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楚枫的身世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家会议结束,楚枫与楚渊回到了他们往日居住的地方。
“父亲,我有一件事想问你。”父子二人独处一室,楚枫开口询问道。
“枫儿,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楚渊看着楚枫,目光中充满了溺爱与自豪。
楚枫的表现,一次一次的让他吃惊,如今更是拯救了楚家,早已成为了他心中最大的骄傲。
见状,楚枫也不拖沓,而是微笑着说出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父亲,我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他们为何要抛弃于我?”
“这....”楚枫此话一出,先前还满脸喜悦的楚渊,面容顿时一僵,涌现出明显的变化。
“父亲,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么?”楚枫看出了不对。
“没有,没什么难言之隐,只是枫儿,对于你的父母,我也是毫不了解。”楚渊干笑着解释道。
“您也不了解?难道说我是您捡回来的不成?”楚枫有些慌了。
自从在荒野古镇,遇到了那位强到深不可测,却又疯疯癫癫的叫花子后,楚枫便觉得他的身世很不简单,所以才迫不及待的问楚渊这个问题。
可是如果楚渊真的是自己捡到的他,那么也就等于一切线索都断了,他无法从楚渊这里获得任何,关于他父母的信息。
“不,并非是这样的,其实我照顾枫儿,乃是受人所托。”楚渊解释道,但是从他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事情似乎并没非那么简单。
“受人所托?究竟是受谁所托?父亲又为何知道,那人定然不是我的父母?”楚枫急切的追问道。
看着楚枫那急切的模样,楚渊面容不断变化,像是在做着某种心理挣扎,最终叹息一声,道:
“哎,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
“这件事,要从十五年前说起,那一年我带着楚家一干伙计,出了一趟远门,途中经过了一座山林。”
“山林中,我遇到了一名男子,那个男子抱着一个孩子,问我,可是姓楚。”
“因为当时是在押送货物,在加上那男子的装扮实在有些可疑,所以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谁曾想,那男子连动都没动,我的两名手下便爆体而亡,化成了一片血水。”
“当时,我们都吓坏了,本想转身便跑,可是奈何一股无形的气息,将我们全部禁锢,根本无法动弹。”
“你可姓楚?那男子再次开口问我,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杀死我楚家家丁,将我等禁锢的很可能是这位男子。”
“可是第一次遇见这等强者的我,当时早已满心恐惧,哪里还能注意到他的话语,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而就在这时,我惊愕的发现,他的双眼之中突然出现两道火焰,与此同时,我所携带的所有货物,竟然被一团火焰燃烧,连车带马,只是瞬间便被化为灰烬。”
“此时的他,已经表现出了不耐烦,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所散发出的杀机,那是我有生以来,感受到的最恐怖的杀意,仿佛他是来自地狱。”
“当时我觉得,我已经是必死无疑,不过他并没有对我动手,而是再次开口说道:我再问最后一次,你可姓楚?”
“这一次,我不敢再有半点迟疑,赶忙回答了他的问题,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家境和楚家的住处。”
说到这里,楚渊满脸的愧疚,楚枫能够猜到他为何愧疚,自然是因为他当时的贪生怕死,而交待出了楚家的一切,而感到愧疚。
毕竟如果那人与楚家有仇的话,楚渊的一番话则将楚家彻底出卖,楚家的所有人都难逃一死,不过如今楚家之人都还在,那则说明那男子应该是另有目的。
“父亲,那后来呢?”楚枫迫切的想知道结果。
“后来,他杀了随行的所有伙计,只留下了我一个人,并且将那个孩子托付于我,而那个孩子便是你。”
“我接过你后,那人告诉我,一定要将你好好养大,视如己出,不过你的名字,却不能由我来定,必须叫做楚枫。”
“这...”
这一刻楚枫心中大惊,尽管他从一开始便猜到,那个孩子可能就是他,可是此刻的内心还是吃惊不已,因为他万万也想不到,他的名字竟然并非是楚渊所起,而是一早便被人起好的。
尤其是再想到那名男子,他一而再再而三问楚渊的问题,楚枫不难想到,他的生父很可能也是姓楚,而将他托付于楚渊,很可能只是不想楚枫改姓而已。
“当时的我,哪里还敢拒绝,自然满口承诺的答应了。”
“只不过,他又提出了几个要求,那就是不得告诉你,你从何而来,也不能说,你是我亲生,必须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你是我的义子。最主要的是,不能做伤害你的事,一定要让你健康成长。”
“而无论违反哪个要求,结果都是一个,那就是他会灭了整个楚家,不留一丝余地。”
楚渊道出了实情,楚枫也终于知道,为何他不过问,楚渊便从不说起楚枫的身世,并且当楚枫问起自己的身世时,楚渊会如此不安,甚至惧怕,原来一直有人威胁着他。
“父亲,你可知那个男人叫什么,而在他的身上,可否有什么特殊的标志?”楚枫凝重的问着,因为他隐约间,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他没有说他叫什么,但是在他的额头处,的确有一个奇怪的胎记,像是火焰一般,非常的诡异。”楚渊回道。
而这一刻,楚枫则是显得颇为平静,因为这与他猜想的答案相差不多,他的身世的确与当日那位叫花子有着关联。
“父亲,那后来他有说什么吗?可有提及我父母的事?”
“没有,他并未对我提及你父母的事。”
“那你为何又说,他不可能是我的父亲?”
听得此话,楚渊闭上了双眼,深深喘了口气,这才缓缓的开口道:“因为当他把你交给我后,如释重负,像是摆脱了一件沉重的负担,并且很快变了一个人,如同疯了一般的大喊起来。”
“我仍深刻的记得他当时所说的疯言疯语。”
“他说了什么?”楚枫急不可耐。
“他对着天空大喊:你看到了吧,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能不能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
&nn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