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解释


小说:重生落魄农村媳  作者:八匹
  李美龄远远的也看到了董富强,也注意到了他身边的胖女人,年岁有五十多,穿着打扮很好,她还以为是客户,所以也没有多想,反面董富强,看到了李美龄后,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都僵住了。
  “工人?”吕楠回头看到远处走来的人,问董富强。
  董富强这才收了神,“是啊,咱们先进去吧。”
  董富强也不想让两个人碰面。
  吕楠又往不远处的李美龄及刘山的身上扫了一眼,这才跟着董富强进了厂子,一路进了办公室,董富强刚进办公室,就让吕楠在屋里等他,“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厂子看看,两天没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事。”
  吕楠这才坐下,就看到他要出去,“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先坐着,我到处走走,你要是想参观,一会儿我先视查完再回来带你过去。”董富强已经推开了门,又叮嘱人等着他就出去了。
  吕楠眸子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董富强从屋里出来,李美龄和刘山也进了院子,不想让办公室里的妻子听到,董富强先开口道,“这个是新来的?怎么没有见过?”
  “是和我一个院的,想过来看看。”李美龄还在他周围扫了一眼,刚要问刚刚的人呢。
  然后就听到董富强道,“那就先带你朋友进厂房看看吧。”
  李美龄没有多想,就带着刘山跟着董富强一起进了厂房,一直到进了厂房,似把身后的视线给挡住了,董富强才暗抹了把汗,叫了人过来带刘山去工作间,自己则带着李美龄避开人躲在一旁说话。
  “我不是让人给你带信让你在家里休息几天吗?今天怎么过来了?”
  “在家里也是呆着。”李美龄不觉得有什么,到是才看出来董富强有些不对,“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这几天我要在厂子里查点事,又都是军嫂,你在这边也不好做,你还是先回去吧,就当是在家里休息。”董富强觉得再没有比这个理由让人信服的。
  李美龄拧着眉,“不会吧,厂子有厂子的规定,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原本咱们厂子的福利就比别的好,就是严格点,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再说你能把福利弄的那么好,也是看在我的面上,现在要做恶人,怎么能让你来呢,还是我出面吧,你为我着想我明白,可不能总麻烦你。”李美龄误会了。
  换成以前,李美龄误会是这样,董富强自然高兴,可是眼前情况不同,吕楠就在办公室里,随时可能过来,董富强不担心李美龄知道他没有离婚,他担心吕楠会看出什么来,要真是被吕楠发现什么,他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吕楠一个女人,这个年岁能把生意做到这一步,可不是碰通人,她的魄力和狠劲,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但正是这样的人发起狠来,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咱们招军嫂,政府那边也会给咱们福利,这也不算是为了做出来的牺牲,你不用愧疚,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回去吧。”董富强语气里也带着几分的不耐。
  李美龄发现情况不对了,“你一直赶我走,是不是有什么事不想让我知道?我怎么觉得怪怪的呢。”
  “是啊,我也挺奇怪的。”一道女生插了进来,随后就见吕楠从拐角里走了出来,她这回看向的是董富强,“我在办公室里呆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就过来看看,听工人说你在这,你们在说什么?”
  董富强惊愕着一张脸,“你......你怎么过来了?也没有说什么事,就是......”
  “她是谁?”李美龄察觉到董富强的不对,再看到这女人说话的态度,也紧绷起脸来。
  “我是他妻子。”吕楠大大方方的站到了董富强的身边,“你这浊这的工作?”
  “这事咱们一会儿再说。”董富强一个头两个大,妻子突然出来,也吓到了他,“美龄,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过后再说。”
  “你妻子?”李美龄想质董富强为什么说谎,转念想起董富强先前的举动,也明白了他在怕什么,那些质问的话到是不想问出来。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样真问下去,许是有很多事情往她不想的方向发展。
  而心底知道董富强没有离婚,她也着实松了口气,不再怕董富强的纠缠了,一念起一念落,又觉得被董富强给欺骗了。
  “是,我妻子。”到了这一步,董富强已经很庆幸李美龄能理质的没有发疯了,又想安稳住吕楠的心,就落落大方的介绍,“这位是我同学,这是我妻子。”
  吕楠上下嫌弃的打量了李美龄一眼,“她也是军嫂?”
  “是啊。她丈夫在团里任职。”董富强额角也出了汗,目光看向李美龄时带着急色。
  李美龄知道董富强这是在赶她走,“你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
  李美龄也心虚,特别是董富强爱人问她是不是工人的时候,她竟没有底气回答她也是老板,毕竟她这个老板是靠着和董富强之间的那点旧情换来的,跟本就一分钱也没有出过。
  吕楠唇角边含着笑,“既然是你同学,难得我也到这边来,不急着走就一起吃个中午饭吧。”
  “我还要回家给孩子做饭,以后有机会的吧。”李美龄的话让董富强也松了口气。
  “那好。”吕楠也没有强留人。
  李美龄大步的走出工厂,一口气走出一半的路程,才放慢步子,脑子乱乱的总觉得理不出一个头绪来,心里烦燥又说不出来为什么烦。
  而在厂子里的董富强也不敢说话,随着妻子回到了办公室,见妻子不说话他也没敢开口,吕楠只玩着办公桌上的笔,董富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双腿都站酸了,才听到对面有声音传过来。
  “你家里人说你上学的时候谈过一场恋爱,不会就是她吧?”
  “怎么可能。”董富强急着辩驳,马上就觉得这样越发的让人心虚,就静下心来语气平稳的解释,“你别多想,我是谈过,但是是在高中的时候,她是我大学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