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颜面尽失(2)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飞雪!!!”
然而,别人分辨不出,西门族长可能够分辨的出,当听到西门飞雪的惨叫之后,他便知道是自己的儿子。
而仔细一看,他更是大惊,也顾不得排兵布阵,身形一纵,便来到天际之上,将西门飞雪抱入了怀中。
“飞雪,怎么回事,是谁将你重伤?”西门族长,看着怀中的儿子,又气又怒,而更多的情绪,却是心疼。
西门飞雪,是他西门帝族几万年以来,最杰出的天才,也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他一直将西门飞雪,视如珍宝。
事实上,他之所以会这样痛恨楚枫,就是因为楚枫,当众让他的儿子难看。
眼下,他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他怎能不怒?
“父皇,儿子让你失望了,竟第一个被淘汰出局。”西门飞雪苦笑一声,他觉得自己没脸面对自己的父亲。
“淘汰出局?”听得此话,西门族长先是一愣,随后大怒,以胜过惊雷数倍的声音,对着下方的堡垒怒喝道:“为何淘汰我儿?!!!”
这个声音一经响起,在场许多人,都是赶忙捂住耳朵,因为声音实在是太过刺耳了。
“被淘汰了?怎么会被淘汰呢?”
虽然声音刺耳,但人们也是清清楚楚的听见,西门飞雪被淘汰的事情。
“西门飞雪,破坏规矩,在赛事开始之前,便挑衅他人,侮辱他人,强迫他人与其交手,按照规矩,我必须淘汰他。”
堡垒之内,传来了那男子的声音,声音之响亮,还要远在西门族长之上,可这声音所响,但却并不伤人。
“好厉害。”此刻,人们心中皆是一惊,只是一句话,人们已经知道,那堡垒之内的男子,修为要在西门族长之上。
“淘汰就淘汰,为何要重伤我儿?”西门族长再度问道。
“你儿并非我伤,而是他挑衅楚枫,被楚枫所伤。”堡垒之内,也再度传来男子的声音。
“什么?竟是楚枫?”
“这么说来,西门飞雪是因为挑衅楚枫,所以才被淘汰的?”
“我的妈呀,挑衅楚枫,被淘汰也就算了,结果还被楚枫打成这个鸟样?”
那男子的话,人们也是听得清清楚楚,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来。
这件事,还真是够丢人的。
“楚枫,又是那楚枫。”而听到楚枫的名字后,西门族长更是气的青筋暴起,磅礴的杀意,涌动于双目之中。
“呜哇”然而就在这时,西门飞雪忽然大嘴一张,随后只听“噗”的一声,一大口鲜血,便喷洒而出。
因为猝不及防,这口鲜血,直接喷洒在了西门族长的脸上与身上。
“飞雪,你这是怎么了?”被自己儿子吐了一脸,西门族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一脸的担心。
他发现,不管西门飞雪先前伤势如何之重,可总归是外伤,但是喷出这口血后,西门飞雪整个人的气息,都是变得虚弱无比,这是内伤。
“父皇,孩儿无能,天仙剑被那楚枫抢了过去。”
“现在那天仙剑,已经不再属于孩儿了。”西门飞雪苦笑一声,目光之中散发出,无比的失落。
这一战,他不仅败了,还败的彻彻底底,当真是一败涂地。
“我没听错吧?西门飞雪的天仙剑被楚枫抢了?而且还被楚枫斩断了他与天仙剑的联系?所以西门飞雪才吐血的?”
“可是看这个样子,西门飞雪与楚枫的争斗,应该刚刚结束,那天仙剑也应该是刚刚被抢而已啊。”
“我的妈妈咪呀,这楚枫到底是怎样的妖孽,怎么如此强横,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斩断西门飞雪与天仙剑的联系?那天仙剑,可不是寻常的半成帝兵啊!!!”
此刻,围观之人都是竖着耳朵,所以西门飞雪的每一句,每一字,人们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得知事情经过,他们除了惊叹还是惊叹,惊叹的皆是楚枫的种种。
然而,旁人的惊叹,传入西门族长的耳中,就像是无数把利刃,在戳他的脊梁骨,让他感觉甚是丢人。
“混账!!!!!”
忽然,西门族长大喝一声,随后怒视下方堡垒,无比愤怒的质问道:
“我儿破坏规矩你就将他淘汰,那楚枫也破坏了规矩,你为何不将他淘汰?”
“我儿破坏规矩,你就管。”
“但为何我儿被楚枫所伤,你为何不管?”
“我儿天仙剑被楚枫所抢,你为何不管?”
“你这算是什么主办方?你还有一点公平么?”
声音震天,回音不断,西门族长真的是气的不轻,他是彻底的怒了,怒的没了理智。
“你儿主动挑衅,皆是咎由自取。”堡垒内,只传来这样一句,可就是这样一句,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你他妈的放屁!!!!”
西门族长,终于爆发开来,暴怒之下的他,忍无可忍,不仅大骂一声,更是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流光,握紧的右拳,以三品武帝之威,向那堡垒轰去。
轰——
一拳落下,顿时轰鸣四起,涟漪震荡,许多围观之人,都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那涟漪震的连连翻滚。
可是如此一拳之下,那堡垒却完好无损,反倒是西门族长,宛如离弦之箭一般,被那堡垒震退数万米,直射天际。
而当西门族长稳住身形之时,不仅嘴角流出血迹,他那先前轰出的拳头,更是血肉模糊,连骨头都被震碎了。
“哼”而与此同时,那堡垒之内,也是传出一声,轻蔑的声音。
然而此刻,暴怒的西门族长,面对堡垒之内传来的嘲讽之音,却只是嘴角抽搐,而并未再度出手。
只是那一拳,他就已经认识到了,他与对方的差距。
“嘶——”
见到这一幕,在场之人,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前便觉得,这堡垒的主人不简单,现在一看,还真是如此。
至少堂堂西门帝族的族长,在他的面前,乃是不堪一击。
“唉,这西门怎么说也是一族之长了,怎么性子怎么还如此之烈,这下可倒好,当众出丑,他这丢的可不仅是西门帝族的人,乃是我四大帝族的人。”
堡垒之外的地底深处,四大帝族的太上长老,也在注视着地底之上所发生的一切。
此刻,东方,北堂,南宫三族的太上长老,都在微微摇头,觉得西门族长,实在是太冲动。
唯有西门帝族的太上长老,不言不语,可是他那一双苍老的眼中,却是寒芒涌动。
“楚枫,老朽定要你碎尸万段不可。”
忽然,西门帝族的太上长老,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样几个字。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