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踏脚石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赌什么?”苏柔笑问道。(天天书吧天天书吧**)
“那陈惋惜绝不是丁仇的对手,她败下阵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等下楚枫自然能够与丁仇交锋,而我就赌那楚枫会败于丁仇。若是我赢了,那么你的婚事,就由我来定。”苏痕说道。
“父亲,你怎么又扯到我婚事的上来了,我都说了,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听得此话,苏柔显得很不情愿。
“不敢就算了。”苏痕无所谓的笑了笑。
“有什么不敢的,赌就赌,若是我赢了,小美与那上官涯的婚事就作废,你意下如何?”苏柔认真的说道。
“这....”而这一刻,苏痕则是眉头微皱,颇显为难。
“怎么,你不敢了?”苏柔双眼微眯成两道月牙,笑看着自己的父亲,似乎很喜欢父亲被她难住的样子。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的,就依你所说,若是楚枫能赢丁仇,获得此次新秀大会的冠军,改日我就去找上官家悔婚,当然了,这前提是要小美同意才行。”苏痕信誓旦旦的道。
“嘿,我的父亲大人,您就放心吧,小美她呀,巴不得您悔婚呢。”苏柔笑的很是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她先是看了看,不远处的苏美,而后将目光投向楚枫,低声道:“楚枫,小美的幸福,可就全靠你了。”
对于这位父女的对话,没有一人听到,因为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丁仇与陈惋惜的比斗台上,二人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陈惋惜不断发出猛烈的进攻,各种强悍的武技一一使出,但是最让人吃惊的是,陈惋惜所会的武技,丁仇竟然全部掌握,并且陈惋惜用哪种武技,他就用哪种武技,每次交锋都会稍微的压上陈惋惜一筹。
眼下所有人都看得出,这丁仇太厉害了,搞了半天,他根本就没有认真与陈惋惜打,完全就是在戏耍陈惋惜一般。
而陈惋惜在丁仇的面前,更是完全没有了对待其他对手的气势,此刻冷傲的脸颊上,布满了晶莹的汗珠,大口大口的粗气不断喘息着,已快被丁仇逼到了绝路。
“惋惜,一定要坚持住啊。”
陈辉袖中的双拳早已紧握,深深的为陈惋惜捏了一把冷汗,他们紫金城此次新秀大会是必须获胜的,否则将面临无法交上贡税的局面。
先不说,无法交上贡税,会得到朱雀城的惩罚,更是会沦为其他诸城的笑柄,以后无论做什么都会低人一等,很难再抬起头。
“惋惜小姐,一定要赢啊!”
“小姐加油!”
而相比于陈辉的默默加油,紫金城的护卫们则是大声的呼喊了出来,光明正大的为陈惋惜打气加油,因为他们紫金城的荣辱,全在陈惋惜的身上,只能胜不能负。
然而事实往往是残酷的,在陈惋惜已近乎将体力耗尽之后,那丁仇终于发动了反击,凌厉的攻势,超乎所有人的预料。
虽然只是最简单的攻击手段,连武技都未曾施展,但是那等威势却让人为之惊叹,在他的面前,陈惋惜的任何攻击都已无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丁仇,一步一步的逼近。
这一刻,人们才终于知道,这位看着不起眼的少年究竟是有多强,陈惋惜尽管已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但是在丁仇的面前,显然还差了一大截。
“这位师妹,你败了!”
终于,丁仇来到了陈惋惜的身前,那只如女人般细腻的手掌,已是按在了陈惋惜的肩膀上,虽然看似柔弱,但此掌的力量,却硬生生的将陈惋惜按跪在地,无力站起。
“这个混账!!!”
见到自己的女儿被丁仇按跪在比斗台上,陈辉气的猛然站起身来,一股肉眼可见的怒火,已是布满脸庞,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在这种场面,他必须忍。
败了,陈惋惜败了,败的彻彻底底,这种结局出乎人们的预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丁仇隐藏的这么深,简直强到同等修为中,无敌的地步。
而这一刻,广场内外响起了阵阵欢呼,无论结局如何,丁仇和陈惋惜都为他们奉上了一场比斗盛宴,而丁仇这冠军的头衔更是实至名归。
风云城的人一个个兴高采烈,尤其是那风云城城主,更是笑的非常得意,他风云城再次获得了新秀大会的冠军,再次守住了二十座城池中的老大位置。
而相比于风云城的人,紫金城的人则是一个个低头丧气,本以为凭借陈惋惜的实力,已是冠军在握,却想不到还是败给了丁仇。
如果换做往届新秀大会,败也就败了,最多有些遗憾,但是这次不同,这次的新秀大会他们是不能败的,如果败,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巨大的耻辱,可是眼下他们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陈惋惜已经走下了比斗台,那冷艳的脸颊依旧,只不过眼眸之中却闪现出点点泪光,可见她也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沮丧。
至于那丁仇,则是笑看着陈惋惜远去的背影,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开始缓缓的向比斗台下走去。
“这新秀大会还没结束,你这是急着走去哪里?”可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声音,却突然在丁仇的身后响起。
回头观望,丁仇那平静的脸上,不由得涌现出一抹波澜,因为他惊愕的发现,在这比斗台上竟然多出了一位少年,最主要的是,他竟然对此毫无察觉,不知道对方是何时来到的比斗台上。
事实上,此刻场内场外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吸引了,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位少年,是何时登场的,而这位自然便是楚枫。
“楚枫,他怎么上去了,难道他要去找死不成?”
紫金城的人们,满脸的愤怒,连陈惋惜都败在了丁仇的手上,他们可不觉的楚枫能够胜利,反而都觉得,楚枫是在丢他们的人。
“你这是要挑战我么?”丁仇打量楚枫一番后,微微笑道。
“挑战?谈不上吧,我只是对着新秀大会的冠军感兴趣而已,至于你么,不过是我夺得冠军的一块踏脚石罢了。”
楚枫面带淡淡的笑意,但目光之中却尽是懒散之意,经过先前丁仇与陈惋惜的一战后,楚枫却仍未将这丁仇放在眼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