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八十六章 霉运之中的张任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拉胡尔仔细的观察着,眼见虎贲卫士在孔雀军团的箭雨下轻易撞倒一片士卒,甚至拉胡尔在这一过程之中都看到了某些老卒在撞倒对手被遮蔽视野之后,箭矢朝着他们的脑袋射去的时候,那些老卒或是微微低头,或是微微侧首,十石强弓就从他们身侧射杀了过去。
  这种情况无一不在说明,这群士卒根本就不是靠着眼睛来判断箭矢的位置,更说明这些士卒根本视孔雀军团的攻击于无物,不过这也正常,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无敌的军团,更何况对于老兵来说孔雀军团的稀疏箭雨本身就是可以躲避的。
  “辅兵后退,箭雨覆盖!”拉胡尔毕竟是历经战事,虽说孔雀的无效让拉胡尔有些失落,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拉胡尔的心态,不过是相互克制而已,区区数百帝国禁卫军的士卒,要对付的话很容易对付!
  随着拉胡尔一声令下,原本就因为汉军强悍的攻势,以及几乎无有损耗的可怕杀戮效率,而即将自然溃败的辅兵如蒙大赦,快速的后撤,而紧接着便是大量的贵霜弓箭手开始集合起来。
  就跟后世所谓的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一样,因为对于真正有经验的老兵,炮弹的落点是可以预估到的,新兵会被吓住,然而惊慌失措被干掉,但是老兵基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倒是机枪那种覆盖性无脑突突的武器对于老兵有着极大的杀伤力,真正可以靠着数量将老兵堆死。
  因而在辅兵撤退,大量弓箭手开始聚集之后,虎贲的老卒神色都变得凝重了很多,尽皆朝前大跨步的迈步,和贵霜贴身近战,箭雨的洗地对于绝大多数兵种都有致命的伤害。
  至于周瑜那种破甲箭洗地的军团,基本上除了神铁骑能硬扛以外,盾卫挨多了,也会被射死的,而虎贲本身并不具备盾卫的防御力,虽说他们也属于非常优秀的防御兵种,但真正面对洗地的箭雨,他们并不能比绝大多数的士卒好上太多。
  自然在对方弓箭手聚集的瞬间,虎贲老卒都自然的贴身而上,靠着自身的经验轻易的拉住了千多名贵霜士卒,以期拉胡尔会因此动摇,不会直接用箭雨将自己人一起射杀。
  然而,事情的发展和虎贲老卒所估计的完全相反,在大多数辅兵撤下去之后,拉胡尔就毫不犹豫的下达了箭雨洗地的命令,根本没有顾忌那千多贵霜辅兵。
  “混蛋!”虎贲老卒的百夫长在箭雨迸射而出的瞬间就知道大事不妙,战场上最恨的就是这种果决到连自己人一起干掉都没啥犹豫的将帅,因为这种将帅,你根本猜不透对方心中所想。
  勉力的缩身,所有的虎贲老卒都自然的压低身形,将自身对于箭矢的判断提高到极限,缩身贴近贵霜的士卒,然而贵霜洗地级别的箭雨带着啸声射杀了过来,整整十息,都没有停止!
  “哗啦!”箭雨停止的那一刻,贵霜士卒的前面只剩下密密麻麻一片的像是枝杈一样的箭杆,哪怕是依旧站立着的士卒,身上也扎满了箭矢,伴随着守护袁术的士卒倒地,袁术愣神的看着面前,如同麦子一样密密麻麻的插在中营营前的箭杆。
  “上!不要伤他性命,将之活捉!”拉胡尔冷笑着看了一眼正前方扎的跟麦田一样的箭矢,对着袁术的方向下令道。
  “哐啷!”就在这个时候一面大盾朝着拉胡尔的方向丢了过去,尚且还活着的虎贲卫士将提在手上,扎满了箭矢的贵霜士卒的尸体丢到了一旁,“虎贲卫士,随我冲!”
  “冲!”尚且还活着的百余虎贲卫士尽皆不管自身的伤势,怒吼着将大盾朝着对面丢去,然后抽出一直以来作为佩饰的佩剑朝着贵霜发动了最后的冲锋。
  百余身受数创的虎贲卫士丢掉了自己的大盾,提着长剑,就如同真正的剑客一样朝着贵霜发动了最后的冲锋,身后的袁术泪流满面。
  “雷铜,你他娘的人呢!”袁术声嘶力竭的咆哮,虎贲卫士在袁术最后的咆哮之中杀入了贵霜大军之中,苍白的剑光爆发着不逊色任何双天赋士卒的杀伤力,他们是虎贲,射声营的护卫,但他们同样是中央禁卫军,一个有进无退的军团!
  苍白的剑光奋力的在贵霜的浪潮里面溅起一片血花,自身的力量和长剑斩击的阻力尽皆被转化为斩杀的动力,但这并不能阻挡贵霜的冲锋,剑光在消散,血光在消失。
  “咔嚓~”伴随着一声脆响,虎贲百夫的长剑在斩向拉胡尔的时候自然的折断,一身是血的虎贲百夫身中数十创,看着眼前因为血水,还有疲累而模糊的身形,“杀……”
  看着倒在自家脚下的汉军士卒,拉胡尔少有的浮现了一抹动容,不为别的,只是为这种可怕的意志。
  “虎贲营冲锋!”袁术在最后一个虎贲卫士倒下,在贵霜辅兵持枪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时候,袁术提起自己的佩剑怒吼着朝着前方冲去,哪怕他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根本无济于事,因为营墙在虎贲卫士倒下的那一刻,已经塌了,站在营门的自己根本不足以抵挡贵霜。
  战争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更何况袁术根本算不上多强,仅仅是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挡住贵霜的士卒,但是作为曾经的虎贲中郎将,在自己麾下战死沙场的时候,率领了他们十五年的袁术,举起了自己的佩剑,像一个真正的战士一样朝着前方冲去!
  “放箭!”从侧翼杀过来的刘璋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可谓是目呲俱裂,袁术虽说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有很多欠揍的地方,但是袁术再混账也不能死在这里,因而刘璋在从侧翼杀过来的时候当即怒吼道。
  一千多柄三矢连弩朝着袁术正面的方位射杀了过去,密密麻麻的箭雨就像是割草一样将袁术前方朝着他冲过来的士卒统统射杀。
  和袁术的汉帝国禁卫军不同,刘璋的护卫基本相当于拿钱砸装备砸出来的,全都是严颜当初准备用来打击贵霜那个类军魂军团的强弩兵,别的不说,单就说那一波爆发绝对让正常军团吃个大亏。
  “刘季玉,你个废物!”袁术的冲势被刘璋的箭雨挡住,也不能再往前冲,面色扭曲的对着刘璋的方向咆哮了一声,然后快速的后撤,也亏拉胡尔那句要抓活的,否则这个时候一波箭雨下来袁术绝对十成有个九成都变成了筛子了。
  “放箭,放箭!”刘璋嘶吼着,他现在也发现了情况不对,他的大将呢,他那些将贵霜大军按在地上摩擦的大将呢?
  “主公撤退!”雷铜在远处咆哮道,身后呼啦啦一片列阵的汉军正卒正朝着这里杀过来。
  雷铜也快急疯了,虎贲卫士要不是被箭雨洗地了,可能还能多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拉胡尔连两脚牲口和虎贲卫士一起洗地了,以至于虎贲根本没有展现出来应有的素质就全灭了,而半炷香的时间在当前根本不够!
  原本中营的将校和士卒就被严颜带去围歼刹帝利武士军团了,雷铜要凑兵马列阵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很明显就现在这么点时间根本不够雷铜用的。
  然而眼见刘璋不知死活的带着护卫顶上去,雷铜都快急疯了,带着勉强整合起来的数千正卒朝着前营杀来,刘璋绝对不能出事啊!
  “咚咚咚!”就在雷铜急疯了,甚至连添油战术都不介意使用,准备拼死封堵贵霜的时候,中营侧部的张任终于带着自己的大军杀了过来,当即雷铜心中安稳了很多,然而下一刻张任马失前蹄,雷铜见此原本好不容易安稳的心情再一次变得无比沉重。
  张任看着自己胯下的青骢面色变得非常难看,即将上战场的时候给他来了一个马失前蹄,这对于很多将校来说都属于大凶的征兆,但就算是面对这种征兆,张任也必须顶上去。
  一脚踹开自己以前特别喜欢的良驹,张任一扯披风,怒吼一声当先一步朝着前方冲去,然后一脚踩空就是一个滚地葫芦,这么一个变化让张任身后的本部精锐都为之一滞。
  再次爬起来之后张任可能也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没恢复,心知不能直接以威势率领士卒,转而冷静的指挥士卒列阵前进,不管怎么说张任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将校,哪怕不能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他也有信心拖到严颜过来救场!
  而大军团作战,严颜的不溃对于贵霜这种杂兵来说可谓是有着先天性的碾压优势,因而,现在自身情况不佳,最正确的选择便是乖乖的呆在后方指挥大军,拖时间,等到严颜过来击溃贵霜,而现在严颜正在往这里赶,这一战没问题,就算不能赢,也不会输的太惨!
  抱着这样的想法,张任快速的拉开了阵型,不再像以前那样具有着明显的攻击性,而是稳重的防御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