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忠告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一日,朱雀山脉的某处山林之中,发生了奇怪的一幕。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此起彼伏,响彻不断,时而尖锐,时而深沉,时如百鸟齐鸣,时如猛虎啸天。
并且一叫就是大半天,还好没有人从此经过,否则定会吓得魂飞破散,生活无法自理,从此成为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
林中,上官岳,上官天,上官涯三人的尸首已经不在,要问去了哪里,自然是被楚枫处理掉了,当然了他们的本源是被蛋蛋吸收了。
而楚枫赤 裸着上身,倒卧在草地之上,怀中还搂着苏柔这位娇滴滴的大美人,此刻在苏柔那白皙柔滑的玉体上,挡着一件红色的新娘袍。
当微风拂过,红裙会时不时得被掀起,便可若隐若现的看到她那修长而雪白的美腿,以及圆润而坚挺的双峰,极为诱人。
但最诱人的,还是苏柔那乖巧的模样,这样一个强势的姑娘,也唯有在自己爱人的怀中,才能如此的乖巧。
至于乖巧到什么程度?简直就如同一个小女孩,乖乖的赖在楚枫的怀中,还用那纤长的手指,在楚枫的胸口画圈圈。
“好啦,该起了,不然等下小美醒来,看到咱们这样,我真不知如何解释。”许久之后,苏柔温柔的推了推楚枫,但在那妩媚的脸上,却写着不舍二字。
“那就一起咯!”楚枫大嘴一列,呲牙笑道。
“不行,小美还小,你不能碰她!”见状,苏柔狠狠的在楚枫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哈哈,开玩笑的。”楚枫嘿嘿一笑,便起身穿衣,一边穿衣一边道:“我是灰袍界灵师的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连小美也不要说。”
“恩”苏柔帮楚枫系着衣服,乖巧的点了点头。
“还有,我会娶你们姐妹,但不会太早,我楚枫的行事风格,注定会结下很多仇人,在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强的时候......”
“我懂”苏柔先是轻轻的遮住了楚枫的嘴,便小鸟依人的涌入楚枫的怀抱,拿自己那妩媚的脸蛋,紧紧贴着楚枫的胸膛道:“无论多久我都等你,等你来娶我们姐妹。”
听得此话,楚枫也是幸福一笑,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这位美人,享受这短暂的暧昧时光。
在楚枫与苏柔这对情侣,在朱雀山脉内,你侬我侬的时候,朱雀城内却是人心惶惶。
城主府外,满是上官家的尸体,血水染红了这片大地,尤其是此刻太阳西落,在余晖的照耀下,血液显得更加鲜红,当真是触目惊心,让人只看一眼便闻风丧胆,甚至有一位胆小的贵族从此经过,被直接吓死了过去。
但是这里,与上官家的府邸相比,却根本不算什么,那里才真的是血流成河,就在今日,上官家一万三千二百四十一人,无一生还,全部遇难。
而做下此事的人,没人知道他叫什么,但却知道他是一位灰袍界灵师,且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灰袍先生。
城主府的主殿内,苏痕坐在首座之上,苏龙以及城主府的长老们,也都聚集在此处。
他们都是满面不安,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他们不止担心苏柔和苏美,更担心那灰袍先生。
毕竟灰袍先生曾当着众人的面,告诉苏痕,有帐要和他算,所以苏痕很担心,尤其是在上官家都被血洗之后,他真的担心灰袍先生会对苏家怎样。
“城主大人,城主大人!”突然,一名护卫,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见状,殿内的所有人都是肃然起立,如临大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由自主的滑落而下。
“小..小...小姐回来了!”说完此话,护卫便将说指向主殿之外。
顺势望去,所有人都是不由大喜,只见殿外身穿新娘袍的苏柔,正抱着昏睡的苏美,缓缓的向主殿走来。
“二妹,你们没事,这实在是太好了。”见状,苏龙大喜,赶忙过去将苏美从苏柔的怀中接了过去,溺爱的打量起来,深怕自己的小妹受到伤害。
“柔儿,那...那灰袍先生呢?还有上官岳,他怎么样了?”苏痕也是走了过来,却没有真的关心自己的女儿,而是将目光谨慎的扫向外面。
“这是灰袍先生给你的。”苏柔并没有回答,而是将一张叠着的纸条,递给了自己的父亲。
“我累了,先休息了。”将纸条递给苏痕后,苏柔先是怨念的撇了一眼苏痕,这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对于这一幕,苏痕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今日实在是他做的不对,为了保全苏家基业,差点断送了自己两个女儿的幸福。
虽说,今日灰袍先生来此,灭掉了上官家,血染朱雀城,这是非常不吉利的事,但实际上他也并不觉得这是件坏事,最起码灰袍先生帮他除掉了大敌。
在得知苏柔与苏美安然无事后,整个城主府都沸腾了,虽说今日朱雀城面临了一场血光之灾,但他城主府却是未伤分毫,这对城主府来说,的确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
就算上官家与麒麟王府有所关系,麒麟王府会追查,也不会牵扯到苏家,况且,区区上官家,恐怕还不值得麒麟王府,去与一位灰袍界灵师结怨。
当夜深人静之时,苏痕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内,他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的明月,心中很是不安,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勇气打开手中的纸条,不敢去看那上面写着什么。
但是逃避,总归不是一个办法,苏痕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缓缓得闭上了双眼,先是深呼吸了几口,这才睁开双眼,将那张纸条打开。
而当他看到纸条的内容后,面容便一阵变化,时青时紫时喜时忧,许久之后他才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涌现出又喜又悲之色。
虽说在那纸条上,只是简单的写着几个字,但却透露着很多意思。
“再敢将苏柔苏美嫁给他人,我灭的就是你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