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变质


小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作者:锦红鸾
  丁佳怡知道,乔子衿真的跟陈军分手并且要了分手费,那最后两年的学费,陈家一定不会出的。
  陈家不肯出了,丁佳怡就又开始想把主意打到乔楠的身上,让乔楠替她养乔子衿,直到乔子衿毕业出来工作为止。
  有了翟家,乔子衿毕业之后的工作,丁佳怡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她让乔楠做这么多事情,又没对乔楠动手,她就不信,这样,乔楠怎么报复回乔子衿的身上。
  难不成,乔楠还想反过来,乔子衿帮她找份活儿干吗?
  “说了半天,妈,你的意思是,你就是不会给我钱对吧?”乔子衿不傻,当然听明白了她妈话里的意思,脸一红,给气的:“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去年加今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全是陈家拿,我没问你拿过一分钱。你没钱,妈,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乔楠了?”
  什么时候起,她妈对她也开始一毛不拔了?
  丁佳怡的吝啬像是给乔子衿发出了警报一般,让乔子衿惊醒了不少。
  难道是因为妈看到乔楠嫁给了翟升,觉得她以后的日子过得肯定比不过乔楠了,所以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好了?
  刹时,乔子衿才发现,自己身边的危机不止一个。
  陈军态度的突然转变,曾经有私却无底限的母爱,现如今变得如此廉价可笑。
  她最大的问题,不在乔楠的身上,而在平城!
  打过这个电话之后,乔子衿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陈军退房,去乔子衿的房里看看,他只管退自己的房。
  直等他坐上火车时,才发现,自己旁边的位置,已经有人坐了。
  看着乔子衿一张素白的脸,陈军挺意外的:“你不是说,你没有玩儿够,还想继续留在首都吗?”来的时候,乔子衿可是说了,坐火车太久,一定要坐飞机。
  火车票便宜,陈军就买了两张。
  他以为,凭乔子衿的性格,乔子衿十之**会把火车票退了,再问乔楠要钱,继续留在首都玩一段时间。
  真要这样的话,他就脱离苦海了,以后再也不用跟乔子衿有半点牵扯。
  习惯了乔子衿的拎不清,只等着回到平城之后,两人就算是和平分手了,这会儿看到乔子衿,陈军心里的吃惊可想而知。
  “你都回去了,我怎么可能会留在首都。来的时候是一起来的,回去的时候,当然也要一起回去。”乔子衿对陈军笑了,笑得特别温柔,丁点任性的味道都没有:“陈军,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陈军把行礼塞到上面,坐在乔子衿的身边:“生气,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昨天晚上,我们不是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分了手了,还有什么气可生的?
  难道,乔子衿知道他在生气,能把他之前花在她身上的钱全都还回来吗?
  要真的能的话,他倒是愿意告诉乔子衿,他是生气了,而且气极了。
  谁特么做了这么一桩赔本生意,能忍着不生气的。
  砸的钱不算什么,陈军真正在意的是,他在乔子衿的身上浪费了两、三年的时间!
  “陈军……”乔子衿慌了慌,陈军真想跟她分手,不行,她不会答应,绝对不会跟陈军分手,让陈军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
  丁佳怡把乔子衿的未来想象得非常美好,前提是乔子衿真的能在翟家找到一个比翟升更好的小伙子。
  没了乔楠这个妹妹这一层光环,别说是找一个比翟升更好的对象了,乔子衿想找一个比陈军好的,都难如登天。
  既然陈军是自己所能拥有里面的“最好”,乔子衿自然是没有别的想法,唯有一心把这个“最好”留下来,成为自己的丈夫。
  火车开动的那一秒,乔楠就接到了他们离开的消息:“真亏得他们离开了,奇怪的是,乔子衿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她本以为,乔子衿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非要留下来,让自己头疼很久呢。
  翟华打着手里的游戏机:“她肯走还不好吗?她不走,陈军是一定要走的。好在,乔子衿的脑子没完全退化,一看陈军要走了,她也走了。”
  陈军是乔子衿的移动取钞机。
  陈军不配合了,除非乔子衿想去当乞丐,不然的话,乔子衿除了跟着陈军回到平城,还能有第二个选择吗?
  “对了,我最近听到一个消息。你妈对乔子衿不是挺好的吗,这次乔子衿让你妈给她打钱,你妈拒绝了,什么情况?你妈身边的钱是不多,可不至于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吧。这两年的工,她都白打了?”
  丁佳怡拒绝拿钱给乔子衿,这是翟华最意外和想不通的,这跟丁佳怡的脾气不像啊。
  乔楠吃着水果:“乔子衿跟我妈打电话,她们俩聊天的内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就跟乔子衿和丁佳怡在打电话的时候,翟华姐刚好就在旁边听一样。
  “别看我。”翟华摇头:“田东在美国的时候,也不知道学了什么。这方面的本事倒是不小。除非是我不想知道的,不然就没有他打听不到的。”
  她都怀疑,美国是不是又弄出什么新科技产品,或者是田东在乔子衿的身上按了天眼以及天耳。
  否则的话,为什么乔子衿跟丁佳怡聊了些什么,田东知道得这么清楚。
  吃了半盘的水果,乔楠拿纸巾擦了擦嘴:“让田东帮我去查这个,真是大材小用了。我妈这人……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对乔子衿突然这么小气了。要知道,以前我妈是那种哪怕家里只有十块钱,也一定要花这十块钱替乔子衿买新衣服,使得乔子衿成为我们家四人之中,唯一一个可以穿新衣服的人。”
  她妈为了乔子衿,真的是什么都愿意付出。
  乔子衿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
  面对这样的大手术,她妈都能控制心里的恐惧,愿意拿个肾出来跟乔子衿分享,更何况乔子衿现在要的是只是她妈手里区区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