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真相


小说:重生落魄农村媳  作者:八匹
  吕楠不说话,董富强只能继续往下编,这一刻让他无敌盾从。
  “她也是军嫂,另一家大型服装厂是她姐姐开的,她知道很多的内幕清息。”董富强知道得说出点什么来,才能让吕楠信服,“她们姐妹感情不好,她在这边帮我,也受了很多的指点,今天正好送个新人过来,也是想让我看在她的面上把人收了。”
  “继续。”吕楠见他停了下来,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董富强小心的观察着她,“你不相信我?”
  他问的也小心翼翼。
  吕楠不客气的点点头,“对,我不相信你。”
  回答的也很直接。
  这让董富强不知道要怎么接下来,甚至后悔刚刚的问话。
  “你近一年不回去,又不让我过来,这就很让人怀疑,不过和你结婚你年岁小,我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些事情明知道我也不会去披破。男人嘛,在外面玩玩没有什么,不过不可以当真,要是当真了,这我可容不下。”吕楠的语气很正常,可每一句落在董富强的耳里,都让他觉得胆战心惊,“刚刚你们在说什么,我不细问,你现在想说觉得可以告诉我,那我也有耐心听下去,有些事情即便你不说,我心里也清楚。所以要怎么选择,全在你。”
  董富强对上那双似能把一切看穿的眸子,心虚的调开目光,“你别多想,我怎么样你知道,咱们俩是夫妻,我会和你好好过日。等这边的厂子弄好,咱们就回南方去。”
  吕楠拿开他放在肩上的手,“富强,你还是太年轻,有些事情心里装不住,都放在了外面。你既然不想说,那就我说。那个女人叫李美龄,是你高中及大学同学,你们两个处过,你为了她大学最后一年也没有念完,她知道你有钱就想和你合伙做生意,你拿了我的钱开厂子,挣了钱分她,我说的这些对不对?”
  董富强惨白着一张脸,微张着嘴,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满脑子都是吕楠是怎么知道的?她知不知道他与李美龄已经成了好事?又会怎么对他?
  “董富强,你真觉得我吕楠没长脑子?你在这边正大光明的拿着我的钱哄别的女人开心,我就真不知道?”吕楠面上带着冷色,“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你要是做的不过份,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睁,现在看来你是真没有把我当回事。”
  “我......我没有,我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因为她军嫂的身分,所以厂子这边会有好的待遇,我这才答应分她几分的股份。”董富强不知道吕楠知道的到底有多少,也不敢多说。
  吕楠点燃一只烟,慢慢的吐了个烟圈,“给你一天时间解决掉她,不然你别怪我出手。”
  “好。”董富强又真怕出什么事,“她丈夫是军人,我不可能做那些事,所以你千万别乱来,真出事了影响也不好。”
  吕楠扬起唇角,冷笑却有些吓人,“多分给她的钱也拿回来,我有钱养小白脸,可没有钱帮小白脸养女人。”
  小白脸?
  董富强双手紧握成拳,久久才将心底的买羞怒压下去,“钱分了,再要回来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不好意思去要,那就我去要。”吕楠面带寒意,“别说我没有给你留脸面的机会。”
  董富强低着头。
  吕楠站起身来,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两个人可以面对面的对视,“觉得委屈了?”
  “没有。”
  “有也没事,记住了,想要过衣来伸手又不受苦的日子,就得学会受委屈,一点也不想付出,就想坐享其成,天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吕楠嘲弄的松开手,“快到中午了,找地方吃饭吧。”
  这事今天挑破了,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吕楠可不想为了外人影响自己,至于李美龄,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敢出来招惹她的女人,也该让她知道一下动了不该动的东西。
  中午吃过饭,吕楠被送回到旅店,吕楠也没有跟着他,“去把事情解决了吧,从明天起我不想看到她再出现在厂子里。”
  董富强强挤出抹笑来,从旅店一出来,眼里就涌出无尽的恨意来,却对吕楠的决定不敢有半分的不从,一路往家属院走,想着又要怎么和李美龄开口,一直到了地方也没有想出合适的理由来,再想到和李美龄说的谎,董富强在家属院外面转来转去也没有进去,到是引起站岗的小战士的注意,往他那边看的多了,董富强这才走过去报了李美龄家。
  李美龄过来的时候,就见董富强站在外面,想到董富强骗她的事,李美龄也没有让人进去,就自己出了院,“家属院规定紧一些,进来还要做记录,有什么事咱们就在外面说吧。”
  李美龄心里憋着气,这个时候也想表达一下优越感。
  董富强现在哪里还会计较这个,两个人避开了家属院门口,确定不会被人听到,董富强才急道,“美龄,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是我不好,我不该骗你,可是我想着等攒够了钱就离婚,那样就可以和你在一起。”
  “行了,别说了,听你说些我都恶心。”李美龄打断他的话,“你找我过来有事吧?有事就说吧。”
  “美龄,她知道我和你合伙开厂子的事,也知道以前咱们俩处过对象,你说现在怎么办吧?”董富强一脸的焦急。
  李美龄冷笑的看着他,“怎么办?当然是我不再去厂子,厂子我一分钱也没有拿,不然我还能要求你怎么办?”
  董富强只觉得被看穿了,脸乍青乍红,“美龄,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
  “你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你要真不想这么做,是真接说怎么办,而不是一脸焦急的问我,这样做也是想让我自己开口,难道我理解错了?那我可以仍旧去厂子,你觉得怎么样?”看穿了眼前男人的虚伪一面,李美龄更加的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