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一章 肮脏的时代


小说:历史粉碎机  作者:木允锋
  话说这可是练兵的好机会。
  想要让自己的士兵快速成长,那就必须让他们踏着敌人的血。
  在杨丰的指挥下,威远号上的所有水兵们带着一炮重创敌舰的狂热全力以赴,依靠着速度和火炮射程及精度的压倒性优势,与荷兰舰队始终保持着两里左右距离,然后不停地射出一枚又一枚巨大的炮弹,虽然最初他们的炮弹实际上绝大多数落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射出的炮弹越来越准确。而这种级别的炮弹哪怕是没有装药的实心弹,对于木制战舰也是很恐怖的,尤其是无畏号因为桅杆折断暂时退出了战斗,实际上与威远号交战的只有一艘五级舰和四艘武装商船,它们的炮打不中威远号,它们也没能力把距离拉近,而威远号上射出的炮弹每一次命中,对它们都是严重伤害。
  这是四十二磅线膛炮。
  这是就算换成胜利号也无法承受的海军重炮,何况只是一艘五级舰和更悲催的武装商船。
  最终的结果是荷兰人选择了落荒而逃,但这时候想逃也不是那么容易,威远号咬死了它们尾随追击,一直追出上百里,才由杨丰出手把两艘千疮百孔的战列舰和三艘武装商船用汽油桶送入海底,只留下一艘吓破胆的武装商船返回巴达维亚报信……
  呃,给他做宣传。
  这就是杨丰迎战荷兰人的目的。
  他迫切需要让整个东南亚都知道自己,而把曾经的东南亚霸主挑落马下是最好办法,哪怕这个霸主已经大不如前,但依然还是令人畏惧的。
  把荷兰人踩在脚下的人,肯定也是令人敬畏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就在他几乎全歼荷兰舰队两个月后,距离他最近的三条沟公司就派人来拉关系,西婆罗洲一直在荷兰人的阴影下,这些淘金客们迫切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外援来支持,虽然杨丰还达不到这个标准,但先把友好关系确定下来总是没错的。
  当然,只是做朋友,并不是三条沟公司投靠大明。
  这些淘金客对大明没什么感情。
  而杨丰热情地欢迎了他们,顺便向他们展示了一下神迹,宣传一下自己和妈祖的关系,话说无论这些南洋华人信佛信道,对于妈祖的尊崇是根深蒂固,当杨丰用投影仪在他们面前展现自己和妈祖的旧CG短片后,这些人也就基本上拜倒在杨丰脚下了,话说玩这个杨丰已经很溜了,至于他们回去后,如何向三条沟公司这时候的老大介绍这位神皇,三条沟公司是否会加入到神皇麾下,这个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些人走后紧接着是从新加坡赶来的一艘英国商船。
  呃,路过。
  至少他们自己说是路过。
  这地方卡在航道上,这段时间经过的商船有的是,甚至因为杨丰重新修建了码头,也开始有商船停靠补给,尤其是杨丰开始拿出一些货物出售后,这里正在逐渐繁荣,当然不管是什么借口,总之一名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职员很礼貌地拜见了这座岛上的皇帝,而杨丰也热情地欢迎了他,并且炫耀般邀请他登上了自己那艘战胜荷兰人的战舰,随便欣赏里面的一切。
  至于英国人购买几支线膛枪……
  没问题。
  别说是枪了,就是炮都可以卖给你们,但这价格就公事公办了,一支枪一千英镑一门炮一万英镑,想买多少都可以,或者用等价的火药交换也可以,然后那职员战战兢兢地回去报告了,这个价格太吓人,哪怕知道就是买个样品回去仿造,一千英镑和一万英镑也是很恐怖的。
  总之他也回去复命了。
  而他走后下一个到来的是荷兰人的使者。
  后者再次语气严厉地要求杨丰必须对他们的损失进行赔偿,也就是把威远号送给他们,至于那艘武装商船回去后说的魔法火球术,那个自动被总督阁下过滤掉了,他又不是傻子,总之杨丰献上威远号,作为交换他们可以赦免杨丰的罪行,允许杨丰保留对安不纳岛统治权,但必须向荷兰效忠,然后……
  “你这个野蛮人,你会后悔的,荷兰舰队会让你知道我们的怒火,啊!”
  那使者愤怒而又惊恐地尖叫着。
  此时他正被陈六踩在脚下,后者满脸狞笑地拿一个小刀,正在缓缓割着他的耳朵,远处海面上,一艘作为中间人的安南商船上,那些水手们好奇地看着这边,而一名安南船长则满脸谦卑地站在杨丰身旁,用敬畏地目光看着神皇。
  “荷兰舰队?我没见过吗?”
  杨丰鄙夷地说。
  “你是安南人?”
  在荷兰使者的惨叫声中,紧接着他问那船长。
  “回陛下,小的是明乡人,祖上是跟着陈胜才公到嘉定的。”
  那船长毕恭毕敬地说。
  “倒也是忠良之后,你不用送这个家伙回去了,我会亲自把他送回巴达维亚,但在这之前你得以最快速度帮我去西贡购买一批煤炭,要最好的煤炭,那里应该能有吧?”
  杨丰说道。
  既然是陈上川一系就好办了,这也算是大明最后一批孤臣。
  “有,凑一船足够了,但要更多的话得需要点时间,西贡不产煤,得从北方运过来。”
  那船长说道。
  “那就先送一船过来,另外火药能买到吧?”
  杨丰说道。
  “能!”
  船长回答。
  “能买多少就买多少,这是货款!”
  杨丰一招手,身后一名士兵捧着小箱子上前,箱子的盖打开,里面全是一个个精致的怀表,那船长倒吸一口冷气,毫不犹豫地跪下说道:“小人谢陛下赏赐!”
  这家伙的效率很快,仅仅一个月后他就给杨丰拉来一船优质煤炭,另外还有近两吨火药,说到底西贡到这里也就八百千米而已,往返一趟用不了多长时间,不但他回来了,还带来陈家,杨家另外还有港口国的莫家各自代表,这时候河仙刚刚被安南吞并没多少年,莫家几个主要成员都在顺化为官,但河仙一带仍然是莫家旧部为主,这些人的到来也就意味着安南的大明遗民正式开始与杨丰接触了。
  毕竟一个可以全歼荷兰舰队的强者是值得投资的。
  而这时候那名英国东印度公司的雇员也带着大批火药和原油回来,以此向杨丰交换一门线膛炮和炮弹再加上十支步枪,这时候缅甸仁安羌早已经采了几百年的原油,只不过馏分技术还没发明出来所以没什么太大用处而已。至于他们换走大炮以后能不能仿造出来就不关杨丰的事了,这时候后装线膛炮早就已经发明,只不过没有真正成熟,实际上这东西从来不是设计的问题,材料才是最关键的,他那是优质钢3D打印版的,英国人要是能用熟铁锻打出来那杨丰会向他们表达敬意的。
  英国人甚至还希望他能够提供一台蒸汽机给他们,很显然杨丰的蒸汽机也比他们的要好。
  对此杨神皇当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不过得先等他制造出来才能给英国人,另外英国人还从他手中购买了一批明显更精致的怀表,更美丽的布料,尤其是还有一种堪称神奇的新式止疼药片,这种药的效果远远超过他们正在大量运往北方的y**,甚至就连最新式的ma啡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呃,那其实是更高端的。
  这时候全世界范围內都没有禁y**这一说,英国自己国内卖得一样很欢,比如托马斯.德.昆西的,伦敦东区的纺织女工就喜欢用这个喂给她们的孩子,她们要想养活自己孩子就必须每天工作十八小时,用这个让孩子睡觉然后她们去工作是唯一选择,而且吃了这个不容易饥饿,至于会不会把她的孩子喂死……
  那就死吧!
  在一个工人孩子百分之五十七活不过五岁的时代夭折个儿童算什么。
  话说这就是一个肮脏的时代。
  既然这样杨丰当然不介意往肮脏里面添更多颜色,无论他怎么祸害,也不会比英国煤矿里光着上身拉着沉重煤车的童工画面更肮脏……
  呃,女童工。
  奴隶制女童工。
  总之杨丰就这样开始了他与英国人的勾搭,那么接下来……
  “诸位,有没有胆量和我去一个地方?”
  杨丰怀抱着他的新宠物,刚刚从古晋一名商人手中买来的婆罗洲金猫,对着面前陈,杨,莫,还有兰芳,和顺,大港,三条沟等公司的代表们说道。
  “陛下要去哪儿?”
  兰芳公司派来觐见神皇的谢桂芳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时候兰芳公司在西婆罗洲还做不到一家独大,他们实际上已经沦为荷兰人的附庸,而和顺公司遭到荷兰人的压制,但却搭上了英国人,而荷兰人只是在三发和坤甸有两个不值一提的小据点,实际上并不能奈何这些华人淘金者,他们主要是挑拨这是公司互相攻击。但杨丰的突然出现开始搅局了,毕竟无论是哪家公司其实都不喜欢荷兰人,毕竟荷兰人要的是他们那每年价值数百万盾的黄金产量,而杨丰至少目前来看对黄金没兴趣。
  “巴达维亚。”
  杨丰笑眯眯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