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再说一遍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听得此话,南宫北斗,以及西门族长,还有爱财仙人,皆是一愣,他们都没有想到,如此条件,竟然会被拒绝。
“以杀破苍穹!!!”
而就在这时,百里悬空则是忽然怒喝一声,怒喝之下,其手中的诛杀笔,便光芒大盛,金光四散,宛如一轮明日从天而降,又在半空爆炸开来。
强大的冲击力,就连三位三品武帝,都被冲击的连连后退,那所剩的余波倾洒而下,虽然绚丽无比,可却宛如死神降临,让人胆寒不已。
那余波太强了,这要是落下来,怕是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将在劫难逃。
三品武帝以下者,不死也伤。
唰——
然而就在众人惊恐之际,罗盘仙人却是大袖一挥,只见微风吹起,卷向天际,竟将那汹涌的金芒,吞噬的干干净净。
而当那金芒消失之际,百里悬空与楚枫也已是不见,只剩下脸色铁青的南宫北斗,西门族长,以及爱财仙人三人。
三人联手,竟也留不住一个同修为的人,他们的脸面可真是丢尽了。
不过此时此刻,人们却将目光,投向了罗盘仙人。
先前罗盘仙人的出手,已经足以证明了他的强大,他若是愿意拦下楚枫,楚枫绝对逃不掉。
于是,人们实在想不明白,罗盘仙人明明可以轻松的拦下楚枫与那神秘高手。
为何他不出手,白白的错过,南宫北斗给予的巨大好处?
“今日放走楚枫,日后尔等必然后悔。”忽然,南宫北斗目光扫下,先后看了东方族长,北堂族长,以及白眉仙人一眼。
面对这样的目光,东方族长以及北堂族长,则是撇嘴一笑,他们自然不会惧怕南宫北斗。
可是白眉仙人,则是心中一紧,已经石化许久的他,此刻终于缓过神来。
然而,缓过神后的他,却是无比的痛苦,及其的失落。
楚枫未死,这不仅说明是他的失误,最重要的是,在楚枫表露真身之前,他竟是那样的欣赏楚枫。
此刻,他的心里,真的是难受坏了,欣赏一位…自己之前明明很看不起,并且想要抹除的人,这种滋味,只有他一人清楚。
“白眉,你刚刚到底在发什么呆?”南宫北斗飞落而下,恶狠狠的说道,他真的是怒了。
想当初,楚枫刚刚将他的两个儿子击败,展现出逆天天赋的时候,他便有想过,楚枫或者便是大患,要不要趁着还有缓和的余地,与楚枫和解。
那个时候,是白眉仙人,极力劝他不要和解,而要斩尽杀绝的。
今日,大祸已然酿成,他想和解的机会都已没有,可白眉仙人竟然看起了热闹,都不出手帮他收拾楚枫,这叫他如何能不愤怒。
害了他,却不帮他,也就是白眉仙人,是十仙之一留着有用,否则他真想一掌拍死这个家伙。
“南宫兄,我……唉……”白眉仙人本想解释,可却又无话可说,最后只能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唉真是可惜啊,放走那楚枫,怕是日后难以安宁了。”此刻,爱财仙人也是长叹一声,随后便看向南宫北斗与西门族长说道:
“虽然没能杀掉那楚枫,可是却留下了祸根,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所以先前说好的半成帝兵,你们可不能赖账。”
“天龙,把你的蓝虹剑拿来。”南宫北斗,对南宫天龙说道。
“父亲,我……”听得此话,南宫天龙脸色变得铁青。
“我让你拿来。”南宫北斗怒喝道。
见状,南宫天龙不敢再有所犹豫,赶忙将自己的蓝虹剑取出,递给了南宫北斗。
“爱财,这蓝虹剑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我便满足于你,不过现在他还是属于我儿的,斩断联系之际,切勿伤到他。”南宫北斗,将蓝虹剑递给了爱财仙人。
“放心,这对我来说,小事一桩。”爱财仙人嘿嘿一笑,便接过了蓝虹剑,蓝虹剑到手,他的手掌在剑刃之上轻轻一抹,顿时一道金芒划过。
那金芒划过之际,南宫天龙双腿发软,连续倒退两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但更多的却是伤感,显然那蓝虹剑,已经彻底不属于他了。
在此之后,西门族长,也是取出一件半成帝兵,交给了爱财仙人。
只不过,在交出这半成帝兵的时候,他的心却在滴血,没能杀掉楚枫不算,还赔了一把半成帝兵,这买卖真是赔大了。
“尹成空,看你教导出来的好弟子!!!”忽然之间,南宫北斗将手指向了青木山的方向,并且对准了青木圣会的会长尹成空。
面对这一幕,尹成空也是眉头微皱,连他都是如此,那其他人更就是脸色铁青,有些长老,更是吓得瑟瑟发抖,乱了方寸。
看这个架势,显然南宫北斗已经知道,楚枫就是他青木山的弟子了。
虽然,楚枫逃脱了,可是青木山的人却没办法逃啊,此刻南宫帝族,与西门帝族,都是满肚子的怒火,看这架势,是要找他们出气了。
“楚枫早就被逐出师门,不在是青木山的人,不知南宫族长,此话是为何意?”尹成空故作镇定的说道。
“逐出师门?逐出师门你就想摆脱干系?难道你培养出来一个魔头后,你与他断绝关系,就能不负责任吗?”西门族长也是愤怒的说道。
听得此话,本就担心的青木山众人,更为担心了,看来他们猜对了,东方帝族与西门帝族,在楚枫那里吃了大瘪,满肚子怒火的他们,是要找青木山来出气。
“两位族长,青木山那么大的势力,弟子那么多,会出现什么样的弟子,他们也是无法控制的。”
“我觉得,他们能够及时与楚枫断绝关系,已是非常难得,毕竟楚枫并未真正的做出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们也就不必难为他们了,否则只会被人认为是恃强凌弱,遭人取笑。”罗盘仙人一边抿着手中的茶水,一边不急不慢的说道。
听得此话,南宫北斗与西门族长,皆是眉毛倒竖,目露不悦之色,先前罗盘仙人不出手相助也就算了,现在还替青木山说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罗盘仙人,不知你与那楚枫究竟是何关系?为何先前不出手抓他,此刻又为青木山开脱呢?”早就看罗盘不顺眼的爱财仙人,趁机开口,这是想要挑拨离间,借着西门帝族与南宫帝族的力量,对付罗盘仙人。
“呵呵……”听得此话,罗盘仙人淡然一笑,先是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这才起身,看向爱财仙人,说道:“你再说一遍。”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