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八十九章 死马当活马医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问题在于汉帝国,算是所有帝国之中最为奇葩的一种类型,这个国家在之前三百年将所有能打的,所有能出现在自己周围的国家全打了,并且让所有的国家都跪上承认了这个帝国的强大。
  这个帝国和其他几个帝国的差距大概在于,其他帝国用的恐怕是勇者的模板,而汉帝国用的貌似是大魔王的模板,双方的成长系数完全是两个层级,不过话说回来,现实点讲,大魔王不作死,勇者怎么都不可能赢啊,看罗马这套路貌似也在朝大魔王前进。
  既然是大魔王版本,自然是以食物链顶层看美食的态度去看别的国家,就差直言身边活着的国家都属于储备干粮。
  话说回来汉室最后玩完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在于,前辈们将帝国周边的储备干粮吃完了,最后只剩下内战一条路了。
  至于现在这个情况,天地精气的恢复,让帝国极壁再一次朝着外围延伸,这个名为汉的帝国再一次有幸以看待食物的眼光看待其他之前没能摸到的国家。
  贵霜,嗯,听说挺强的,打了几次,发现依旧是储备干粮级别。
  这并不是什么有意为之,甚至汉帝国自己可能都不觉得有问题,在之前几百年间跨出国门的将校早就习惯了这种心态,现在的后人最多是因循守旧而已,前辈们都是这种心态,我们也没错哈!
  所有的士卒都很自然的代入了这种观念,都是以一种掂重量的方式去看,打几下,确定对手成色之后,这个国家保持了三百年的心态就会出现,也就是直接断定对手是不是垃圾。
  很明显,就这么几次战争,益州军已经快要本能性的将贵霜判定为垃圾了,反正对手只要被汉军按着摩擦几次,汉军全军上下就会自然地浮现这种大国特有的心态。
  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这种心态就是灾难了,汉军的判断虽说不会直接影响对方的战斗力,但是会变更自身实力的发挥,进而动摇对手的心态,最后让原本还能切磋切磋的对手,因为汉军心态变化而形成的战斗力差距极速拉大,硬生生变成垃圾。
  拉胡尔很清楚这种心态,一旦战争被打到那种程度,后面基本就不可能赢了,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被打到这种程度还翻盘的大概就是汉室对匈奴了,真正意义上反杀级别的战争。
  现在面对贵霜快要成型这心态的益州军,在正面的贵霜士卒换成加尔斯本部的时候,结果根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加尔斯的本部精锐最多算是扼制了张任本部的如狼似虎的反冲锋态势,但终归是给贵霜其他两部争取到了时间,不过这个时候从后营调头过来的严颜也终于带兵杀了过来。
  “送张任上路吧!”一直扣弦未发作的拉胡尔在严颜领兵杀过来,汉军气势大盛,左右两翼钳住的两部也挣扎着反击的时候,终于下令进入到位置的精锐弓箭手下手。
  没有什么比当着全军的面诛杀对方的主将更能重挫对方士气,拔升己方士气了,汉军就算是士气无比高昂,面对这样的情况,怕也只有一个结果,而这也是拉胡尔想要的结果。
  汉军很强,强到拉胡尔也不敢保证,自己真的能靠着之前准备的那些算计在汉军来齐全之后击败汉军,不过战争有时候只需要破坏一个关键点就能出结果,而张任是这支汉军的旗帜!
  既然如此,那就折断吧,张任!
  随着拉胡尔的一声令下,早已逼近到距离张任不过六十步距离的精锐弓箭手们尽皆搭弓射箭,破甲箭箭头的乌光伴随着弓箭的拉开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张任的方向射杀了过去。
  在拉胡尔下手的那一瞬间,张任作为一员优秀将帅特有的直觉骤然间察觉到了危险,然而还不等张任反应,正面已经射来了数十根箭矢,而且是丹阳精锐那种封死所有躲避的射击方式。
  张任直接提起自己的阔剑将之横在胸前,他很清楚,靠着闪避在这种已经被封死了所有闪避方向的射击下只有死路一条,而不闪避,紧靠着自己身边的亲卫,还有自己的铠甲,这一波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这种危机之下,张任眼中的一切都变慢了很多。
  五指宽的阔剑被张任横拉挡住自己的心脏,喉咙和颅脑的正面,再一次庆幸他将武器换成了阔剑,要是长枪的话,他这一次真就死定了,阔剑在手至少还有些许的挣扎余地。
  “突突!”张任的阔剑挡住了六发射向自身心脏,喉咙,颅脑三处的破甲箭,虽说撞击带来的巨力让他有些趔趄,免不了被数根破甲箭直接钉穿了右半身。
  仅仅是一息时间,张任靠着阔剑挡住了六发致命攻击,但是右半身从右胸中了三箭,还都是贯穿的伤势,大腿和胳膊分别中了一箭,腹部中了三箭,张任整个人都成了箭靶。
  这还是因为身边的亲卫拼死帮张任挡了不少箭矢,否则这一波箭雨下去,恐怕张任除了阔剑遮挡的致命要害没有中箭,其他位置都免不了中箭了,不得不说阔剑确实是个好东西。
  然而就在张任用阔剑挡住自身要害,强忍着身中数箭带来的疼痛后跃准备撤到另一旁亲卫的身侧的时候,一直隐忍不发的莫坦加终于松开了手中的弓弦,朝着倒跃出去的张任一箭射去。
  威力巨大的破甲箭成功射在了张任左胸的方位,可惜张任手上那柄阔剑的材质和温养程度真心超过了莫坦加的估计,破甲箭的箭头射穿了那柄阔剑,但箭头卡在了其中。
  阔剑上传递过来的刚猛巨力,让庆幸着自己换了武器的张任在空中的动作有了些许的失衡,原本倒跃的距离也有了些许的失误。
  这些失误导致落地时的张任不由得往右一个趔趄,毕竟张任原本右半身就中了数箭,甚至操控着阔剑发力的右臂也在之前中箭。
  在这些伤势的影响下,张任落地的瞬间就不由得往右倾斜了不少,然后一直等待机会的贵霜精锐弓箭手松开了手指。
  “噗哧!”张任提着阔剑的右手不断的颤抖,低头看着从自己左胸穿过去的破甲箭,原本就因为右臂中箭以及失血而感觉到沉重的阔剑自然的被松开,扎着一根箭矢的阔剑扎在地面上,张任缓缓的倒下。
  “敌将已死,全军冲锋!”拉胡尔在张任中箭软倒的那一瞬间近乎咆哮一般仰天怒吼。
  这一刻张任的亲卫本部尽皆朝着张任冲去,用生命挡住抄张任射杀过去的箭矢,避免再有贵霜精锐弓箭手射中张任,一时间看到这一幕的益州军不由得士气一滞,进而在贵霜大军的冲锋下不由得大乱。
  好在汉军虽乱,但正卒尽皆是张任的亲卫,也都知道当前形势,尽皆怒吼着爆发出极限的战斗力狂猛的反攻贵霜,避免贵霜士卒冲到张任的位置。
  这一刻伸出正卒两翼的刘璋已经彻底愣住了,明明之前不是还很好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他的大将张任,怎么突然就倒在了血泊之中,他麾下的头号猛将张任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刘璋发木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在一众亲卫的阻挡下,避免被再次补射的张任,一动不动,他已经彻底的愣住了。
  “还不赶紧过去救人!”袁术踢了一脚刘璋,将发木之中的刘璋踢醒了过来,刘璋这才慌慌张张的朝着张任的方向跑去,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屁股上挨了袁术一脚。
  “放箭啊,你赶紧用你的亲卫反击啊,将贵霜士卒逼走,否则就算我军最核心的精锐,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会被对方打到崩溃,对方在拆解我军的建制,准备将我们拉到小军团作战了!”眼见刘璋慌慌张张不知所措的神情,袁术怒骂道!
  “放箭放箭!”这时已经彻底不知所措的刘璋在听到袁术的怒骂,潜意识的就认同了袁术的指挥,刘璋本身就是那种偏向于懦弱的性格,在手足无措的情况下,听到别人的命令就会潜意识的执行。
  袁术做出的判断虽说不是最佳的判断,但在当前的情况下,多少有那么一点扼制作用,但汉军主将折于阵前,本身就是极大的挫伤了士卒的士气,哪怕张任本部在张任倒下之后,因为对于贵霜的愤怒,和张任的敬重而爆发出来更强横的实力。
  可这种爆发本身就属于一时的愤慨,甚至都没有维持到严颜真正冲过来,张任本部就因为张任的倒下士气大幅下滑。
  当然这一过程之中,确实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拉胡尔在张任倒下之后,将手上所有的本钱全部砸了过去,直接将汉军原本摇摇欲坠的防线砸塌了。
  “药剂呢?”袁术冲过来一把掀开张任的亲卫询问道,他知道纪灵给了张任一支救命的药剂,只要那玩意在,张任就还有救回来的希望,至于说心脏钉穿了没救了什么的,死马当活马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