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楚孤雨落难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枫离开百曲沟后,最先前往的地方,便是青州第一宗门,凌云宗。
他的目的是找他的大哥,楚孤雨。自从一年前楚家族会之后,楚枫便一直未曾见过他的大哥。
但他的大哥,却无疑是楚家之中,楚枫最牵挂的人。如果说楚家之中,对楚枫来说谁最重要,想必除了他的父亲楚渊,便是楚孤雨,这是最早让楚枫,感受到亲人为何物的两个人。
如今,楚枫与龚路云大战将至,事后定会有着些许麻烦,楚孤雨虽是凌云宗弟子,但毕竟身份卑微,实力也无法自保。
若是龚家想对他不利,那实在是太简单不过,所以楚枫想将他楚孤雨带走,带至一个他觉得安全的地方。
“你说楚孤雨不在凌云宗了?那他去了哪里?”凌云宗门前,楚枫有些吃惊的看着对面的凌云宗外门弟子。
“这我哪里知道,你是他的家人,你都不清楚,我怎么可能清楚?”
凌云宗的弟子总是很高傲,哪怕外门弟子也是如此,他看不出楚枫的修为,还以为楚枫是一个平民,所以看向楚枫的目光中充满不屑,脸上满是不耐烦三个大字。
而得知此楚孤雨离开凌云宗之后,楚枫已是心乱如麻,也懒得与那弟子计较,而是仔细思索,楚孤雨离开凌云宗后,会去哪里,毕竟如今楚家已经不在,楚孤雨也不会无缘无故便离开凌云宗这个强大的庇护所。
“这位兄弟,不知你是楚师兄的什么人?”可就在楚枫准备离开凌云宗的时候,一名男子,却走了过来。
他也是凌云宗的弟子,不过却是外门弟子,并且与楚孤雨年龄相仿,此刻出现在楚枫身前,不但没有其他凌云宗弟子的高傲,反而是满面的笑容。
“我是楚孤雨的弟弟,我叫楚枫,这位师兄,你可知道我大哥的去向?”楚枫觉得,这男子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他说话,定然是知道一些隐情。
“楚枫兄弟,这边说话。”这位男子环顾四周一眼后,将楚枫拉倒了一处无人的角落,这才开口道:“我与你大哥,当年一同拜入的凌云宗,在外门的时候就是好兄弟。”
“他天分比我好,在我之前成为了内门弟子,不过这依然不影响我们二人的关系。”
“你大哥天份不错,继续修炼下去,就算无法成为核心弟子,但是日后在凌云宗也能落得个长老的差事。”
“不过,半年前你家中好像发生了什么变故吧?”男子突然问道。
“恩,家中出现了意外,父亲病逝了。”楚枫并没有老实交代,因为被灭族这种事,说出去总归是不好。
“哎,那就难怪了,自从他知道这件事后,就顿时变了一个人,与我往来甚少,并且脾气异常暴躁,正因如此,向来规规矩矩的他,得罪了内门一个长老的孙子。”
“你大哥不但被打成了重伤,还被逐出了凌云宗。”那名弟子叹息道。
“我大哥是被人陷害,才被逐出凌云宗的?究竟是什么人?是谁这样害我大哥?”听得此话,楚枫愤怒不已,甚至有些抓狂。
“算了,告诉你也没用,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你哥哥如今的下落。”男子开口道。
凌云宗的五百里外,有着一座小酒馆,酒馆内没有伙计,只有一个老板,这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楚枫的大哥,楚孤雨。
如今的楚孤雨,刚好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大好年龄,但在楚孤雨的脸上,却早已看不见当年的英气。
此刻的他,身穿一件粗制布衣,死气沉沉的脸上,尽是沧桑,并且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竟然成了一个瘸子。
“喂喂喂,楚孤雨,你他娘的能不能快点?不知道老子饿了么?”
“酒呢?酒呢?快把老子的酒上来,他妈的,再不快点,老子砸了你的破酒馆。”
酒馆内,坐着三桌客人,每桌大概六个人,他们全部都是凌云宗的内门弟子,一边饮酒作乐,一边指使着楚孤雨,对其大声咒骂。
对于这种情况,楚孤雨习以为常,他不能得罪这群人,因为不敢得罪这群人,只不过他不是因为自己,而是考虑到他的弟弟。
“赵师兄,这楚孤雨真是够能忍的,我们每个月都来他这里砸他酒馆一次,可他却依然在此不走。”一名弟子,对一名面容白皙,留着一个羊虚胡的男子说道。
“他不敢,虽然他楚家被灭了,不过楚孤雨还有一个弟弟叫做楚枫,那楚枫如今就在青龙宗修炼,他若敢离开这里,我就会让他的弟弟比他还惨。”羊虚胡男子冷笑道。
“看来楚孤雨对他弟弟的感情还挺深,竟然能够为他弟弟的安危,做出如此牺牲。不过赵师兄,依我看,直接将他宰了便是,他敢得罪你,就不应该活在世上。”另外一名弟子附和道。
“呵,杀他很简单,但那也未免太便宜他了,我就是要他卑微的活下去,过的比任何人都要贫贱,比任何人都要惨,今日我就废了他的修为,让他彻底沦为一个废人。”
羊虚胡饮了一口酒,眼中闪现出一抹寒意,随后只听“啪嚓”一声,便将酒杯摔在了地上。
“哗啦啦”见状,另外两桌的弟子,也是猛然将酒桌掀翻,将那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了刚从后厨走出来的楚孤雨。
此刻楚孤雨的手中,一面端着菜,一面拿着酒。看着眼前这样一个场面,他也是早有预料,很无奈的看向羊虚胡男子,淡淡的道:
“赵迪,够了吧?我已不是凌云宗弟子,我也没有离开你的视线范围,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位修武者,就算褪去凌云宗弟子的光环,我也能够有所作为。”
“但是我知道你不希望我过的好,所以我卑微的在这里开这家酒馆,但就算如此,你还不肯放过我?你究竟想我怎样?”
“哼?放过你?放过你我就不是赵迪。想你怎样?我要你过的更惨。看来你还是不清楚你自己的处境,修武者?我今日就让你做不成修武者,连平民都不如。”
说话之间,羊虚胡猛然站起身来,从袖口亮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气势汹汹的向楚孤雨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