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隐世高人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百曲沟是一座恐怖的大阵,恐怖到下至地表,上至天空。只要是百曲沟的范围之内,都有一层无形的压力笼罩其中,对人类进行压迫。
这可怕的压力,连楚枫都是无法抵挡,可就是这样的地方,却还有人待在此处,并且此刻就出现在了眼前。
“喂!有人么?可否帮我一下?”
此刻的楚枫已是危在旦夕,但是他知道那殿宇的主人,一定有破解这大阵的方法,毕竟那很可能是一位蓝袍界灵师,结界手段,肯定远非楚枫可比。
何况,从那炊烟之中也可以看出,这里的确有人,并且他的确没受那诡异的压力影响,否则怎么有闲情雅致在此处做饭?
所以,楚枫拼尽全力,冲向了那殿宇,这一刻他已经顾不得那殿宇的主人,危险不危险了,因为如果这里的主人肯帮他,他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不肯帮他,他将必死无疑。
“唰”而就在楚枫将要靠近之际,那殿宇之中便飞出一人,落在了那山峰之巅。
这是一位老者,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但那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最主要的是,这位老者竟然身穿一件金色长袍,那长袍的胸前,还刻着一只麒麟,他竟然是麒麟王府的人。
老者见楚枫竟然能够踏空而立,不由眉头紧皱,脸上涌现出一抹吃惊之色,片刻后才算平静下来,淡淡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位前辈,晚辈乃是青龙宗弟子,前来参加英杰狩猎。”
“只因未能按时离开这百曲沟,受到一种诡异的压力束缚,此刻已经是无法呼吸,还望前辈救晚辈一命。”楚枫直入主题,因为他真的没时间说废话了。
“抱歉,我并非这里的主人,不能做主,这样吧,你稍等片刻,我去询问一番,至于他是否愿意帮你,那就看你的造化了。”老者留下这句话,又满目惊讶的打量了一下楚枫,这才身形一纵,掠入那殿宇之中。
此刻,在这殿宇之内,一名鹤发童颜,身着粗制布衣的老头,正坐在炉灶前,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兴致勃勃的熬汤,见白发老者归来,布衣老头很是随意的问道:“风扬,是什么人闯入了我的地头?”
“是一个玄武一重的毛头小子。”白发老者说道。
“玄武一重的毛头小子?风扬,你开什么玩笑,那人明明是御空而来,怎么可能是玄武一重的修为?应该是一位天武境才对”布衣老者疑惑的撇了撇嘴。
“你就知道使唤我,结果我说了你又不信,你可是一位蓝袍界灵师,那究竟是何人,你自行查探一下不就便知?”白发老者无奈的瞪了那布衣老头一眼。
而此刻,那布衣老者已是闭上双眼,而当其双眼睁开之际,眼中也是涌现出一抹吃惊之色,道:“厉害,玄武一重,便掌握御空手段,看来是修炼了特殊的身法武技,并且年龄不大,我说风扬,看来你青州也算有着一些好苗子嘛。”
“不过可惜啊,他无法承受此处阵法的压迫,恐怕小命难保咯。”布衣老者摇了摇头,便继续哼着小曲,熬着灶台中的肉汤。
“恒远兄,在我青州,这种御空的武技可不多见,想必此子定是得到了御空老人的传承,那御空老人的御空绝学,失传百年,如今重新现世实乃难得。”
“不知恒远兄,能否给我一个面子,救他一命?”白发老者请求道。
“风扬兄,御空武技在整个九州,都是难得的宝贝,只是那与我何干?”
“我隐居此处,不想任何人打搅,他既然发现了此处,日后难保会泄密,莫说他会被这此处的阵法压迫致死,就算他能大难不死,我也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布衣老者淡淡笑了笑。
“恒远兄,你当真见死不救?”白发老者,眉头微微皱起。
“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布衣老者笑了笑,不为所动。
“唰”而这一刻,那白发老者也不废话,而是身形一纵跳出殿宇,再次来到了山峰之巅。
他看着那脚踏虚空,面色苍白,随时都会摔落而下的楚枫,眉头紧皱,似是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
不过最终,他还是咬了咬牙,从怀中掏出一道如同水晶般的令牌,丢向楚枫道:“接着。”
“啪”见状,楚枫赶忙探手去接,而当那令牌入手之后,那萦绕在楚枫周围的无形压力,竟然瞬间消散,那消失已经的空气以及玄力,再次出现在楚枫的周围。
这一刻楚枫狂喜无比,因为他终于得救了,他先是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呼吸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
“晚辈多谢前前辈,您怎么了?”
楚枫本想道谢,可却惊愕的发现,那白发老者的脸色有些苍白,有些难看,那般模样倒是与刚刚的他极为相像。
“那令牌我只有一个,送给了你,老夫我也要受这里的阵法压迫。”白发老者平淡的笑道。
“什么?这”而听得此话,楚枫顿时大吃一惊,他想不到这位与他初次相见,毫无往来的老人,竟然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来救他。
这让楚枫为难起来,他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不愿救他,是这位老者擅作主张,将自己的护身之物赠给了楚枫,可这却使得他自己陷入了危机。
楚枫虽然很想活下去,但却不愿意让这样一位初次见面的老者,因为救他而丢掉性命。
“楚枫,快记下那令牌中的阵法,只要将其记下,我可以帮你制作这样的护身令牌,到时自然可以抵挡这里的阵法。”就在这时,蛋蛋那悦耳的声音在楚枫脑海响起。
这一刻,楚枫恍然大悟,不敢再犹豫,而是赶忙将精神力灌输到那水晶状的令牌之中,去钻研那令牌之中的阵法。
片刻之后,他豁然抬头,发现那白发老者的面容已是越发难看起来,于是道:“晚辈楚枫,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晚辈日后定会报答今日救命之恩。”
“呵,原来小友叫做楚枫?倒是一个好名字。”齐风扬强挤出一抹微笑,但却无法掩饰他那难以呼吸的痛楚。
“大恩不言谢,楚枫日后会以行动报恩,前辈,咱们后会有期。”说完这句话,楚枫便将手中的令牌丢向了齐风扬。
“楚枫小友,你”齐风扬接过令牌的同时,发现楚枫已经掉头离去,这一刻他本想追上,奈何无法御空的他,却又无能为力。
“这小子倒还有点骨气,不过也好,他若不将我这护身令牌还给你,我也会亲自夺回来,他主动交出来,总比我动手宰了他要好。”
而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笑声响起,那位鹤发童颜的布衣老者,已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齐风扬的身旁,只不过他却并非站在山峰之上,而是悬空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