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洗内门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枫亲自将楚月等人送走,直到那承载楚月等人的马车彻底消失在视线,楚枫才转身回往青龙宗,然而刚刚进入青龙宗大门口,便被一大群长老围了起来。
是刑罚处的人,最弱的都是元武一重的修为,其中为首的一位,已是踏入元武二重,见到楚枫二话不说,大吼一声:“把他给我拿下。”
起初,刑罚处的长老还不将楚枫放在眼中,只有两名长老走了出来,胳膊也不动,连手也不抬,只是将体内元力席卷而出,想要以自己元武境的气息,硬生生的将楚枫压制住。
然而,当他们那元力压向楚枫后,却没有起到一丝作用,楚枫根本就如同没事人一样,未受一丝影响。
“呼”
就在这时,楚枫的身体却产生了变化,一层元力狂涌而出,如同飓风一般席卷开来,瞬息便淹没了这些刑罚处的长老。
“呜哇”
强大的力量,势不可挡,刑罚处的长老还未反应过来是怎样一回事,便被楚枫那强大的气息,硬生生的吹散开来,落地之时,皆已面色苍白,身负重伤。
而这样一幕,可将围观之人吓坏了,刑罚处的长老,皆是元武境,楚枫竟然凭借一己之力,将这么多长老压制,莫非他也踏入了元武境?
“回去告诉刘承恩,想对付我楚枫,让他自己来。”对于众人那各种复杂的目光,楚枫不予理会,而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刑罚处的长老后,便向剑道盟的方向走去。
来到剑道盟,楚枫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凡是出现在他视线内的剑道盟成员,都会被他一剑洞穿丹田,废掉修为。
楚枫如今的手段,连元武四重都可轻易斩杀,若施展出金色雷霆,斩杀元武五重的也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元武六重者也非楚枫敌手,又何况这些只是区区灵武境的内门弟子。
楚枫也不废他们手脚,只废他们修为,皆是一招制敌,虽只是洞穿对方丹田,当是当数百名内门弟子,皆倒卧在地之际,那等惨烈景象也非常人能够接受。
“楚枫回来了,如今正在内盟大开杀戒,内门之中已是血流成河,连长老都制不住他,此子太肆意妄为了,他这当真是要与青龙宗为敌啊!”
楚枫的所作所为,很快传遍内门,甚至传入了核心地带,一时间各方人物前往内门,想要一观究竟。
对于楚枫此举,内门的刑罚处,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刘承恩亲自出马,率领数百名刑罚处长老,围剿楚枫,还喊出了斩杀楚枫的口号,毕竟早就与楚枫有所过节的他,刚好可以借着这次机会,毙掉楚枫,以爆他孙子刘芒,被爆掉命根子的大仇。
而围观之人,更是觉得楚枫必死无疑,毕竟在内门之中,刘承恩的名号是响当当的,只不过当刘承恩的人马,抵达剑道盟之际,又有两队人马,也同时抵达了。
是苏柔掌管的长老阁,以及欧阳长老掌管的武技阁,欧阳长老率领几十人,苏柔更是率领上千人,从气势上完全压制住了刘承恩。
“苏柔,你这是什么意思?此子违反宗规,肆意废除同门修为,我刑罚处理当拿他治罪,你身为青龙宗的长老,竟然庇护于他,你还配做青龙宗的长老么?”刘承恩大声质问道,似是想让所有围观弟子都知道,这件事是苏柔做的不对。
“楚枫乃是核心弟子,就算他哪里做的不对,也轮不到你来处置,因为你还没这个资格。”苏柔不紧不慢,只是淡淡的撇了刘承恩一眼,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中。
“刘长老,老夫知道你与楚枫小友有些个人恩怨,但希望你按章办事,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到此事之中。”
“虽说楚枫小友今日做的是有些过分,但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当剑道盟打压楚盟之时,你们这刑罚处,又在哪里?”欧阳长老也是开口了,虽然笑的很是柔和,但话语之中却充满讽刺之意。
“你.....”刘承恩无言相对,无论是苏柔还是欧阳长老,都不是他能对付的,所以眼下,想强行对楚枫出手,已是行不通。
不过他也并不担心,毕竟如今要对付楚枫的,不止他一个,等到核心地带的人来了后,就算他不出手,楚枫也绝对不会好过。
“楚枫,你这次真是捅了大篓子了,怎么能将这么多同门弟子的修为废除,如今已经惊动整个青龙宗,这件事就算我姐姐想保你,也是无能为力。”
苏美也来了,她站在楚枫身旁,看着那一个个正被长老们救治的剑道盟成员,美眸之中满是担忧,她不是担忧这些剑道盟成员的安危,而是担心楚枫的安危。
“现在想起帮我了,我不在青龙宗的时候,他剑道盟欺辱我楚家人的时候,你和你姐姐又在哪里?”
楚枫有些埋怨的撇了苏美一眼,不惧不怕,因为他如今已经掌握结界之术,只要诸葛青云知道,定会收他为徒。
在青龙内,有那位的庇护,哪个还敢动他?别说他废了这群内门弟子的修为,就算杀了他们,也最多是受些轻微的处罚,绝对没人敢要他的命。
“楚枫,你这么说,就着实错怪我和姐姐了。”然而听得楚枫此话,苏美则是满面委屈,嘟嘴道:“欺压你楚家之事,虽是巫九所为,但实际上是龚路云指使。”
“早在剑道盟有所行动的当日,我姐姐便要出头,可就那时龚路云却找到了我姐姐。”
“他与我姐姐赌斗一场,说只要我姐姐能够胜过他,他便在一年之约时,饶你一命,但我姐姐若输了,他也不难为我姐姐,只要求我和我姐姐,不许插手剑道盟与楚盟之事。”
“我姐姐若不是做了长老,便是如今青龙宗的第一弟子,再加上我朱雀城,与他玄武城本就不和,所以我姐姐自然不怕那龚路云,所以便答应与他比试,想要给予他一些教训。”
“但不曾想,我......我姐姐竟然败了,并且败非常彻底。”
“尽管并不情愿,但是要按照赌约,我姐姐却不得不选择坐视不理,无法插手剑道盟与楚盟的事。”苏美满面委屈,一五一十的讲出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