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悲痛欲绝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是白头雕!”
看着空中那巨大的白头雕,在场之人无一不是心中一紧,白头雕是何物,他们自然知晓,那可是极为珍贵的东西。
这白头雕,就连朱雀城都没有,会是何人来此,能够乘骑此物?莫非是那屠掉了紫禁城的人又回来了?想到此处人们是又惊又恐。
不过当那白头雕落地之后,人们的不安不但消散,反而大喜,因为那白头雕上坐着的二人,并非什么大敌,而是朱雀城的二小姐苏柔,以及那震动过朱雀城的天才少年楚枫。
“是二小姐,太好了,二小姐来了,我等也就有了主心骨。”
见到苏柔,几位城主赶忙迎了上去,他们的修为都是元武巅峰,若是那屠城之人去而复返,他们还真无法对付。
但是苏柔乃青龙宗长老,货真价实的玄武境强者,所以苏柔出现,他们自然多了一份安全感。
“楚枫,你一定要坚强!”在拜见苏柔的同时,几位城主也不忘记安慰一下楚枫,深怕他这个少年,无法承受后面的打击。
对于人们的好心,楚枫点了点头,强挤出一抹微笑,便推开人群向那广场走去。
在空中的时候,他早就看清了那以鲜血写的几个大字,他知道,这场灾难,是他引起的。
走到广场中,看着那高架上的悬挂的头颅,上到年迈的老者,下到年幼的儿童,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楚枫当真是心如刀搅,因为这些人都是因他而死。
突然,楚枫的身体剧烈一颤,心脏宛如刀扎一般,眼眶中那强忍着的泪水,顿时无法自控的狂涌而出。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孔,一个养了他十五年的人,他的父亲楚渊,而在楚渊的身旁,是楚家的前任家主,楚元霸,以及楚月的父亲,楚仁义。
这些往日对他好的人也罢,对他不好的人也罢,眼下都已死去,并且是因他而死。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是我害了你们。”
突然,楚枫跪倒在地,对着地面猛烈的扣头,强大的力量,将那玄石地表磕出了一道深坑,石屑飞舞之间,与泪交织在了一起。
“楚枫,你不要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这样做改变不了什么。”见状,苏柔赶忙上前拽住楚枫,但她却根本拽不动楚枫。
到了后来,她也不再阻拦了,因为她知道楚枫有多么痛苦,自己至亲之人全部因为自己而被杀,那种心情,恐怕足以让一个人崩溃,那种自责当真是让人痛不欲生。
就这样,楚枫跪了三天三夜,第四天的时候,朱雀城的大军都赶到了,苏痕赶了过来,苏美也跟了过来。
看到这样的场面,看到这样的楚枫,每个人都很心痛,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而在第四天的午时,身在青龙宗修炼的,楚家的小辈们,也全都赶了回来。
“爹~~~~~”
“娘~~~~~”
“啊~~~~~”
当楚威,楚成,楚真,楚月,楚雪等小辈进入紫金城,看到那自己父母的头颅,被悬挂而起后,全部失控了。
他们全都扑了过去,痛不欲生的哀嚎起来,楚雪甚至当场便昏了过去,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楚枫,你这浑蛋,要不是你到处惹是生非,我楚家人怎么可能落得这般下场,你还我父母命来。”
面对至亲之人的惨死,有人失去了理智,跑过来对楚枫又打又踹,又抓又咬,对于他们的暴打,楚枫也不闪不躲,笔直的跪在原地,愿打愿骂,不吭一声。
“够了,这件事不是楚枫的错,你们有本事去找那杀了你父母的人算账,在这里对楚枫耍狠算什么本事。”
这个时候,最为理智的竟然是楚威,身为楚家小辈的老大,他强忍住失去至亲的痛楚,站了出来。
将那些撒泼的人给扯到了一边,还安慰楚枫道:“楚枫弟,你不要太过自责,你一定要坚强,因为能够帮我楚家报仇的人,只有你了。”
然而,楚枫却并没有回话,就仿佛听不见楚威的话,只是继续跪在原地,神情让人心疼。
这一刻,人们才发现,楚枫这么长时间,竟然连眼睛都未曾眨过一下,双眼始终满是自责的,看着那死去的楚家人们。
“楚枫弟,你没事吧,不要吓我们。”见状,楚月也是赶忙凑了过来。
这一刻,楚枫的双眼流出来的,已经不再是泪,而是血,是血泪,悲痛欲绝之际,已将泪水哭尽,能够流出的唯有血泪。
“楚枫,你这是做什么,你不要这样作践自己,你这样救不了他们,你只会害了你自己。”苏柔跑了过来,满面的担心。
“楚枫,你这是干嘛,你不要这样。”苏美也跑了过来,她没有苏柔那么淡定,早已是哭得满面泪花。
但是无论什么人上前劝阻,却都无法撼动楚枫,他就像中了邪一样,始终跪在原地,任凭双眼流着血泪,顺其脸颊滑落而下,染湿其衣。
此时此刻,莫说是那些始终关心着楚枫的人,就连因为亲人死去,而对楚枫有所怨恨的楚家小辈,也是说不出的心酸,开始上前劝解楚枫。
但是没用,无论是谁说什么都没用,直到天黑之际,楚枫的双眼才缓缓闭上,“噗通”一声栽倒在地。楚枫终于因为悲痛过度,而昏死了过去。
他这一昏迷就是两天两夜,当他恢复神智,睁开双眼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这是一个临时的军用帐篷,帐篷的空间不是很大,但楚枫能够看到一个身影忙来忙去,那是苏柔,苏柔这位千金大小姐,正在煎药,不用多想,楚枫也知道是为自己。
“唔”楚枫本想起身,却突然发现胸口压着什么,这才注意到,原来苏美正趴在自己的胸前睡觉,她睡得很香,可以看出她很累,很疲惫,脸上还满是泪水划过的痕迹。
这一刻,楚枫不免有些心疼,他知道这个小美人,这些时日肯定过的很不好,为自己深深的担心着。
“你跪了三天三夜,她就陪你站了三天三夜,你昏迷的时候,她也一直在你身边。”苏柔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