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禽兽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个声音,莫非....”
苏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因为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可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不太可能,就算那位的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成长到这种地步。
至于上官岳与上官天也同样是目瞪口呆,虽然他们无法确定那灰袍内的人是谁,但却能从刚刚的笑声中听出,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可是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只是一位少年?
“今日,我就让你死的明白一点。”
在三人那震撼与好奇交汇的目光下,楚枫探出双手,缓缓的摘下了头上的帽檐,将其那英俊的脸庞展现在了三人面前。
“楚枫,竟然真的是你!”这一刻,苏柔不由得惊呼出声,一双美眸不住闪动。
因为她万万想不到,这位将上官岳击败,并且掌握灰色结界之力的人,真的会是楚枫,这个真相来的太过突然,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怎么可能,你.....你不是已经.....”
但相比于苏柔的难以承受,那上官天可就是满面的惊恐,因为他分明记得,当日楚枫已被他逼入龙蛟河中,应该早就死去,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并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强大。
而看着上官天与上官岳那震惊的神色,楚枫则是淡然一笑,对上官天,道:“你还记不记得,当日在绝命崖对你说过的话。”
“我告诉过你,你应该祈祷,祈祷我就这么摔死。”
“否则,我一定会回来找你,那个时候不是你上官天的末日,而是你上官家的末日。”
听得楚枫的一番话,上官天早已面如死灰,他终于知道,为何在楚枫跳崖的那一瞬间,他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这位小友,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见楚枫要对上官天动手,上官岳弱弱的道。
“误会?我本与你上官家无冤无仇,但你上官家却非要置我于死地,今日之事,是你上官家自己欠下的债,只不过我楚枫收的利息比较高罢了。”
楚枫话音刚落,抬手一掌,那上官天便化成了血水,紧随其后,楚枫又对上官岳屈指一弹,白虎攻杀术,攻杀无双,在那阵阵呼啸声中穿越而过,夺走了上官岳的性命。
将上官家的人斩杀后,楚枫便赶忙走到苏柔身旁,看着那面容苍白,气息卑微的苏美,先前还沉稳的脸上,涌现出了一抹紧张。
不过当以自己的精神力观察之后,楚枫则松了一口气,苏美虽然受了伤,但却并不严重,休养一段十日,很快便可康复。
但就算如此,楚枫还是将苏美从苏柔的怀中抱了过来,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一些疗伤药,贴心的喂食苏美,帮助其炼化。
“你不应该给我个解释么?”终于,久久未语的苏柔开口了。
楚枫抬起头,发现这位拥有狐狸脸蛋的大美人,正用那双迷人的眼眸紧紧的凝视着自己,脸上似乎还有着一些委屈。
“我的体内有着一只界灵,我已与她缔结契约,她能够将力量转借给我,我如今的真实修为,是元武二重,至于刚刚所展现出的玄武一重的修为,是那界灵借给我的力量。”楚枫倒也并未隐瞒,毕竟苏柔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对苏柔还是很信赖的。
“我要的解释不是这个。”苏柔美眸闪烁,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是这个?喔,我知道了。”楚枫先是一愣,随后想了想后,笑道:“他们是虚空宗的人,我答应为他们布置一道结界大阵,他们才肯为我卖命。”
“也不是这个!”苏柔的脸色越发委屈,甚至能够看到那双美眸之中,闪烁点点泪光,皎洁的贝齿,不断轻咬那性感的嘴唇。
“那,究竟是什么?”楚枫彻底迷茫了。
“楚枫,你浑蛋!”突然,苏柔玉手一挥,一记响亮的耳光,便狠狠的落在了楚枫的脸上。
“我......”挨了一耳光后,楚枫仍是满面不解。
“我就知道你这种人,说话都是骗人的,当日明明说过我和小美一同娶,为何今日只向小美提亲,却置我不顾?”苏柔站起身来,指着楚枫诉说着委屈,那妩媚的脸颊上,早已是布满泪花。
而这一刻,楚枫才恍然大悟,搞了半天这位性感的美人,是吃醋了,并且还是吃她亲妹妹苏美的醋。
“蛋蛋,把你的力量再借我一次。”楚枫在内心喊道。
“干嘛?”蛋蛋正在看热闹,对楚枫的意图感到不解。
“快借我!”楚枫很是着急。
见状,蛋蛋也只好将自己的力量借给楚枫,毕竟楚枫是自己的主人,何况她也想知道,楚枫这个时候借用自己的力量要干嘛,只是当楚枫做出下面的事后,蛋蛋却是彻底无语了。
“唔”楚枫猛然站起身来,一把环住了苏柔的柳腰,将苏柔这位大美人揽入了怀中,二话不说,便向苏柔那性感的嘴唇吻了上去,与此同时,另一只手还不安分的在苏柔那妖娆的身躯上乱抓。
“唔,浑蛋,放开我!”苏柔开始还用力抵抗,但哪里是楚枫的对手,渐渐的便被楚枫的温柔攻势所彻底攻陷。
就在苏美的身旁,楚枫将苏柔按倒在地,二人褪去外衣,两道赤 裸的身躯交织在了一起,虽然开始也是强迫,但是这一次,实际上是苏柔自愿的。
因为从苏柔那满是红晕的脸颊上,能够看到她幸福的荣光,这一次,她是心甘情愿,将自己的身体,给了楚枫。
但就算如此,蛋蛋还是给了楚枫一个评价:“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