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饿狼扑白兔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枫那被**占据的双眼,正在虎视眈眈的打量着身下的苏柔,如同饥饿的饿狼,看见了垂涎已久的小白兔。域名就是,!
此刻浮现在楚枫眼中的,是一对丰满的而挺拔双峰,可能因为刚刚的动作太过凶猛,所以此刻的浴巾被扯下了些许,露出了半片呼之欲出的圆润雪白,看的楚枫直咽口水。
向上观望,便是那白皙细嫩的脖颈,以及精致完美的脸颊,苏柔那双狐媚的大眼睛正呆滞的盯着自己,眼眸中泛着些许湿润,楚楚可怜,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彰显着恐惧。
那满脸的绯红,仿佛一种**添加剂,让楚枫丧失了所有理智,尤其是苏柔那闭闭合合的粉嫩红唇,更是散发着无尽的诱惑力。
“楚枫,你疯了么,快放开我.....唔”
突然,楚枫大嘴一张,狠狠的便咬了上去,苏柔正在对楚枫说话,一个不备,便感觉自己的红唇被楚枫的嘴唇封锁,一条柔滑的舌头,以是闯入她的玉口,疯狂的索取起来。
“唔~~~”
苏柔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那种前所未有,却有独特的感觉,使得苏柔顿时玉体一酥,丧失了仅有的抵抗力,彻底的躺在了地上。
而就在楚枫狂吻着苏柔的同时,他的双手也是一阵狂魔乱舞,将苏柔身上的浴巾,撕成了碎片,将那完美的玉体,半遮半掩的展现在而来他的眼前。
此刻的苏柔不是放弃了抵抗,而是她已经有心无力,只能任由楚枫在她的玉体之上索取,疯狂的占据着她的一切。
“可恶,是谁这么害我们!”
苏柔已经看出端倪,此刻的楚枫已失去理智,显然受药物所控,而她修为也被束缚,应该也是无形之中被人做了手脚,可是能够在她朱雀城中,对她做手脚的,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这个味道?”而就在这时,苏柔才注意到,这里浴室之中有一种诡异的花香,并且这个味道,是如此的熟悉,这让她恍然大悟,却又感觉难以置信。
因为这是一种独特的**,可以限制人的修为,是一种极其宝贵的东西,乃是他父亲苏痕所珍藏的至宝。
“难道是父亲大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刻,苏柔彻底迷茫了,她想不到父亲害她的理由。
“啊~~~~~~”
可就在这时,苏柔却是脸色大变,痛苦的尖叫起来,因为她感觉到一个异物闯入了她的身体,撕破了她最为宝贵的东西,滴滴血液缓缓流出。
“楚枫,你个浑蛋,你给我清醒点。”
苏柔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推开楚枫,可是压在他身上的楚枫,如同一座山岳,她根本无法撼动,只能任由着那双眼血红,口中不断喘着粗气的楚枫,在她的身上卖力,夺走她宝贵的贞洁。
起初苏柔因为疼痛,还在顽强抵抗,可是渐渐却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所占据,竟然用那白皙细腻的双手环住楚枫的脖颈,并且不由自主得轻声呻 吟起来。
而苏柔那诱惑无限的声音,更是让楚枫欲罢不能,二人两道赤 裸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狂野和柔弱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知过了多久才久才渐渐平息。
“唔~”
楚枫揉着胀痛的脑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间嘴角却挂着一抹笑意,因为他分明记得,自己梦中做了一件非常舒服的事,尽管细节和人记不清了,但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苏柔!”可是当楚枫看到,在他的身旁全身赤 裸的苏柔,以及地上那一小摊血迹之后,却是瞬间凌乱了。
联想到记忆中的碎片,楚枫想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他居然把苏美的姐姐,苏家的二小姐苏柔,给强 暴了。
“你不用自责,这件事不怪你。”苏柔的表情很冷漠,声音很平静,似乎她已经醒来很久,并且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苏柔站起身来,那洁白的而完美的玉体,再次展现在了楚枫的眼前。
“这....”见状,楚枫下意识的便转过了头,不敢再看。
“你不用装模作样,反正昨晚你已经看够了。”
苏柔贝齿轻咬下唇,她真的很是生气,因为昨晚楚枫何止是看遍了她的玉体,更是夺走了她最宝贵的贞洁。
尽管知道楚枫昨晚并非自愿而为,但是看到楚枫此刻,做出这种正人君子,甚至羞愧的模样,苏柔还是气不打一出来。
被苏柔这样一说,楚枫想想也对,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能够逃避责任,所以干脆将那转过去的头,又给转了回来,毫不客气的打量起苏柔那堪称完美的玉体。
而这一看不要紧,楚枫顿时起了反应,并不是楚枫太色,只是在这么个尤物的面前,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又何况是如楚枫这样,将这位尤物的一切,都揽入了眼中。
苏柔也不理会楚枫,就当着他的面,将那粉红色的肚兜穿系在身,又将雪白的长裙穿好,只不过当她转过头,看到此刻楚枫那再次挺立的巨物之后,却不由脸色一变,冷声斥道:
“我现在的修为已经恢复,你若再敢对我升起邪念,我定然废了你。”
“我会负责的。”楚枫并未惧怕,反而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无需你负责,你只希望你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还有.....不要辜负小美。”苏柔咬了咬牙,说出了后面的这句话。
“你放心,我不会辜负小美,但我也不会辜负你,我会将你们姐妹俩都娶了。”楚枫满脸的郑重。
“你......”而听得楚枫此话,苏柔更是气得小脸煞白,而后狠狠的撇了一眼楚枫道:“你真是贪得无厌。”
说完这句话,苏柔便快步的走出了浴室,但却在转角处停了下来,玉体靠着墙壁,低声自语道:“奇怪,我为什么要如此生气?心中那酸酸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