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终战


小说:汉末天子  作者:王不过霸
  百年之后,大汉在完全占据中州之后,开始发兵大秦昔日故土。
  “圣皇,那王翦、白起不肯投降,只身来战!”中州,大汉神殿之上,远远地,便能看到两条通天彻地的大道朝着大汉神庭威逼而来,诸葛亮叹了口气道。
  这是在求死啊!
  刘协看着两人,默默地点了点头道:“嬴政能有如此忠臣,可敬,吕布。”
  “臣在!”吕布上前一步,朗声道。
  “两名大秦昔日大将,可敢一战?”刘协笑道。
  吕布已至大罗极致,这一战,正好助吕布突破大罗,证道混元。
  “有何不敢!”吕布傲然踏步而出,大道冲天而起,迎向两大强者。
  至于输,刘协没想过,如今虽是以一敌二,但大秦两大战神已经没有了大秦气运庇护,而吕布却有大汉无边气运加持,无论恢复力、在战斗中的领悟速度都远非两员失去了大秦气运庇护的战神可比,这一战,是必败之战。
  “战!”王翦看到吕布的瞬间,长剑已经挥出,血色的剑芒带着无尽的暴虐和绝望斩向吕布。
  白起同时将手中的大刀斩出。
  吕布见状,突然微微皱眉,手中方天画戟却没有丝毫停留,一戟斩出。
  “轰~”
  冰冷的戟刃竟然轻易地斩碎两人的刀罡,朝着两人斩去。
  “你们……”
  千钧一发之际,吕布突然收手,看着两人,又看向刘协,随即怒声道:“这是何意?”
  “求死而已,不必留情,他们,值得我大汉尊重。”刘协看了一眼王翦和白起,肃容道。
  “这……”吕布捏紧了方天画戟,死死地瞪着眼睛,厉声道:“拿出真本事来,就算要死,尔等也该死在战斗中!”
  王翦与白起眼中闪过一丝战意,没再多言,两人再度出手,不过这一次却比之前的出手要恐怖了太多,大道之力灌注下,整个天地都在震颤。
  “这才对!”吕布见状,豪迈一笑,挥舞着方天画戟,催动着自身大道与两大强者战在一处。
  “圣皇,刚刚传来消息,大秦太子扶苏在赵高等人的扶持下,继承了圣皇之位,如今盘桓在东胜神州,殊死抵抗,有不少大秦将士纷纷效忠,除了南瞻部州之外,东胜神州、地州、黄州都遭到大秦激烈的抵抗。”看着站在一处的吕布和大秦两大战神,诸葛亮却是微微皱眉,朝刘协道。
  刘协闻言,淡漠的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早已预料,偌大势力,哪怕嬴政身死,又怎可能因为嬴政一句话便放弃?
  “阴间如何?”刘协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道。
  “因为白起直接上了阳间,而大秦太子扶苏并没有贯穿阴阳之能,虽有抵抗,但在文和先生和四大萌将的猛攻下,大秦在阴间的势力溃不成军,如今大秦在阴间的五殿疆域,已有三殿被我大汉控制,其余两殿,也在我军的猛攻下,苟延残喘,大汉一统阴间,已是时间问题。”
  “将关羽调入阳间,入地州战场,另外派马超、魏延、张任三将,入黄州战场,其余军队屯兵于南瞻部州,准备随朕攻打东胜神州。”刘协淡然道。
  “喏!”
  诸葛亮闻言,躬身一礼之后,前去传令。
  “大秦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在这边说话之际,却听到一声苍凉的厉啸声中,白起因为是鬼身,在阳间受到削弱,在与吕布的战斗中,首先败下阵来,大道破碎,临死之际,发出一声苍凉的吼声。
  大汉群臣看着这一幕,没人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位强者以这种悲壮的方式,拉下了自己人生的帷幕。
  “哈哈哈~痛快,今生虽不能酣畅一战,但临死之际,能死于你手,王翦死而无憾,圣皇,臣来也!”另一边,王翦的大道同时碎裂开来,吕布的方天画戟,斩碎了王翦的元神,王翦的脸上,却带着一丝解脱的微笑。
  吕布怔怔的站在原地,身后的大道,不断吸纳着两人的大道碎痕,不断完善着自身的大道。
  “吼~”良久,吕布突然如同暴怒的狮子一般,他的头顶出现一团黑气,随着吕布一声怒吼,逐渐化作吕布的样貌。
  斩尸证道,此刻的吕布,终于迈出那一步,彻底步入混元境界,只是此刻的吕布,却并没有太高兴,只是怔怔的看着两人的尸体,说不出话来。
  “厚葬之!”刘协摇了摇头,让人去收敛二人的尸体。
  “是!”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刘协一拱手,伸手一招,将两人的尸体招到身前,他与王翦戮战百年,虽是敌人,却也难免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情,此刻看着王翦的尸体,心中也是复杂难明。
  刘协对此,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两大战神一死,大秦残部虽然另立新君,但显然已经难以与此前嬴政手中的大秦相比,刘协不断将各路猛将投入战场,亲自率领主力征战东胜神州,花了千年时间一路打到帝都。
  秦太子扶苏说起来,也是一代人杰,可惜与嬴政相比,相去太远,嬴政在鼎盛时期,都最终死在刘协手下,扶苏比之嬴政,不及其万一,自然难敌刘协,虽然顾念嬴政的几分情谊,但扶苏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承担这个选择的后果,刘协最终,为嬴政留了血脉,但扶苏以及一干近臣,却尽数被诛杀,只留下赢氏一族的一些归降的偏支以及直系血脉中一些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活下来。
  大汉在历时近六十万年,终于一统洪荒,此后万年间,刘协不断梳理大汉气运,无尽气运遍布洪荒大地,将天地遮掩,大汉走入鼎盛时期,有大汉气运遮掩,天道再无法直接监察人间,当大汉气运遍布洪荒之时,也代表着刘协与天道鸿钧一战的时间,到了。
  嗡~
  万年后,一道光柱直通天地,刘协立在大汉气运云海之上,大汉无数朝臣神相分布四周,神色肃穆的盘膝而坐,一道道天道冲天而起,为刘协的大道提供力量,这是刘协在向鸿钧邀战。
  “看来,你已然做好了准备!”天空中,青光一现,紧跟着,一条紫色大道出现在刘协万里之外的地方,鸿钧的声音,远远传来。
  “不错!”刘协眉心处,代表命格印记的十二彩印记闪过一抹光亮,朗声道:“今日争命之战,朕不但要斩你,更要超脱天道。”
  “很好!”鸿钧淡淡淡然道:“希望,你能成功。”
  “朕一定会成功!”刘协傲然道。
  鸿钧身后,洪荒六圣出现,神色肃穆的看着刘协,刘协乃是斩三尸证道,三尸合一之际,其实刘协已经超脱天道,成为了大道圣人,哪怕洪荒毁灭,刘协都不会死,这跟他们这些天道圣人有着本质的区别,更何况,那超越完美的命格,在吞噬了嬴政的命格之后,刘协已经具备了与鸿钧比肩的命格,也就是说,单就命格来讲,如今的刘协,已经不差鸿钧,至于战力如何,群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评判。
  此刻,在六名圣人惊讶的目光中,六人的圣人大道突然不受控制的出现,六道色彩各异的大道出现在六人身后,围拢在鸿钧的大道周围,与刘协所统帅的三千天道遥遥对峙。
  “老师,这……”六圣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力量竟然不被自己控制,一个个面色惊骇的看向鸿钧,却见鸿钧一脸淡漠,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
  “还不明白吗?”刘协看向六圣,摇头道:“尔等既为天道圣人,受天道功德成圣,如今朕与天道一战,尔等的力量自然要受天道支配。”
  “这……”六圣闻言,面色一阵难看,原来魂寄虚空,并非不死不灭,而是将他们的命运与天道联系在一起,天道不灭,则他们便不灭,天道若毁,则他们亦不复存焉。
  “以大道之力,困住他们!”刘协一指六圣,对着身后的众人道,这些人里,有不少人是截教门徒,要让他们对付六圣,心中自会有抵触,不过刘协可没指望过这些人去对付六圣,只要能控制住他们的圣人大道,不妨碍刘协与鸿钧之间的对决即刻。
  “喏!”
  无数强者应诺一声,三千大道朝着六根圣人大道逼迫过来,鸿钧也没有阻止,而是看向刘协:“如此一来,你再难借到外力!”
  “何须外力,朕一人,便足矣斩你!”刘协朗笑一声,手中帝王剑一挥,虚空四周,尽是狂暴的剑意朝着鸿钧笼罩下来。
  “通天的剑道?”鸿钧抬头看向四方弥漫而来的剑道,冷笑一声:“通天的一身剑道,都是我教的,你用它来对付我!?”
  说话间,鸿钧周身空间陡然坍塌,那无穷无尽的狂暴剑意落下来,尽数被这坍塌的空间搅碎。
  “凡间有句话,叫青出于蓝!”刘协探手一抓,那原本被坍塌的空间吸收的剑意汇聚成一柄宝剑竟然穿破了那坍塌的空间,出现在鸿钧身前。
  “哼!”鸿钧一指点出,那凝聚的剑意顿时破碎,扭头看了一眼通天,随即看向刘协:“看来,今日一战,会非常精彩!”
  说话间,手中也多了一把古朴的宝剑,对着刘协一剑点出,空间破碎……不对,并非只是空间破碎那般简单,但见那破碎的空间中,隐隐竟生出一股世界之力,一个世界的雏形出现,隐隐间,甚至能够看到山川江海,仿佛那碎裂的空间,便是一个世界一般。
  “一剑生世界!?”被困在三千天道的阵法中,通天更多的却是关注着鸿钧与刘协之间的大战,见鸿钧此剑使出,面色不禁一变。
  “何解?”太上看向通天,疑惑道。
  “我所推论的剑道之极致,剑不但主毁灭,亦可创造,便像阴阳太极一般,有生便有灭,二者相依,最终应该可以一剑而生世界,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推测,至少以我的剑道,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通天看着鸿钧身前被他生生斩出来的世界,眼中带着几分迷茫,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在剑之一道上面超出了鸿钧,没想到最终,自己心目中的极致,对方却早已抵达。
  刘协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一剑生生斩出来的世界,那感觉,仿佛真有一个世界向自己压下来,无法躲避,只能硬接。
  “昂~”
  体内,一声龙吟声响起,刘协没有躲避,而是一步跨出,手中的帝王剑已经刺出,既然是世界,那便破了它!
  一剑出,无尽狂暴的剑意汇聚成一条剑河,朝着那剑生世界生生斩出。
  “轰隆隆~”
  刹那间,空间破碎,无尽黑色的裂纹以两人交手处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荡开,混沌之气自那撕开的裂口之中弥漫而出,刘协和鸿钧面色同时一沉,洪荒天地,哪怕经过刘协和鸿钧的加固,仍旧无法承受两人交手所带来的恐怖破坏力,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踏入那无边的空间裂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