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不是钱的事


小说:重生之鬼王归来  作者:流浪的法神
  “我去你二大爷的,想作死是吧,信不信老子现在弄死你。”
  “你算什么东西,脑子里都是屎吗?草!”
  黎明辉没想到这不开眼的玩意,心这么黑。
  他好歹也是堂州第一武师的儿子,一路上本来就没少受这两孙子的鸟气,如今见他还要作死,登时肝火大动,往死里锤了一通。
  换句话说,如果秦羿只是个普通人,就算是跟宁馨说几句话,借帐篷避个风,也罪不至死吧。
  可见这群没脑子的玩意,做起事来,根本不计后果。
  “黎哥,别,别打了!”
  宁馨与吕小米赶紧上来拉住暴怒的黎明辉,两人都觉的莫名其妙,不明白向来好脾气的黎明辉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打的好,像这种不开眼的玩意,就得好好长点教训。”金宝在一旁冷笑道。
  “姓黎的,你给我等着,回到堂州,我玩死你。”张明宇缩在一旁,捂着脸恨然骂道。
  “蠢狗,你能活着离开长白山再说吧,我等你来弄!”黎明辉对这个废物,也是寒了心,冷笑之余,甩开大步,往林子深处走去。
  林子里一片漆黑,齐东正咬着香烟,把玩着手枪。一听身后有脚步声,心下一喜,以为是秦羿来了,冷面转了过来。
  “黎明辉?你来这干嘛?”齐东皱眉问道。
  “不是说你掉坑里了吗?我来拉你一把。”黎明辉冷冷道。
  “你是故意替那小子出头对吧?我告诉你,今儿有我没他,有他没我。”齐东面露狠色,森然笑道。
  “不,我来救你的。我劝你一句,你惹不起他,你爸也惹不起,千万别找死。”黎明辉正然道。
  “我惹不起他?老子有这个,分分钟要他的命。”齐东不屑道。
  “就你这东西,也能杀人?别做梦了,齐少这里不是堂州,你最好夹着尾巴做人。”黎明辉摇头不噱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教训老子,我先崩掉你。”
  齐东窝了一肚子火,这会儿少爷脾气发作了,抬枪就要扣动扳机,射杀黎明辉。
  黎明辉屈指一弹,“哎哟!”齐东只觉虎口剧痛,闷哼一声,枪掉在了地上。
  待低头一看,虎口血流不止,而打伤他的不过是一枚小小的硬币罢了。
  “我再警告你一句,别作死,否则我不介意干掉你。”
  黎明辉一脚踢飞了手枪,单手扣住齐东的咽喉,肃然道。
  齐东被勒的眼泪直流,但他知道在这长白大山中,他这瘪是吃定了,眼下唯有吞了这口恶气。
  他不明白黎明辉为什么要偏袒这个外地的乡巴佬!
  他心里委屈,但却又无可奈何,似乎自从走进了这山中,所有的好运气都离他远去了。
  要知道他可是堂州地下龙头齐树声的儿子呀,竟然遭受如此屈辱!
  回到营地!
  张明宇与黎明辉两人凑到一块,互相吐了一肚子苦水,琢磨着回答江浙,定要弄死黎明辉。
  众人休息了一会儿,金宝领着众人,继续往金圣峰开拔。
  待到了晚上九点多,众人终于到达了金圣峰。
  山峰之上,足足上千座木屋,绵绵无尽,时不时有穿着劲装的武道中人,当街快步而过。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欣喜与谨慎之色,就像是走进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一座金山之中,遍地都是宝。
  偶尔也会有一些裹得跟球似的富商、大佬高谈阔论,这些都是如同宁馨这般,前来购买雷击木,以求治病、驱邪等等。
  “秦先生,这里以前荒无人烟,说来也是邪了门,这两三年来,每年都会引来天雷。”
  “一些人意识到这是个发财的好机会,尤其是漠北、冀北、晋西三省的武道门派,开始在这山上圈树,抓一些小妖等用来引雷,养雷击木。”
  “消息传出去后,人也就越来越多了,甚至一些南方门派也参了进来。”
  “这山上的木屋多半都是各大门派的,当然主要是长白宗的,至于那些散房、娱乐设施,那都是长白宗宗主的儿子的杨云峰大少承包建的。”
  “所以,在这里一定不能得罪长白宗的人,否则,就是天王老子也休想走出山下一步。”
  金宝边走边介绍道。
  秦羿负手缓行,沿街打量着两边的屋舍。
  屋舍分大小,大多数门前都挂着牌匾,嵩山会馆、金刀门会馆等等武道界的牌子,进出的也都是各家门人弟子。
  越往东头,人越多,这是供散户入住、歇息的地方。
  这边的木屋建的极是雅致,瓦屋顶、灰白墙,屋舍之间有假山、绿树,犹如漫步在一片江南的古老园林之中。
  这个点沿街的小酒馆里,人声鼎沸,时而有一阵大笑声传了出来。
  金宝说的没错,这地方除了是武道界觊觎之地,同时也是一处休闲圣地,而且每隔一刻钟,便有一群穿着白色长袍,胸口佩戴着长白宗徽章的弟子巡逻,治安也是极为安定。
  在这里,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遵守着规矩,只为求木、求财,不论身份。
  “秦先生,咱们要不先吃点东西吧。”
  “这边用钞票就行,很方便的。”
  金宝闻着两旁酒肆飘出来的饭菜香,肚子咕噜噜直叫,忍不住提议道。
  “是啊,都没好好吃一顿痛快热乎饭了,先来一碗多宝汤,哇,想想都美。”吕小米眯着眼,一脸馋猫样。
  “好,先吃饭,待会再找住的地方。”黎明辉道。
  众人选了一家馆子,坐定了下来,里边有来自各地的特色菜,江浙人不爱吃辣,点了一味汤,几个锅子,就着米酒吃了起来。
  待酒足饭饱,金宝又领着几人去找了住处。
  在街道的西头,有一家长白客栈,这是专门供非“散客”入住的。
  由于前几天的雷击事件,客栈早已人满为患!
  “老板,来三间最好的房间,钱不是问题。”齐东一上来就亮出了黑金卡,大摆威风。
  “不好意思,我们这只剩下两间普通房和一间柴房,你们要不嫌寒碜可以入住。”老板娘不尊不卑,对黑金卡丝毫没有兴趣。
  “我出三倍的价钱!”齐东又道。
  “这不是钱……”
  老板娘话音未落,齐东又道:“五倍!”
  “小伙子,这地方比你有钱的人多了去?就这三间房了,要就要,不要滚蛋。”一旁走过来一个大胡子,双手叉腰,袒着胸口大喝道。
  要知道来这的多半都是武道界中人,武道界人对待普通人,自认高人一等,往往说话就没那么客气。
  在这地方,身份比金钱远远要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