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番外:弘昕


小说: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作者:雪中回眸

  弘昼毕竟不敢直接对白氏如何。
  白氏也没叫自己落在更难堪的境地里。她趁着众人不备,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扎了一刀。
  匕首虽然短,但是锋利。刺入苏氏的肩胛就已经很深了,那还是苏氏的位置偏了。
  又是苏氏撞了白氏一下,叫白氏失了准头的缘故。
  如今白氏奔着必死的心刺下去,很快就血流如注了。
  虽然她并没有对准心脏,可是达哈苏几个都知道,这是没救了。
  只是多疼一会罢了。
  弘昕抱着苏氏也没回正院,进了最近的小院,就是江氏的院子。
  苏氏已经疼晕过去了,太医来弘昕赶着叫他们进去包扎,竟是等不到医女来了。
  好在有太子爷在场,伤着的时候后肩,也不至于全脱了,太医真是抖着手做的这事。
  弘昕瞧着苏氏肩膀上那深可见骨的伤,以及她脱下来半边身子都被血浸湿了的衣裳,眼神是说不出的冰冷。
  白氏,很好。
  这一匕首,原本是要刺在他身上的。
  弘昕必须承认,当时他确实没有留心。
  如果当胸被白氏刺进去这么一下……就算是不死,也是去半条命的。
  何况,太子爷再是尊贵,还是肉体凡胎。何以见得不会死?
  所以,苏氏是救了他的命。
  “要全力救她,苏氏要是死了,孤摘了太医院的脑袋。”弘昕声音低沉,这大约是他做太子一来,第一次这么说话。
  太医一愣,忙解释:“回太子爷的话,好在苏格格伤着的不是要害。虽然出血多,但是不至于威胁生命。”
  “不至于?那就是还有危险?”弘昕此时心情极其差。
  “这……这,太子爷恕罪。这大伤……总是有危险的……”
  “记住孤的话,好好救治。”弘昕看着苏氏白皙的后背上那狰狞的伤处,只觉得眼睛疼。
  最怕疼的一个人了,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冲上来了。
  若不是时时注意着,如何能发现呢?
  他深吸一口气,这些年,不该压着苏氏不给她请封的。
  不过如今,反而不必请封了。她是格格不假,不过在他心里很要紧。
  以后吧,以后他会善待她的。
  弘昕不得不先丢下苏氏了。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白氏已经断了气。
  其实到最后,也不知白氏究竟是如何要这么做的。弘昕的猜测以及审问白氏的奴才们之后,得出结论是白氏精神不正常了。
  白家兢兢业业,弘昕没有因为白氏的作为,就对白家有什么处置。
  甚至对外也没说白氏是如何死的。只是说死了孩子之后病逝了。
  这理由倒是也说得过去。
  白家人知道了内情之后,也感激不尽。不然的话,这刺杀太子爷,以及自尽都是重罪。
  乾清宫里,四爷大怒:“这白家就该诛九族!”
  “皇阿玛息怒。白家又不知道这些事。白氏自己不好的缘故。这些年也是儿子没注意她处处不对。怪不得白家。好歹是儿子的女人,死都死了,不必闹了。皇阿玛就由着儿子吧。”
  四爷哼了一声,不过他这几年管事少了,也不是不懂弘昕。
  到底是由着他了。
  只是由着是由着,白家是也好不了。
  白家也不是傻子,主动上折子辞官回老家去了。
  当日参加太子爷生辰宴会的人都好生出去了,太子爷没有迁怒任何人。
  此事,也叫人口口相传中说出太子爷是多英明神武来。
  明面上,谁也不敢说白氏真实死因。倒是口口声声都说那一日就没见着白侧福晋云云。
  背地里说就算了,人都有嘴,那是拦不住的。
  时间退回去,那日夜里,苏氏醒来就见太子爷守着她。
  “醒了?”弘昕声音少见的温柔:“你没事,养些时候就好了。不过倒是有个消息。”
  弘昕也有点无奈。
  苏氏眼巴巴的看着他,本就没明白,这会子又给她一个消息,是什么消息呢?
  “孤不给你请封侧福晋了。”弘昕想,自己可真是坏心眼的。
  这时候还想欺负苏氏。
  “太子爷,奴才又没有要……”苏氏半晌才回神,这是哪跟哪嘛。
  “你好好养伤,以后孤对你好,嗯?”弘昕看苏氏那清澈的眼,就觉得心疼。
  这傻女人。
  揉揉她的头发:“那么怕疼,还往上冲?没有你,也有旁人。”
  福来虽然慢,但是也紧紧是慢过苏氏罢了。
  苏氏咬唇:“没想那么多……对了,侧福晋她……”
  “她死了。生产受损,痛失爱子,病逝了。”弘昕淡淡的。
  苏氏张大嘴,想着不是这样的呀!但是又渐渐回神,是啊,是这样。总不能说白氏是刺杀太子爷吧?
  可是白氏怎么死的呢?
  弘昕见她这么看着,就与她道:“她是自尽。”
  苏氏点头,感觉自己肩膀处疼的很厉害,顿顿的疼,但是整个胳膊都动不了的感觉。这会子趴着又难受又想……
  很是煎熬。
  弘昕看出来,伸手将她慢慢扶起来:“想方便了?”
  苏氏脸红透了:“叫奴才进来……哎?这是哪里啊?”
  后知后觉,这不是她的屋子啊。
  “这是江氏的住处,孤叫人给你收拾出东院来,以后搬去东院住。”本来也该搬出去了。
  她两个孩子了,百花阁就有点小了。
  苏氏愣愣的:“太子爷……奴才就是一时冲动,不是图这些……”
  弘昕看她,点头:“孤知道,本就要叫你搬家的。二格格和四阿哥大了,住不开了。”
  苏氏这才松口气,她当时是下意识的冲出去的,可不是拿这个换什么的。
  弘昕看她,心里想她当时扑上来,把整个后背露出来。
  那是白氏刺偏了,要是正呢?
  那她一条命就没了。
  她毫无保留的把后背露出去,什么都没有求。那如今,他就不该用侧福晋这个位份侮辱了她。
  苏氏啊……
  这个蠢女人。他是真的放不开了。
  苏氏从后头出来,很是不好意思的低头。毕竟方便这种事太难堪了。就是叫太子爷知道她去方便都好丢人。
  弘昕从奴才手里接了她扶着她坐下:“饿了吧?先用膳吧。今日就歇在这里,明日去东院住。你是伤了肩膀,能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