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章 拉下神座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张任的亲卫听到袁术的怒吼才反应了过来,闻言赶紧将从张任身上找到的那支药剂递给袁术。
  拿到药剂的袁术也不敢再有任何的耽搁,用佩剑砍断张任心脏处正面的箭杆,然后将药剂试管打开,然后往张任的左胸倒去,而后更是从背后将剩下半截断箭拔了出来。
  在拔出来的瞬间袁术死死的捂住往出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将剩余所有的药剂直接倒入了张任左胸心脏之中,然后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包包从陈曦那边摸来的伤药不断的往张任身上的伤口倒。
  至于能不能救活,袁术不是专业医生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过好歹在邺城混的时候还学了不少急救的知识,从陈曦那边骗了大量的伤药,各种药剂不断的往张任的伤势上倒。
  也许是各种药剂集体起了正向作用,最后总算是成功稳住了张任的伤势,伤口也逐渐的恢复了过来,但张任本人却依旧处于昏迷当中!
  拉胡尔眼见袁术冲到了张任的位置,然后背对着他张任那里搞东搞西,等袁术再次起身的时候,张任左胸的胸口已经停止了流血,拉胡尔由不得浮现了一抹惊容,这种可怕的救治恢复能力,虽说在之前有听到凯拉什说过,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吃惊无比。
  贵霜这边并不是没有这样可以快速治疗伤势的人物,但这种人物哪怕是在婆罗门这个体系之中都非常稀少,依靠着观想神佛而诞生的这种能力,大概几百万人之中能出现一两个,而能达到堪比汉室这种能力的,拉胡尔有印象的只有寥寥数人。
  这种人即是是在婆罗门的体系之中都属于座上宾,拉胡尔虽说也曾见过,感受过,但他的军团可完全没机会带着这样的人物上战场。
  否则的话,只要有这么一个人在,凯拉什和纳库鲁也不至于到现在尚且未能恢复,不由得拉胡尔略微有些艳羡。
  精锐弓箭手依旧在补射,不过面对已经有了亲卫在旁拱卫的张任,贵霜弓箭手的补射基本没有造成任何应有的效果。
  一群亲卫扛着张任举着大盾拼命的将张任从乱军之中往严颜的方向扛,而严颜这个时候也出现了明显的焦躁神色,张任在益州全军面前倒下,确实如拉胡尔所估计的一样,给于所有的益州士卒极其沉重的打击。
  一个带领着他们百战百胜的将帅,被当着所有人的面击败,这种如同丰碑一般的人物倒塌时带来的压力着实是太过沉重了。
  就如同无敌的将校会给其率领的军团带来正面的加持一样,当无敌被强行崩塌的时候,也会打来等同于当初加强程度的负面效果。
  贵霜这边根本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只需要将张任倒下的那一幕展现在益州一众将士的面前,就会导致他们内心的动摇。
  反过来说,张任的倒下,也极大的拔升了贵霜的士气,如果说之前贵霜士卒可能会因为一两次冲锋的失败就引起士气的崩塌,进而可能出现逃跑和溃败。
  毕竟拉胡尔是用近乎破釜沉舟的手段硬生生透支了一部分士气才让贵霜士卒能在战败之后略作调整直接反攻汉室营地,这种手段终归是虚的,一旦被汉军顶住冲击,进行反攻,就有可能让原本好不容易壮大起来的士气再一次跌破冰点。
  更糟糕的是,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被击败,那么真就是名将来了都难救的完蛋局面,那时候的溃败,几乎可以称之为兵败如山倒。
  不过现在的情况完全的不同了,原本靠着破釜沉舟透支的士气在张任倒下的时候彻底不再是问题了,更重要的是打破了汉军那种近乎碾压的心态,此消彼长之下,汉室的超常发挥被打破,贵霜的低水准发挥也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双方的战争真正进入了同一层面。
  只要战争还是人类和人类的层面,汉军再强,也不可能打出一比五以上的战绩,这一点非常重要,所有古代战争超越一比五的战损比的要么对手是猪,要么己方证道成神。
  反正只要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层次,还维持在人类与人类这个层次,那么一比五以下的战损比才是最正常的情况。
  面对汉军那种因为数百年底蕴爆发,动不动打出状态,直接全军进入成神模式的战斗姿态,拉胡尔没有办法将自己率领的军团拉高到神的层次,但是拉胡尔可以将汉军拉回到人的水平!
  一时间随着张任的倒下,贵霜的攻势因为士气的爆发狂增了五成,而汉军的攻势则因为张任的倒下,从之前足以压制数倍贵霜士卒的攻势快速的降低到了正常的水平。
  “孔雀十石强弓扫射!”拉胡尔抬枪怒吼,此时不彻底崩了张任本部精锐,更待何时!更何况战局和他所预估的走向近乎一致!
  伴随着拉胡尔的怒吼,贵霜所有能统帅军团的内气离体将校,尽皆绽放了自己的神佛加持,他们不蠢,之前可能还会因为汉军的可怕战斗力,而有所动摇,但是现在只要不傻都基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一时间贵霜一众将校尽皆爆发出极限的实力,诸如加尔斯,班纳杰等人甚至轮舞起自己的武器突击在军团的第一线,以自身为锋头,在神佛加持会暴露自身位置的情况下,领兵疯狂的反攻汉军防线!
  原本就因为张任倒下失去最高指挥的汉军,仅能凭着各部将校自己指挥而会发挥的他们,在贵霜陡然之间爆发出超越之前极限的实力下,瞬间就被强行打压了下去。
  伴随着十石强弓的扫射,张任本部精锐几乎以可见的速度开始败退,面对数倍于己身,士气恢复了贵霜士卒,没有了视对方如蝼蚁的信念加持,如何能做到以一己之力镇压数倍敌军?
  一时间张任本部大乱,孔雀精卒射箭的射箭,御使战象的御使战象,投矛的投矛,率领着麾下将校的军团强行暴力碾压了过去。
  不等严颜率领的大军和张任本部汇合,整个张任军团就被强行拆卸成两半,哪怕是双天赋超精锐军团,在没有办法正确应对象兵的情况下,被冲入本阵,也几乎和灾难无有不同。
  “拦住他们!”雷铜捂着胸口被钉穿的箭伤,对着前方怒吼道,到现在张任军团已经被迫让开了象兵的锋头,只是封住左右两翼的贵霜士卒,避免整个军团崩盘,被贵霜倒卷冲向严颜防线。
  说起来张任麾下的士卒素质确实不错,虽说被孔雀军团打的完全抬不起头,双方之间的战斗力差距都像是直接拉开了一个层次一样,但就算是这样,张任麾下的士卒依旧勉力的保持着防线,没有被贵霜冲散驱赶着倒卷冲击严颜防线。
  拉胡尔神色凝重的看着对面已经被分成了两半,孔雀从中冲杀过去的张任本阵。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汉军的正卒都没有多少溃逃,而是在各自两半将校的统帅下勉力维持住防线且战且退,避免给后面赶过来的严颜造成麻烦。
  拉胡尔远眺着已经冲杀过来,拉开一整条延伸性防线,准备展现出汉军特有的大军团作战反包围他的严颜。
  “凯拉什,还有纳库鲁,你们两个守好后军,不要像昨夜那样!”拉胡尔看了一眼受伤的凯拉什说道。
  “是将军!”凯拉什带着些许的自责和坚定说道。
  昨夜如果凯拉什守好后路,拖足时间,严颜绝对打不进来,那么不说胜败,至少营地绝对不会陷落。
  “我就是死,也绝对会守住我军的后路,将军请放心离去!”纳库鲁无比郑重的说道。
  拉胡尔闻言点了点头,不在多说,提起自己的武器朝着前方冲去,很快就冲杀到了孔雀的军团之中,然后顺手一拉鞍座的绳索,跳到了准备好的战象上面。
  “胜利必将是属于我的!”拉胡尔站立在鞍座之上,闭上双眼的那一刻缓缓地开口说道,随后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靠着天眼通和大象自带的高度,已经能看到汉军的后营。
  “所有的孔雀老兵换特质弓箭,准备下手。”拉胡尔平静的给所有的孔雀士卒加持上天眼通,接下来该解放贵霜最后一支獠牙了。
  孔雀军团的士卒当着严颜的面,换上了那特质的超大型弓弩,面色沉稳的将之拉开,而且不同于之前那次,这一次他们不再颤抖。
  与此同时汉军所有的将校都反应了过来,贵霜那支堪比军魂军团的远程超级精锐军团是什么了,原来那支军团一直就在他们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