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这就是下场


小说:重生之鬼王归来  作者:流浪的法神
  “东少,这妞是谁啊?逼格挺高啊,连老子的面子都不给。”一个市政公子哥问旁边一位同样吃了瘪的青年道。
  “廖兵,你没看到她旁边站的谁吗?柳少泉,听说这妞儿是柳仲的妹妹,就你这副省的儿子,她看不上眼,不很正常吗?”这人心情不太好,没好气道。
  “哦,难怪了。要是柳少的妹妹,拒绝我就不稀奇了,毕竟在咱们南广,除了易少就数柳仲牛气点了。”廖兵一听,顿时黯然叹了一声。
  “看来这朵鲜花,只能咱们易少来采了。”
  “归根到底,粤东还是姓易,就是柳仲也得看易家的脸色行事。”
  其他人一听,掂量了一下资格,纷纷打消了念头。
  这位优雅、温婉的女神正是昔日的邹雅,当年她落入周浩龙的魔掌惨遭蹂躏,是秦羿来到粤东解救了她,并安排她深造,并在东旗分公司任职,经常与国外上流名士打交道。
  邹雅也争气,在国外苦学的同时,学会了顶级的社交礼仪,大大提升了自身的素养,还拜了钢琴名家、舞蹈名家为师,经过一番打磨,俨然成为了顶级的社交名媛。
  回国后,邹雅依然回到了南广,柳仲知道她渡了金回来,收她做了妹妹。
  除非是刻意有人去深究她的老底,否则现在的邹雅,与过去完全判若两人,一身高贵的气质,宛若王室的公主,高傲又不失温柔,令人迷醉。
  邹雅一曲弹完,端起旁边的水晶玻璃酒杯,里面装的不是美酒,只是简单的白开水,但她捧在手心,却有种异样的温暖。
  “易东昇来了吗?”
  “他要不来,我先走了,今天有点累了。”
  邹雅抬起头对身边的柳少泉道。
  柳少泉呆呆的看了她一个晚上,事实上从邹雅回到南广的第一天,他的视线就再也离不开了。
  他知道她的过往,但那又如何,在他心目中,现在的邹雅就是毫无瑕疵的白天鹅。
  “哦!”柳少泉回过神来,笑道:“现在走不太合适,易少咱们得罪不起,敬杯酒是必须的。”
  邹雅柳眉一蹙,不过旋即又平静了下来。
  她懂轻重,易东昇只能结交,不可得罪,那样柳家也没好日子过。
  在国外交际场上,她早已习惯自己的身份,社交不是儿戏,由不得她耍性子。
  “柳哥,我明白了。”
  “我去跟他们喝酒!”
  邹雅起身要走,这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摁在了她的香肩上:“不想喝就别喝,弹得不错,给我弹一首舒伯特的小夜曲吧。”
  “你谁……”
  柳少泉没想到这种高级酒会,竟然有如此大胆的狂徒,刚要发飙,一看那人,登时双眼一瞪,紧闭上了嘴。
  邹雅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身后的男人,透亮的眸子中瞬间弥漫了一层雾水,不过她终究没有哭出来,而是暗自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弹奏了起来。
  秦羿抱着胳膊,站在一旁闭着双眼聆听着,一曲完毕后,点了点头道:“有几分火候了,不过仍有几处衔接的不够浑然天成!”
  “你来了,这心静不下来,怎么浑然天成。”弹完,邹雅转过身靠在钢琴上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嫣然笑问。
  那略带几分慵懒的微笑,妩媚风情,令一旁的大少们无不恨的牙根痒痒。
  “妈的,这哪里的土包子,跑到这来抢风头了,廖少,这是在打咱们的脸啊。”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青年,见邹雅满脸甜蜜,不满的叫道。
  “咱们跟易少不敢争,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土包子吗?”
  “这口气,不能忍。”
  廖兵点了点头,端着酒杯领着众少奔着秦羿走了过去。
  “秦先生,你来南广了,怎么不通知柳少,我们也好迎接你啊。”柳少泉恭敬道。
  “柳仲敢驳我的电话,就未必想见我,不过这次他不见也得见!”
  “好了,都跟我走吧,我有事要问你们。”
  秦羿冷然道。
  “是!”
  这位主来了,柳少泉也顾不上什么易东昇了,两人起身就要跟着出去。
  刚要走,廖兵一群人就堵了过来,“邹小姐,易少还没来,连杯酒都没喝,你这急着去哪?”
  “我想去哪是我的自由,还有我跟易少没有任何关系,没有等他的义务,请你让开。”邹雅回答道。
  “听你这口气,某些人比我们和易少还有面子喽?怎么不介绍介绍吗?”廖兵看向秦羿,挑衅道。
  “还是别介绍了吧,你们的面子在我心中本就一文不值。”邹雅有秦羿在身边,自然不用给廖兵什么面子,说话也愈发的不客气。
  “呵呵,这么说来,你是不给我们和易少这个面子了?”廖兵没想到邹雅这么不给面子,拉着脸,已经动了怒气。
  “廖少,我劝你自重点,别自找没趣,作死啊,秦先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柳少泉提醒道。
  “老子今天就是要找没趣,我惹不起他?”
  “我告诉你,今儿就是柳仲来了,也别想安生走出水月国际。”
  廖兵被刺激的那股子浑劲儿上头了,扯着嗓子大叫道。
  在场的保安,与维持秩序的士兵都知道这位副省公子,见闹了起来,全都围了过来。
  “来人,给我把这个土包子轰出去!”
  “我看他有多大的面子,敢在水月国际撒野!”
  廖兵叫嚣道。
  “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谈面子?”
  秦羿五指一张,叉在廖兵的脸上。
  廖兵顿时只觉面门如同被冰刀给叉住了,疼痛难当,大叫了起来:“你,你想干嘛,我爹是廖平山,你敢动我一根汗毛,休想走出南广一步。”
  “这位朋友,请你立即停手,否则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安保负责人提醒道。
  与此同时,几个士兵手中的冲锋枪同时上膛。
  “客气?敢挡我的道,这就是下场!”秦羿手一挥,咔擦扭断了廖兵的脖子。
  廖兵身子一歪,倒了下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去黄泉报道了。
  “杀人啦!”
  大厅内,顿时有人尖叫出声,顿时一阵骚乱,叶正中和王耀新也被惊动了,两人迅速赶了过来,有私人医生上前一探,惊惶道:“好狠毒的手段,王先生,叶参谋,廖少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