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夏乐儿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楚枫正在自己休息的帐篷内盘坐修炼,突然之间的呼唤,使得楚枫从修炼状态苏醒过来。
虽然不知是谁,但既然呼唤自己,出于礼貌,楚枫也自然要出去观看一番,而当楚枫走出帐篷之后,才发现,此刻在自己的帐篷前,竟然站着一位美女。
这位美女五官精致,身材极好,那双眼睛宛如核桃一般大,翘翘得睫毛下,彰显着迷离的眼神,非常诱人。
但要说此女最诱人的地方,绝对不是她那勾人的眼睛,而是她胸前那呼之欲出的两座山峰,那坚挺的模样,着实看的楚枫心中一动。
这位美女,修为不低,乃是玄武九重,正是当日,连白云飞等人都看中了的九位美女之一。
“楚枫师弟,我叫夏乐儿。”自称为夏乐儿的丰满女子,先是妩媚一笑,随后客气的对楚枫施以一礼。
“原来是夏师姐,不知道夏师姐这个时候来找楚枫,是有什么事么?”楚枫也是客气的回礼。
“楚枫师弟,晚膳可否用过?”夏乐儿问道。
“呃…还没。”楚枫环顾四周一眼,看到很多人,的确正在吃晚饭,而他弄好帐篷后,就一直在修炼,的确还没有吃过晚饭,说起来,还真有一点饿了。
“刚刚好,我的晚膳刚刚做好,想请楚枫师弟过去一同陪我共同用膳,尝尝我的手艺。”夏乐儿温柔的邀请道。
“这,似乎不大好吧?”楚枫有些犹豫,毕竟眼下,男女的休息场地已经分开,他一个男的进入女子的休息区,难免会有些影响。
“呵,天色刚黑,我的诸位姐妹还没有休息呢,有何不方便,楚枫师弟,不会是害怕我对你怎么样吧?”夏乐儿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堪的神色。
“当然不是,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见状,楚枫则是赶忙答应,毕竟人家一个女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邀请自己,自己若真的是拒绝了,实在会让她下不来台。
于是,楚枫便在夏乐儿的邀请下,前往了女子休息的区域。
“真是该死,这小子哪来的狗屎运,竟然能让这样一位美女,来邀请他去用膳?”
“哎,咱们在这苦逼的吃干粮,那人家却能去品尝,美女烧的一桌好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妈的,这至尊山庄的女子,虽然长得够美,但也太没品位了,都他妈什么眼神,怎么都看中了楚枫那个,连毛都没长全的臭小子?”
看着楚枫与夏乐儿离去的背影,有人妒忌,有人羡慕,尤其是自认不凡的宋青峰三人,更是气的咬牙切齿。
因为在勾搭紫铃不成后,他们也曾将目标,转头向夏乐儿等美女,但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虽然夏乐儿等人,并未像紫铃那样直接拒绝,但却也委婉的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眼下,自己中意的女孩,竟然再次上门来邀请楚枫,这让他们如何能受得了,着实是窝了一肚子的火,却又没地方撒,与此同时,对楚枫的恨意,更加浓郁了几分。
“哇,想不到夏师姐的手艺这么好。”
夏乐儿的帐篷,可不像楚枫那样粗制简陋,而是非常的精致,尤其是帐篷内部,桌椅板凳,应有尽有,哪里像是在野外露宿,俨然就是一个温馨的而舒适的房间。
但是此时此刻的楚枫,可没有闲情雅致欣赏着房间的布置,他早就被一桌子的好菜,吊足了胃口,正在露胳膊挽袖子,毫不客气的大吃特吃。
“楚枫师弟喜欢就好,喜欢就多吃点。”夏乐儿伴在楚枫身旁,不断的为楚枫斟酒夹菜,服侍得非常到位。
“夏师姐,你这小小的酒壶,都倒出三大碗酒了,怎么还有?”楚枫看着夏乐儿手中,那不足一寸的酒壶,再看看自己手中,那巨大的瓷碗,感到有些疑惑。
“嘻,楚枫师弟,我这酒壶可是宝贝,具有与乾坤袋同样的效果,别看它只有掌心大小,但其中,可是足足装了三大缸的酒,就算你连续喝上一个月,也绝对喝不完。”夏乐儿笑着解释道。
“竟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夏师姐借我看一下。”身为界灵师的楚枫,对各种新奇的玩意,都很有兴趣,得知这酒壶竟是件宝贝,便不由自主的从夏乐儿手中接过,仔细的端详起来。
可是从外表来看,楚枫却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于是他将精神力溢出,投射到那酒壶之中,想来认真研究一番。
“哗~~~~”可谁曾想,楚枫的精神力,刚刚与那酒壶碰撞,那酒壶竟然爆炸开来,与此同时,大片的酒水倾洒而来,在楚枫猝不及防之下,洒满了楚枫全身。
“楚枫师弟,你没事吧?忘记提醒你了,这酒壶,不能以精神力测之,否则就会爆裂。”见状,夏乐儿赶忙为楚枫擦拭身上的酒水,脸上布满了紧张之色,以及愧疚之意。
“呃,夏师姐实在抱歉,我不知道这酒壶不能以精神力测之,不过你放心,我楚枫一定会赔偿。”无意之间,将这酒壶弄坏,楚枫感觉很不好意思。
“楚枫师弟,你说什么呢,这不过是一个小玩意,根本就不值钱,哪里还要你赔。”
“你看,你这衣裳都湿透了,这样会着凉的,这样,我先出去一下,你赶紧先换一件衣裳,换号衣裳,才好继续用膳。”夏乐儿根本不关心自己的酒壶,反而很是担心楚枫的身体。
“那好吧。”见到这样的夏乐儿,楚枫心中升起一抹暖意,他虽然对夏乐儿的美貌没有感觉,但是夏乐儿如此贴心的照顾,却让他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于是,楚枫也不客气,在夏乐儿转身走出帐篷后,楚枫便自己这被酒浸湿的衣服,脱了下来。
“嗖”
可就在这时,楚枫所在的帐篷,却突然掀飞开来,将**着上半身的楚枫,暴露在了荒野之下。
“救命啊,快救救我。”而就在这时,一道惊慌无比的呼喊,也是在楚枫的身后传来,回头一看,竟是夏乐儿。
此刻夏乐儿,那优美得长裙,已是被撕成粉碎,大片的雪白肌肤,露在了衣外,双手环于胸前,挡着胸前的雪白双峰,无比委屈的哭泣着,
“夏师姐,怎么了?”见状,对夏乐儿有所好感的楚枫,赶忙跑上前去,紧张得询问起来。
“滚开。”谁曾想,刚刚靠近,夏乐儿竟一把将楚枫推开,随后自己也无力的摊到在地,指着楚枫道:
“楚枫,你个楚枫,我好心请你用膳,你竟在酒中下毒,想要趁机对我不轨,你还是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