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仇人相见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座美轮美奂的城池,其实并不大,却非常的jing致,建造在山脉之巅,周围尽是滑下山谷的巨大瀑布。
阳光映she水雾,浮现道道七se彩虹桥,白鹤自彩虹之上盘旋而过,很有美感,此等画面,一眼望去,如同仙境。
也难怪人们都说,这百曲沟的风景天下无双,至少在楚枫来看,这里是他所见过,最美的地方。
当然,眼下,这还只是百曲沟的一角,真的只是一角,因为这里,只是百曲沟的外围罢了。
虽然所有准备参加英杰狩猎的人,都可以在此处暂时休息,但像那些奢华的宫殿,可都是各方势力的大人物,才能进入的,弟子们都在一座,建造在悬崖之巅的超大型广场等候。
楚枫将jing神力扩散而出,想寻找那龚路云的下落,而一路走来,楚枫也是惊叹,因为这里的集结人,除了自己之外,几乎全部都是玄武境的高手,并且都是年轻一代的才俊。
论真实修为,楚枫在这群人中,真的不算什么,因为这些人是真正的天才,几乎每个人都掌握特殊的手段,恐怕随便一个人站出来,楚枫想胜过他都有些难度,而能压制楚枫的,更是数不胜数。
只不过,这些人相处的也不是很融洽,大多三五成群,不过也有大堆人,扎在一起的,例如凌云宗的弟子,还有麒麟王府的年轻一辈。
这两伙人,代表着青州最强的两大势力,他们的人数最多,jing英也最多,所有势力都对他们敬而远之,深怕得罪了这群高傲到没边的家伙们。
“终于被我找到了。”突然,楚枫袖内的双拳握紧,目光顿时涌现出一抹杀机,快步的向广场的一处走去。
在这里聚集着一大群人,每个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有男有女,女的皆是美女,但眉宇间却皆有着一抹高傲。
男的长相参差不齐,但实力却皆是不凡,全部都是玄武境,并且大多出自一等宗门。
不过也正因如此,所以当一位身穿二等宗门服饰,面容较为英俊的男子,出现在这群人中时,则是显得很是另类。
至于这位,自然便是青龙宗的第一弟子,那暗中指使五虎寨,灭掉楚家的玄武城城主之子,龚路云。
虽说二等宗门弟子,出现在此处本该遭受无数白眼,但在这里,龚路云却没有遭到白眼对待,相反无论男的看他的目光中,有所尊敬,女子看他的目光中,还有所爱慕。
这一群人在一起谈笑风生,一些人也是毫不掩饰的夸赞着龚路云,从中似乎能够听出,龚路云能不受歧视的原因。
“龚兄,真是恭喜你啊,竟然成为了林然老先生的干孙子,ri后可要多多关照我们。”有人满脸羡慕的道。
“李兄真是客气了。”龚路云客气笑了笑。
“哎,龚兄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林然老先生,乃是一位玄武巅峰的强者,麒麟王府内的林氏总管,麒麟王府内的许多妖孽,都想与他老人家攀关系都攀不上。”
“但如今他居然主动认你为干孙子,这让多少人为之羡慕。”另外一名面容颇为猥琐的男子,笑嘻嘻的道。
“羡慕有什么用,林然老先生能够认路云为干孙子,也是他老人家有眼光,我路云弟弟年纪轻轻,已是玄武二重,并且战力非凡,能够以弱胜强,玄武三重者都不是对手,他ri后的成就,简直是不可限量。”一位妖艳的女子,凑到了龚路云的身旁。
“没错,龚大哥乃是真正的天才,我等真心佩服,只是拜入那青龙宗内,真是委屈了我龚大哥的天赋。”又有一名女子,凑了过来。
“就是就是,我听说,在青龙宗内,还有一个不长眼的小子,竟然胆敢挑战龚兄弟,说什么一年之后,要取龚兄弟的xing命,哎,真不知那小子哪里来的自信。”
“真的假的,竟然有这种事?龚兄弟他说的是真的么?”
“呵,天下之大,什么人都有,对于这种人,我龚路云向来不屑理会,但是他咄咄逼人,我也只好答应与他约战,不过是一个小喽啰罢了,各位不必担心。”龚路云笑着摆了摆手。
“这么说来就是真的了,龚兄那小子叫做什么?你不好意思对同门出手,我帮你教训他。”
“就是,身为同门,胆敢对第一弟子不敬,这种人真是没教养,理当揍之。”得知此事,所有人都好奇的追问起来。
“龚路云,你活的挺滋润嘛。”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人群之中响起。
顺声望去,所有人都是不由一愣,因为他们发现在不远处,竟然站着一名少年,的确是一名稚嫩的少年,看那面容不过十五岁左右而已。
这英杰狩猎,虽然是青州年轻一代的盛世,但大多都是青年人,这样稚嫩的少年出现在此处,着实让人大吃一惊。
尤其是那少年所穿的服饰,竟然与龚路云一样,同样出自青龙宗,这便更让人们吃惊了,人们都很好奇,他究竟是谁。
“你竟然进入了这里?”龚路云眉头紧皱,目光中满是意外之se,因为他自然认出了眼前的少年是谁,便是与他一年约战的楚枫。
而当龚路云发现,楚枫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元武四重之后,他目光中的那抹意外,则就变得越加凝重起来。
“连你这个干孙子都能进来,我有什么不能进来的,龚路云,我来此不为别的事,只是提醒你一下,进入这百曲沟深处后,小心一点,小心自己恶事做尽,遭到报应。”说完这句话,楚枫大袖一挥,便转身离去。
“龚兄弟这人是谁啊?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见状,所有人都追问起来。
“你们刚刚不是问,那与我约战的小子是谁么?”龚路云微笑道。
“不会是他吧?”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没错,就是这个浑蛋小子。”龚路云说出此话的时候,已是咬牙切齿,目光中寒芒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