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突破良机(1)


小说:万界天尊  作者:血红
  两个时辰之前。
  天尸上人扑腾着背后一对青筋虬结的银色肉翅,不可一世的大声笑着,从高空缓缓降落绿莺岛。
  在他身后,数百名万尸谷天尸一脉的精锐弟子同样扑腾着巨大的、色泽深浅不一的肉翅,趾高气扬的缓缓降落。他们微微挑着下巴,双眼斜睨地面上迎接的大队人马,一副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桀骜、骄横油然而生。
  绿莺岛数得上的大势力首脑纷纷俯首,毕恭毕敬的一字儿排开在天尸上人面前,恭谨的迎接第三岛圈的总督察使巡视绿莺岛的备战工作。
  在这些大势力首脑的身后,各有一名心腹捧着一个硕大的金盘或者玉碟,上面放着一份厚厚的礼单。
  礼单很厚实,里面记载的礼物数量也很扎实,每一户人家都是大出血,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每个大势力首脑的心中都在流血,但是脸上却都堆砌着最灿烂、最恭顺的笑容!
  万尸谷是个实打实的邪道宗门,天尸上人更是最近数千年万尸谷最臭名昭著的邪魔之一。
  没人敢招惹这群丧心病狂的邪魔,但是邪魔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第三岛圈所有人的顶头上司,这些精明的大势力首脑只能破财免灾,力求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时,石家的家主石鼎一脸谄媚的九十度弯着腰,很谄媚的极力抬起头来,姿势极其怪异的扑到了天尸上人的脚下。
  他掏出一条洁白的丝巾,仔仔细细的将天尸上人的靴子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在众目睽睽、万人瞩目之下,在绿莺岛也算是有数的头面人物的石鼎,居然用力的在天尸上人的靴子上连连亲吻了好几口。
  极尽谄媚,极尽无耻,极尽溜须拍马……
  石鼎不仅做出了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行动,他更是抱着天尸上人的双腿,一脸谄媚的大声对天尸上人说——天尸上人为了第三岛圈的芸芸众生呕心沥血,实在是辛苦、辛劳,他石鼎有几个尚未出嫁的美貌女儿,久闻天尸上人威名,愿意自荐枕席,为天尸上人洗尘接风。
  那时候,整个迎接天尸上人的现场鸦雀无声,就连万尸谷的那些精英弟子都被石鼎给惊呆了。
  唯有天尸上人放声大笑,他轻轻的拍打着石鼎的脑袋,犹如拍打一条听话的小猎犬一样,连连称赞了几声‘不错’!
  石鼎从骨子里流露出的无耻和谄媚,让天尸上人知道,这是一个为了利益不惜一切代价的渣滓玩意儿。既然是渣滓玩意儿,就收下做一条走狗,这也是赏心悦目的事情。
  既然是走狗,天尸上人又怎么会对一条狗有太大的戒心呢?
  更何况,石鼎不过是区区窥天境的修为,窥天境,这等修为在天尸上人眼里,真个连狗都算不上!他带来的数百精英弟子,哪一个不比石鼎的修为强出百倍?
  夜色下,荒山上,白日里还谄媚如狗的石鼎,手中喷射出的七彩虹光无声无息的击穿了天尸上人强悍绝伦的身躯。
  天尸上人低头,呆呆的看着自己身躯上密密麻麻的透明窟窿,僵硬狰狞的面孔上满是不可思议——他的天尸之躯,就算是同阶大能操控真灵器,也只能勉强伤损他的皮肉,堪称金刚不坏之躯。
  依靠他强横无比的天尸之躯,他能轻松对战十名左右同阶的、手持重宝的敌人!
  在灵境,天尸上人数百次和同样超级大势力出身的敌人为了各种利益疯狂厮杀,好多次他被数十名强悍的敌人围攻,他总是依仗着这具强横的天尸之躯闯出重围,杀人夺宝扬长而去。
  这卑贱如狗的石鼎,他手中的七彩虹光瑰丽辉煌,犹如一蓬璀璨的烟火,看上去并无任何杀伤力,却轻轻松松洞穿了他的天尸之躯!
  不仅是他的天尸之躯,他平日里融入自身,藏在体内的一件防御重器‘骸骨内甲’也被击穿了!
  天尸上人嘴里不断有银色的、阴寒刺骨的浆汁喷出,这就是天尸之躯凝炼的本命精血,每喷出一滴,天尸上人的元气就损耗一些。像他现在这样大口大口的喷血,以他的修为也坚持不了多久。
  他死死的盯着石鼎,咬牙狞声问道:“我有骸骨内甲护体,三十年前,我曾借助这件内甲,硬挡了剑门护剑长老一击而丝毫无伤。那是比我还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巅峰大能。你,你,你何德何能……不,你是谁?”
  天尸上人惊恐的看着石鼎。
  原本气息猥琐、满脸谄媚的石鼎脸上肌肉微微蠕动,弹指间就从一个庸碌平凡、低声下气的小人物,变成了一个一脸阴森、目光凶厉的盖世魔头。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石鼎体内喷薄而出,却仅仅覆盖了这个荒山的山头。
  他抬起头来,狞笑看着天尸上人,就好似一头饿了半个月的猛虎,向着一条小羊羔咧嘴一笑:“天尸上人……桀桀,欺负小孩儿辈,还是很有意思的。嘻,还记得,当年你太师祖玄骨老人被人斩掉了一条胳膊、半个脑袋,被逼进入万尸棺休眠的事情么?”
  天尸上人骇然看着石鼎!
  他的太师祖玄骨老人,那是万尸谷最近万年来凶名最胜的魔头。
  那等老魔头,天尸上人在他面前都只是一头摇尾乞怜的小羊羔。
  偏偏玄骨老人就在凶名最盛的时候,莫名重伤逃回万尸谷,还没来得及交待一句,就匆匆遁入万尸棺休养伤势,至今数千年过去了,依旧还在沉睡中。
  这事情,是石鼎……不,是化身为石鼎的这魔头做的?
  他,岂不是一尊和玄骨老人辈分相当,甚至有可能更加古老的老怪物?
  “你……偷袭!”天尸上人惨烈一笑,玄骨老人啊,就算是现在的他,也没自信可以在玄龟老人手下过得十招。一个能够重伤玄骨老人的老怪物,居然用如此无耻的手段,偷袭他这个后生晚辈!
  “你也忒……不要脸了!”不仅仅是嘴里,天尸上人的七窍中都有粘稠的银色血浆不断喷出。伤势太重,他的本源都被那七彩虹光一击打得崩解了。
  这一身修为算是废了,天尸上人如今唯一的指望,是遁出本命尸丹,护着本命真灵逃回万尸谷。那里有无数强大的尸傀儡可供他夺舍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