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八十七章 防线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张任的军团杀过来的第一时间拉胡尔就看到了张任,没办法张任对于贵霜来说实在是太耀眼,太嚣张了,要知道连袁术和刘璋这种人在战场上都和小兵穿着打扮的一模一样。
  当然贵霜这边也是如此,实际上大多数将校,除非是对于自己极具自信的那些大佬,正常的将校在战场上都会尽可能的穿的低调一些,尽可能的和普通士卒穿的一模一样。
  因为这样更为安全,毕竟是个军团就会有成建制的精锐弓箭手在乱阵之中寻找敌方的统帅,对于那些精锐弓箭手,逮住机会射死将校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然,普通将校都会很低调的穿的和普通士卒一样,不过既然有普通将校,那肯定有不普通的将校,某些将校就专门穿的很显眼,一般来说战场上这么穿还没死的将校,正常人肯定惹不起。
  毕竟这么玩还没死的,基本都是久经考验,实力强大的将校,正常学着这些人在战场上这么穿着打扮的,一次没死之后,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战场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张任的披风很鲜艳,在人群之中非常的显眼,哪怕这次张任没有冲在第一线,而是稳重的在后方进行指挥,拉胡尔依旧看到了张任。
  顺带一说,拉胡尔其实很看不起那些在大军之中不知道隐藏身份的将校,觉得那种人都是蠢货,都是活的不耐烦的渣渣,当然拉胡尔对于张任并不是这么一个评价,相反拉胡尔对于张任的评价很高。
  在拉胡尔的认知之中,张任是将个人危险放置一旁,冒着危险将自己作为旗帜引导汉军冲锋陷阵,是一名真正的将军。
  当然这种话也就拉胡尔会这么想,主要是张任之前打的确实太厉害,破拉赫曼,扫鄯蹋伮,火烧中南,之后夜战差点将他拉胡尔击败,这种将校自然不可能是蠢货。
  加之人类本质上是认同强者具备任性的本钱,强者的行为就是正确的行为,自然在拉胡尔看来,大军之中非常显眼的张任定是有着他的道理,至于没道理,强者怎么可能没道理,肯定是你没领悟透彻!
  因而在看到张任谨慎稳重的阵型,拉胡尔的面上浮现了一抹郑重,张任,大敌也!
  说实话,汉军的另一个统帅严颜,拉胡尔真没放在心上,任何堪称绝对效果的天赋都有其极限,在那个极限之下,那这个天赋就是绝对的无敌,在这个极限之上,那这个天赋就是随意可以撕碎的罗网。
  如果他拉胡尔的极限发挥依旧在对方天赋效果的极限之下,那么他再怎么努力这一战的结果都不会改变,如果对方的天赋极限在自己发挥的极限之下,那么在意不在意严颜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这种锁死了上限的无敌,嘿,说白了不就和婆罗门给其他种姓在观想方面下套是一模一样的玩意儿吗?明明是刹帝利建立的沙门,结果最后连沙门的神佛也成了婆罗门体系的一员,虽说曾经借此分到了一部分婆罗门的权力,但到现在还有几分效果真是两说了。
  更何况,拉胡尔真不觉得严颜军团天赋的承受力会在自己极限发挥的力量之上,身为婆罗门,拉胡尔最清楚一点,锁死了上限的无敌,其本质就是一个笑话,只能是用来束缚自身潜力的玩意儿。
  倒是张任,不管对方是怎么样一次次的爆发出超越极限的力量,哪怕这种力量存在极大的反噬,哪怕这种力量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但任何的反噬,任何的问题,其本质就是自身不够强大。
  在什么方面出现反噬,就说明自身在什么方面需要提升,任何的反噬的都可以以自身的壮大来应对过去,说的更简单一些,反噬更像是告诉你,你在这一方面需要提升了。
  可以这么说,所有会出现反噬的天赋,无不在说明现在的状态还不是你的极限,而一个尚且不是极限的天赋就爆发出这样的效果,拉胡尔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应对一下张任了。
  “现在的你可还能用出当时的那种力量?”拉胡尔对着张任的方向大声的吼道。
  “你大可一试!”张任同样用他心通的方式咆哮道。
  “哈哈哈,全军冲锋,斩张任者,全队升刹帝利!”拉胡尔闻言仰天咆哮,他赌对了,张任已经使用不出来那种金色的辉光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固守待援,而是直接率兵以狂猛的气势冲锋过来了。
  “放箭!”张任仔细的回想着梦中的一举一动,模拟着韩信的指挥方式,那种近乎是预读对方指挥的调度方式,靠着张任的感觉使用了出来,哪怕是只有一半的水平,依旧是强的可怕。网首发
  双方短兵相接的瞬间,张任已经提前布置好了阵势陷阱,错落有致的阵型在交兵的瞬间就让原本如同刀切一样的战线变成了犬牙交错的攻势,哪怕是在霉运当中,用天命将韩信的身影刻入自己脑海的张任,也足以展现出名将下限的指挥。
  毕竟张任所模仿的对象是真正意义上站立在所有将帅巅峰的韩信,哪怕只有其中一半的理念,也足以补足张任原本指挥方面的一些短板,当下指挥水平近乎是水涨船高,达到了正常难以想象的高度。
  哪怕是其中有一半的预读都是错误的,但是剩下一半的指挥预读也足够将拉胡尔准备的冲锋拆的七零八落,毕竟贵霜最本质的问题就是大军团作战,哪怕是拉胡尔有着大量的中层弥补也很难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军团指挥。
  相比于张任那几乎朝着艺术奔去的指挥能力,拉胡尔的指挥面对张任那不断拆解,预先设置陷阱的指挥方式,他的军团调度逐渐的变得僵化起来,除了拉胡尔亲自指挥的三十多支军团,其他由拉胡尔顺手指挥的军团已经逐渐因为张任的布置变得僵化了起来。
  更糟糕的是拉胡尔根本无力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张任的本部毕竟是自己的专属精锐,靠着感觉就能完成如臂使指一般的指挥档次,配合上韩信指挥调度的理念,拉胡尔甚至还没来得及爆发出极限的实力,就发现自己指挥的部分队伍已经陷入了张任的罗网之中。
  拉胡尔真正感觉到了爪麻,张任表现出来指挥能力真心超过了拉胡尔的估计。
  “班纳杰,指挥弓箭手压制侧翼,解放一部分被汉军锁住的士卒,加尔斯率领本部精锐作为锋头强攻!”拉胡尔在确定如果仅凭自己的指挥能力和张任死磕,就算是能赢怕也要耗时良多,而且结果也只会是两败俱伤,当即不再犹豫下令身边的将领从旁辅助。
  现在拉胡尔比起张任优势要大的很多,张任现在再怎么说也只是刚刚走上模仿韩信的道路,虽说这个程度已经很强了,但是拉胡尔毕竟也是那种能同时指挥三十多支队伍进行厮杀的将校。
  仅凭着张任这段时间突飞猛进上来的指挥能力要扼制住对方,那只能希冀于对方只和张任拼指挥,不让人从旁辅助,然而这是战争,不是游戏,拉胡尔在确定形势的第一时间就下达了新的命令。
  早在出征的时候拉胡尔的身边就聚集了自己最核心的将校,加尔斯,班纳杰,凯拉什等人皆是在此,而且和之前那次不同,这一次拉胡尔精简了一部分组织,让这些人指挥的军团可以瞬间完成一些军令,当然也就是最简单的军令,冲锋,射箭这些。
  实际上汉军很多精锐军团也能瞬间变更军令,当然这种军令都必须是单一的指挥性军令。
  至于说是复杂军令,一瞬间就能完成的,恐怕也就只有丹阳精锐了,反正丹阳自带组织协调,所有需要组织协调度的调令,如果丹阳都不能瞬间完成,那么换成军魂军团八成也完成不了。
  自然早有准备的班纳杰第一时间举弓对着张任的侧翼进行了校射,然后身后的士卒尽皆举弓朝着校射的方位射杀而去。
  一时间不少被张任用军阵扣住的贵霜士卒得以斩断束缚,而加尔斯的本部强攻更是牵制住了张任很大的一部分的精力,仅仅是十几个呼吸的变化,原本占据优势的张任就被强行打压了下去。
  “该死!”张任咬牙怒骂,原因很简单,他的指挥出错了,之前一脚踩到了断刃,扎到了脚心,张任一痛,预读的位置在指挥的多偏移了一些,以至于雷铜的士卒根本没来得及调度过去。
  更糟糕的是因为偏移出错,雷铜军团调度失误,重新布置的时候被帕萨的刀盾手给挡住了,等于说张任的三分之一的战斗力直接被废掉了,将整个军团比作人的话,雷铜的军团就是张任的手,结果现在打人的手被对手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