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寻来


小说:重生落魄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德打上次母亲算计成之后,他就等着过了年忙结婚的事呢。
  所以这些天格外的高兴,现在听到母亲说让等到夏天,那这些天他岂不是一个人白高兴了?
  而且他也和周思佳说好了,让他怎么和那边交代?
  “妈,周思佳的肚子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出人命了,我不管,反正出了正月就和给我买房子。”张德也急了,语气也不好起来。
  “我还想现在就给你结,可是咱们家有钱吗?现在没有钱能怎么办”
  “又不是没有人,找我大姐,他们不是说她找了一个开公司让丈夫吗?她怎么可能没有钱。”
  “她不是你大姐,以后也不要再在咱们家提起她。”李美龄声音也冷了起来,“咱们家没有养过她,更没有照顾过她,我没有她这个女儿,她也没有我这个母亲。”
  “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面子重要吗?”张德的声音一再提高,“当年你们把她送出去,也是为了她好,她凭什么还要怪你们?现在她能过的好,那也是你们的功劳。”
  “住口,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李美龄站起身来,“明天你去和周家的丫头说,咱们家现在这条件,她要是同意,就先嫁进来,房子我一定给你们买。”
  丢下话,李美龄也进了屋。
  儿子逼着买房,又听说了大女儿与李秀英的亲近,哪个都让她心烦。
  张德一脸的火气,却又无处可发泄,干脆又抓起外套出了家门。
  而李秀英那边,第二天带着东圆去办了牵户口的手续,事情也就完忙了,东圆要急着回去,次日就走了,李秀英把人送上了车,看着远去的火车,不知道又要几年后才能再看到人。
  不管怎么样,能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
  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李美龄就往厂子去,到了厂子那边的路口,远远的看着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因为冷而一直在原地跺着脚,看的眼熟,不过因为离的远也看不清是谁。
  等走近的时候,才发现是周兴泉。
  上次求了周兴泉办事之后,这些年也没有再联系,没想到却突然又见面了,她知道周兴泉找她好找,只要在厂子这边等就行了。
  人站在这里,除了是找她,也不可能有别人。
  到了跟前,李秀英也这了下来看着他,“你找我有事?”
  “是啊,我也是有事想求你。”周兴泉面上带着忧色,“孩子大了不由娘,我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我家的思佳和张德在处对象,怎么拦也拦不住,现在更是在家里嚷着经结婚,胡悦一直拦着,还要找李美龄夫妻去理论,被我拦了下来。”
  “那找我有什么用?你不会是想让我过去帮你劝吧?”李秀英哭笑不得,“我和那边不走动,你在这里等我是白等了。”
  周兴泉灰白着脸,“我想让你带着我去你爸妈那,我又找不到他们。”
  说话时,周兴泉不敢对上李秀英的目光。
  是自己也觉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得心虚吧?
  虽然过去多年,李秀英已经放下,却仍旧不屑他们当年的举动,“是觉得我妈能帮上你?”
  当年他们俩一起算计她,是觉得看在当年这事的份上,就能现在帮他吗?
  李秀英现在才醒悟,有些人真的没有必要太看得起他,就像眼前的周兴泉,李秀英可以不因为以前那些年的事无视他,可是他呢?
  竟然还好意思开口来求她。
  “秀英,我知道现在我这样过来找你,让你看不起我,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了,就当我周兴泉不是人,你也把我当成一条狗可怜可怜我,我和胡悦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张德实在是拿不出手,不然我也不会一直拦着不让女儿嫁给他。”周兴泉说着,竟然就跪到了地上。
  眼前这个泪流满面的男人,让李秀英没有力气去计较,只觉得去计较都降低自己的品味。
  “好,我告诉你,就当看在你是个慈父的份上。你也起来吧,不用给我跪,我也承受不起。”李秀英错开身子。
  周兴泉一脸的感激,李秀英说完地址,就走了,没有再与他多说。
  原本也与他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至于母亲那里,李秀英可不相信周兴泉能这么容易就求得帮助,到是有一点或许可能,比如周兴泉舍得往出拿钱。
  下午的时候,周兴泉也到了王翠花家里。
  王翠花看到周兴泉来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哟,是新家来了,快进来坐。”
  周兴泉一听这话,脸就沉了下来。
  他过来是想求王翠花的,王翠花这副高兴的样子,哪里可能同意帮忙。
  忧心沉沉的进了屋,炕上的李老汉看到周兴泉,难得面上也有了几分的喜色,“年岁大了,也走不动了,想回村里也回不去了,现在能看到村里的人,真是好啊。”
  周兴泉笑着敷衍了几句。
  才直奔主题,“大爷,不怕你生气,今天过来我也是有事和你们老两口商量,只是等一会儿听了我说的话,你们两个不要把我赶出去才好。”
  “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以后也是要做亲家的人。”王翠花笑的门牙也露了出来,“这也是咱们有缘分,现在两家孩子能在一起。”
  “婶子,我今天过来就是说这事的。”周兴泉看了李老汉一眼,李老汉面上没有喜色,他的心也沉了沉,“不是我嫌弃你家穷,是两个孩子不合适,我家思佳不是个正经过日子的,张德又胡闹这些年,两个人在一起这日子得怎么过啊?我就想给思佳找个本份的,将来我和胡悦就是死了那天,男人也能养得活她,不用她挨饿。”
  王翠花脸上的笑没了,“你说这话啥意思?还怕我家张德养不活你家丫头?你这不是嫌弃是什么?”
  李老汉没有开口,周兴泉看了一下松了口气,“婶子你生气我也能理解,可两个孩子真的不合适,都是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这日子怎么过?将来还不是让老人跟着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