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人心可畏(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你与妖蛟王兽有过节?”听得楚枫的话后,澹台雪露出了担心的目光。
“没,只是曾遇见过妖蛟兽,觉得它们的力量很强,不过听闻妖蛟王兽更强,所以才想见识一下。”楚枫说道。
“没过节就好,妖蛟王兽可不好招惹,你最好不要招惹它们。”澹台雪放下心来。
“放心,我不会无缘无故,去招惹它们,因为我没那么闲。”楚枫笑眯眯的道。
“对了,还有一个重要的情报,苏柔与紫铃已经来了,不过我没有看到她们,只是听先到此处的人说,有两个女子很美,而从她们说的容貌上我觉得,肯定就是苏柔与紫铃”澹台雪说道。
“我知道了,这么说来,她们已经率先前往仙人岛了?”楚枫问道。
“恩,她们已经过去了,就是不知道是否顺利,另外南宫帝族与北堂帝族,也联合组织了一个先遣队,过去探路,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澹台雪说道。
“看来想刚登上这仙人岛,还真是不轻松啊。”楚枫苦笑一声,尽管早就知道参加者赐兵大会,要经历考验,但这里的考验,却比他想象的还要难。
“还有其他情报么?澹台姑娘?”楚枫再度问道。
“有,这岛上有一座石台,但这石台建的很是多余,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不如你去看看。”澹台雪说道。
“好,带我去看看。”楚枫点头道。
“对了楚枫,还有一件事。”忽然,澹台雪说道。
“什么事?”楚枫问道。
“你不如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澹台雪说道。
“直接叫你的名字?好啊,叫你小雪怎么样。”楚枫笑眯眯的说道。
澹台雪柳眉微皱,似是有些不悦,但却没有回答。
“不喜欢?那雪儿怎么样?”楚枫再度问道。
“随你便吧,总之不要澹台姑娘澹台姑娘的就可以,本是同辈,你这样叫,我感觉很奇怪。”澹台雪说完这番话,便率先走了过去。
而跟着澹台雪走,楚枫很快便遇到了一队人马,那是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长得都很靓丽,但准确来说,他们却不是人,因为他们的额头之上,都长着一个尖锐的角,似是犀牛一般,但却比犀牛要尖锐的角,蕴含着极强的力量,甚至就连他们的气息,也是与众不同,散发着妖气。
很显然,它们应该就是妖蛟王兽,而这些妖蛟王兽果然不弱,不仅各个都是半帝境,其中最强的,竟也是三品半帝。
妖蛟王兽,似乎不善言谈,看到楚枫与澹台雪走过,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没有敌意也并不友善,仿佛是在用目光说,不管你们来自哪里,最好都别招惹我们,因为我们绝对不好惹。
楚枫感觉,这妖蛟王兽挺有趣的,楚枫所说的有趣,不是说他们的性格,而是他们明明是妖兽,却把自己幻化成人型,并且无论男女,还都幻化的这么美,似乎很渴望,成为人类中的俊男靓女一般。
“就是这里。”而在澹台雪终于停止脚步,指向了一块石台。
这石台为长方形,高不足三米,长有十米,宽有五米,建在一片草坪之上。
石台的材质有些特殊,不是普通的石头,算是金刚石的一种,属于黑色金刚石,这种金刚石,可以算是金刚石中,最为坚固的一种。
“我很奇怪,为什么无缘无故,在这里建造一个石台,意义何在?”澹台雪不解的说道。
“这石台被人动过手脚。”楚枫一眼就看出了门道。
“真的?”澹台雪有些意外,尽管她怀疑这石台有问题,但她真的没有看出,这石台有被动过手脚,而楚枫一眼就看了出来,让她很是意想不到。
“我能够确定,这石台是不完整的,石台上应该有一个石碑,只不过那石碑被人拿走了,尽管做过很完美的掩饰,但还是逃不过我的眼睛。”楚枫说道。
“那么那石碑上面会写着什么,又是什么人拿走的那石碑?”楚枫问道。
“我觉得,这石碑上面写的内容,很可能是有种提示,而那拿走这石碑的人,是不想后来者看到这提示,我若没有猜错,拿走这石碑的人,是最先到达这座岛上的人,并且是结界之术非常精湛的人,是蛇纹级的皇袍界灵师,否则不可能取走石碑,却连你都看不出来。”楚枫说道。
“究竟是什么人,竟做出了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澹台雪柳眉倒竖,冰冷的双眸之中,涌现出隐隐怒意。
这片海域,这般不太平,人们应该相互帮助才对,可是偏偏有人做了相反的事情,让她很是不悦。
“未必是损人不利己,很可能是损人利己之事。”楚枫说道。
“你是说,那石碑上,可能记载着一些关于利益的事?那你觉得究竟是什么事?”听楚枫这么一说,澹台雪也变得好奇起来。
“那石碑都没了,我也只能乱猜,可能是这附近有什么宝物?又或者是前方的道路,有着怎样的变化,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提示?总之都有可能吧,肯定是有好处才对。”
“不管怎样,小雪,我们接下来都要小心为上,对任何人,都要有着一颗警戒之心。”楚枫说道。
楚枫表面没有太大变化,但内心却变得警戒起来,来参加这场赐兵大会,并且走到这里的,可以说是没有泛泛之辈,但是人心可谓,目前除了个别的几个人之外,楚枫不相信任何人。
而别看,现在这些人,汇集这小岛上,看似和谐,但是若是接下来的路途中,发生了关乎利益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一场血雨腥风,他们必须小心应对。
“我明白,对了…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澹台雪说道。
“什么事?”楚枫问道。
“你别叫我小雪,感觉很奇怪,还是直接叫我澹台雪吧。”澹台雪说道。
“可是我已经习惯叫你小雪了啊。”楚枫一脸为难的样子。
“那随你吧。”澹台雪有些无奈的说道。
“哟,小雪,这就是你的那个同伴,楚枫吧。”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男子的声音响起,一队人马走了过来,是北堂帝族的人。
而为首的那位年轻人,无论是年龄还是实力都与南宫衙很像,年纪轻轻已是三品半帝,并且拥有逆战三品的战力。
但这个人的态度,与南宫衙的和善可亲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他一脸的坏笑满是放荡不羁,且一双目光,正很是轻蔑的打量着楚枫。
“楚枫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北堂子墨,是北堂帝族的四皇子。”一番打量之后,北堂子墨伸出手来。
他是在示威,因为他说他是北堂帝族的皇子而不是少爷,这说明他的父亲正是北堂帝族的族长,并且他伸出来的手,也是涌动着暗劲。
“幸会。”
而楚枫则是淡然一笑,没有过的理会,他能够感觉到,此人来者不善,对于这种人他没必要理会,因为就算你笑脸相迎,他该找你麻烦的时候,还是要找你麻烦。
“怎么,连握个手的勇气都没有?你还是不是男人?”果不其然,北堂子墨再度开口了,这一次的语气,很是挑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