之后定然会有十成把握?”楚枫笑道。
“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大自信?”李长老斜眼看着楚枫。
“我的自信来自于压力,一年后不胜则死,所以我必须胜。”楚枫再次笑了笑。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李长老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卷纸,来到了广场的一个公告墙前,将一张张的卷纸打开,贴了上去。
这一刻,好多弟子都围了上去,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楚枫等人的考核成绩,而此刻最想知道的是,楚枫究竟是何等天赋,竟敢这般挑衅龚路云。
然而当楚枫的资料贴上公告墙后,所有人都傻眼了,天赋不明,这是什么情况?待在核心地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天赋不明的。
“呵,他未能激活测试石,所以天赋自然不明。”似乎知道众人的疑虑,李长老笑着解释道。
“什么?未能激活测试石?那不就是说他连下等天赋都不是,我靠,装得这么叼,搞了半天是个废材啊?”
人们惊呼不已,看向楚枫的目光更加鄙夷,而对于众人的言论那李长老也不评价,在将十二张卷纸贴完之后,便挥挥衣袖,走入了自己那座古老的宫殿中。
“这位老人,当真不简单。”
楚枫本想再去道谢一番,但是见那李长老连看他一眼都不肯,他也是没有过去,因为他知道,那李长老救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只是他还不知道原因。
而他现在说再多感谢的话,也都没用,因为感谢不应该用嘴说,而应该用实际行动来做,楚枫要做的,就是一年后打败龚路云,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感谢方式,至少让所有人知道,这李长老今日救他,做的是正确的。
在无数人的议论声中,在无数人的白眼下,楚枫拿着那块核心弟子令牌,前往自己在核心地带的居住之所。
而从始至终,苏美都陪在自己的身边,根本不理会他人的话语,只是心疼的看着楚枫,这让楚枫的心里很是温暖。
“楚枫,都怪我不好,连累了你。”
“你离开青龙宗吧,去我的家族,由我的家族保护你,千万别和那龚路云打。”进入宫殿后,苏美便急忙开口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让我做缩头乌龟?”楚枫有些不悦,尽管他知道苏美是为他好,但还是很不舒服。
“你是不知道那龚路云的背景,他家族的势力,丝毫不比青龙宗差,他之所以来青龙宗修炼,为的乃是成为青龙宗的宗主,想要占据这里。”
“先不说一年之后你赢他的希望很小,就算你可以赢他,也不可以杀他,因为你若杀了他,他的家族一定会杀了你。”
“总之这场约战,你几乎没有赢的希望,他和他的家族,不会给你这个希望的。”苏美凝重的说道。
“呵,若真是这样,我就不会只杀了他,而会灭了他的家族。”
“苏美,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楚枫向来不怕事,今日我既然敢与他约战,他日我就一定会赴约,哪怕到时候死的是我,我也认了。”
“我楚枫不怕死,只怕窝囊的活着,今日他龚路云这般羞辱于我,他日我就要百倍的羞辱回去,否则我活着的意义何在?难道我活在世上,就是任由他人侮辱的?”
“不,我楚枫天生就不是受气的主,无论对方是谁,都休想打压于我,我可以忍一时之辱,但我不会忍一世之辱,所有欺压过我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他龚路云敢欺压我,我就敢杀他龚路云,他家族敢欺压我,我就敢灭他家族,若全天下人敢欺压我,我就屠尽天下人,除非我死了,否则整个天下,谁都别想欺压我楚枫!”
&nn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