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赶尽杀绝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陈辉一声令下,两名将领气势汹汹的便冲了过来,一把便将林掌柜拽了起来,拖着他开始向人群之外走去。
“城主大人,请饶命,城主大人,饶命啊!!!”
这可将那林掌柜吓坏了,可是尽管他再怎么求饶,无论是陈辉,还是那两名将领皆是面无表情。
直到两名将领,将其拖到空地之后,其中一位拔出腰间的宝刀,手起刀落“喀嚓”一声,那林掌柜已是人头落地。
“呼~”
这一幕,可当真是将众人吓坏了,几乎所有人都是满面的震惊,满头的雾水,感觉不知所措。
“城主大人。”将林掌柜斩杀后,其中一名将领将林掌柜的紫金令牌,交到了陈辉手中。
陈辉接过令牌,笑着对楚枫说道:“楚枫,你听说过朱雀城么?”
“恩?”楚枫不由一愣,他阅历有限,还真没听说过朱雀城。
见状,陈辉则是微微一笑,耐心的解释道:“楚枫,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九州大陆是由姜氏皇朝统治的,姜氏皇朝为了更好的统治九州,便将九州分别交由九座王府掌管,而统治我青州的,则是麒麟王府。”
“麒麟王府,为了更好的治理青州的秩序,在青州各地,选出了八座一等城池,一百六十座二等城池,以撒网的形势,覆盖了整个青州,而这些城池,都具有管辖各地域的权限。”
“我紫金城乃为二等城池,负责管理我紫禁城的并非麒麟王府,而是一等城池朱雀城。”
听得陈辉一番话,楚枫对这青州的各方势力,的确有了一个全新的概念。
楚枫之前一直觉得,姜氏皇朝是九州大陆霸主,而各方宗门统领各方地域,还以为这青州境内,是由青州第一宗门凌云宗说的算,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样的。
可以说,姜氏皇朝的手段很高明,实行了分级管理制度,尽管不干涉各方宗门发展,但实际上还是牢牢的将九州大陆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如果将青州分为八方,那我们这一方地域的最高管理者,便是朱雀城,十日之后,朱雀城要举办一场新秀大会。”
“这所谓的新秀大会,便是小辈之间的一场切磋,不过限制年龄必须在十八岁以内。”
“而楚枫小友年龄虽然尚小,但在我紫禁城也算的上是小辈之中出类拔萃的,所以我想让楚枫小友,代表我紫金城去参加今年的新秀大会。”陈辉继续讲道。
“我参加这新秀大会,有什么好处么?”楚枫问道。
“如果只是参加,倒的确没有什么好处,不过若是可以获得这新秀大会的第一名,倒是有五千灵珠的奖励。”陈辉解释道。
“那好,我会参加。”楚枫点了点头,五千颗灵珠,对他来说可是具有很大诱惑力的。
“那此事就这么定了,这紫金令牌便赐给楚枫小友,有了他你可自由出入我紫金城,五日之后到紫金城来找我,我会派人将你送往朱雀城。”
陈辉,将这紫金令牌交给楚枫后,便率领着千人大军就此离去,只剩下一群仍未从先前的震惊中,晃过神来的人们。
看了看左手的紫金令牌,又看了看右手托盘中的千颗灵珠,楚枫眉头微皱,他总觉得此事有所蹊跷,但是却又找不出原因。
想了片刻,未得答案,楚枫也干脆不再去想,而是举起手中的资金令牌,对众人说道:“如今,还有谁不服我楚家?”
“我等愿追随楚家,誓死效忠。”
而楚枫话音刚落,周围的人们皆是齐刷刷的跪了下来,以那如雷鸣般的声音,宣誓起来。
如果说,之前他们是迫于楚枫的实力,才臣服于楚枫。那么此刻,他们则是迫于楚枫的背景,不得不臣服于楚枫,有了紫禁城城主做靠山的楚枫,他们真的是不敢再得罪楚枫。
“很好,不过我楚枫说过,我不是要你们口服,而是要你们心服,我楚枫绝对不会将不忠之人留在身边。”
“所以凡是愿意中心效忠我楚家的人,现在便需帮我楚家做一件事。”
“把猛虎镖局,许家,马家,王家,赵家,李家的人,全都给我杀了。”
“呼~”
楚枫此话一出,让得在场之人大吃一惊,就连楚家之人也同样是吃惊不已,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楚枫会在赵家李家投诚之后,对他们赶尽杀绝。
这种手段,不可谓不狠,是许多成年人都做不出来的事,可是此刻只有十五岁的楚枫,竟然说了出来。
然而,这种吃惊只是持续片刻,很快便有人对赵家,李家,还有猛虎镖局的人动手了,为了表示效忠,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而在楚枫的带领下,尽管猛虎镖局,赵家还有李家的人有所反抗,但是很快还是被了断了性命。这几家势力,今日来到靠山镇的人,全部被杀,无一生还。
然而这还不算完,在将这些人解决后,楚枫又纠集在场的人马,分别向猛虎镖局,许家,王家,马家,赵家,李家的老巢赶去,要将他们在靠山境内彻底根除。
在楚枫亲手导演着一场屠杀之际,陈辉也正带领着他的大军,返回紫禁城。
“城主大人,真的要将那玄铁矿,全部交给那楚家?那我们今年向朱雀城的贡税怎么办?”一名将领担忧的问道。
“不然能够怎么办?那位的身份,我怎么敢违抗,今年朱雀城的贡税交不上,最多受到处罚,但若是得罪了那位,她在她父亲那里说些坏话,也许我就会人头不保。”
提及此事,陈辉也是满脸无奈,至今想起先前的一幕,仍感觉一阵后怕。
&nn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