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灵武战元武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的楚枫,俨然变成了一个血人,浑身上下满是血迹,但是却没有一滴血是他的,那全部都是敌人的血液。
血淋淋的楚枫站在此处,多少显得有些恐怖,尤其是那双凌厉的眼睛,仿佛也被熏染成了血色一般,当真是杀红了眼。
“好个狂妄的小子,今日不活剥了你,我枉为许家家主。”
尽管此刻的楚枫已经展现出,惊世骇俗的实力,但是早已暴怒到失去理智的许家家主,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他周身的空气早已扭曲,层层元力不断自体内溢出,那强大的威压化作无形的飓风,席卷着周围的一切,若不是楚枫在抵抗,恐怕楚家的众人都要被其威压重创。
至于王家与马家两位家主,也是同样如此,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在楚枫手中,一个一个的倒在自己面前,他们的内心痛苦万分。
尤其是,他们的家人还皆是被斩掉头颅而死,一个个的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这叫他们怎能承受。
“楚枫,你给我纳命来!”
王家家主率先出手,大手对着虚空一抓,元力便狂泻而出,化作一道两米高的透明巨手,对着楚枫狠狠抓来。
此掌非同小可,虽说只是三段武技,但是由这位元武境的高手施展,由元力重新构造,那等威力简直翻了数十倍不止。
“哼。”
可是就算如此恐怖的攻击,楚枫却是面色不改丝毫不惧,运转玄功抬手一记虚幻掌,竟将王家家主的武技硬生生的击碎。
“踏踏踏....”
只不过,楚枫还是小看了元武境的高手,尽管他挡下了王家家主的武技,可是那强横的元力涟漪,还是将楚枫震退数步。
“小子,看你能否接得下,我这乱石拳。”
见楚枫后退,三位家主皆是大喜,马家家主赶忙出手,数拳击出,道道元力凝成的拳头,如同颗颗巨石一般,铺天盖地的涌现而出。
并且他所攻击的方向,并不止是楚枫一人,还有楚枫身后的一干楚家人,他是想要赶尽杀绝。
楚枫不言不语,双腿呈马步状微微移开,而后身上的衣袍开始无风自动,眼眸中猛然出现两道雷芒。
“滋啦啦。”
无数道粗壮的雷电,仿佛奔腾的雷蛇一般,自楚枫体内涌现,相互交错,飞舞奔腾之间,竟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雷墙,将那元力凝结而成的拳头,全部抵挡下来。
“喝啊”
挡下攻击之后,楚枫又是怒喝一声,那雷蛇便弃守为攻,如同暴怒的雷电蛟龙,带着那刺耳的咆哮,耀眼的雷光,分别向三位家主轰去。
“这种威势,这种形态,是五段武技,那小子居然会五段武技。”
三位家主神情大变,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楚枫已经掌握五段武技,如果说四段武技对他们来说只能向往,那么五段武技便只能奢望。
毕竟四段武技,要核心弟子才可修炼,而五段武技,就算可以修炼,但也要有绝对的领悟力才能练成。
就算他们如今已是元武境,但若给他们一本五段武技修炼,他们也未必能够如此娴熟的掌握,何况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修炼五段武技。
所以此时此刻,当他们看到楚枫所施展的雷霆三式后,他们是又惊又气,惊楚枫如此年纪,便能够掌握五段武技,气乃是一种妒忌。
他们活了半辈子,却连四段武技都没有机会修炼,而楚枫如此年纪,却已修炼五段武技,这叫他们感觉非常的不公平。
可是天下间,又何来的公平,这本就是适者生存的世界,人吃人的年代。
“喝啊”
吃惊之余,三位家主也不怠慢,各自施展出自己拿手的武技,去对抗楚枫的攻击,尽管武技的段位上,他们远不及楚枫的五段武技厉害,可是他们的底蕴,他们的元力,却弥补了这一切。
“轰轰轰”
阵阵轰鸣炸响,掀起道道能量涟漪,元力之中夹带着道道雷电,席卷这院落之中,地上的石屑纷飞,周围的建筑粉碎,就连已经退避的楚家人,也是被冲击得连连后退。
“好厉害,枫儿竟然能够以灵武七重的修为,独挡三位元武一重的高手。”
此刻的楚元霸,似是忘却了自己的伤势,目不转睛的盯着楚枫与三位家主的战斗,因为这种相差了足足一个境界,却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战斗,简直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楚枫好厉害。”
而除了楚元霸外,其他楚家人也同样瞩目着这一切,只不过望着眼前那震撼性的场面,那毁灭性的的攻击,他们除了震惊,还带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因为在整个楚家,包括楚元霸和楚渊在内,从来没有一个人想到,在楚家遇到危难之际,挡在他们身前的会是这位少年。
这位从小被他们看不起,从小被他们辱骂,从小被他们欺压,从小被他们歧视的少年。
可是尽管再难以想象,但是眼前挡在他们面前的,却就是这个少年,他抛下了人们对他的偏见,抛下了自己所受过的屈辱,此刻正在以自己的性命,保护着整个家族。
当一个家族的存亡,交在一个人的手中之时,这并没什么,因为每个家族总有那么一个人,是所有人的灵魂支柱。
可是当一个家族的存亡,交在一个曾被无数人唾弃的少年手中时,这就是真正震撼性的一幕,足以震慑到人们内心深处的一幕。
“楚枫加油”
无论人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但是此时此刻这句话,却是每个楚家人心里所呐喊的,因为眼下,他们楚家的存亡,的确握在楚枫的手中。
&nn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