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舆论


小说: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你竟然不怕他疯了?”
  在主控室里看到爱丽的所作所为,白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揪过来质问,语气不善。
  “他看不到的话也要疯了,老爹,你得理解一下这些思路诡异的变态啊。”
  “我是怕他拿那种照片去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些都是没必要在意的细节。”爱丽干笑着拐开话题:“老爹,新兵种的设计方向已经有眉目了。”
  “这么快?”
  “霜龙骑士有很强的抗性和防御力,机动力和物理攻击能力也很强,战斗属性相当全能;不过没有非物理攻击模式不足,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所以需要一个魔法兵种?”
  “是的,魔法师培养起来太费时间了,不如从龙脉方向下手,研究所决定研发一个龙血提升药剂,代号就叫做魔龙一号,配合这个药剂,将预置了特定模块的动力装甲装置到实验体身上,就可以施展出强大的魔法攻击。”爱丽说道:“这就是魔龙战士计划,不过由于魔法兵种的特征限制,这种东西的造价高于霜龙骑士,需要的个体素质也比高,想要发挥出战斗力,条件也会苛刻得多。”
  白河点了点头,觉得这很正常,没肉盾保护的后排输出个毛线,这个魔龙战士,显然是为了弥补霜龙骑士团攻击手段单一设定出来的,有着这样的特性,完全是正常的:“还有呢?”
  “研发部门建议,成立几个分公司,分别研究龙血药剂、动力装甲,动力装甲模块,比单纯地按兵种分划要有效率一些。”爱丽道:“研究部门反映,目前我们设定的兵种,对动力装甲改造技术,还是有着很深的依赖。”
  “那就按他们说得做。”白河一摆手:“我们真的没有动力装甲之外的兵种了?”
  “还有亡灵机器人,嗯,一些上次战斗死亡之后的霜龙骑士并没有完全选择复活,老爸你也是知道的,他们跟着几个研究员一起瞎搞,弄出一些生化机械武器,有一个叫做蒙德的家伙,开发出了一种禽兽控制芯片,他把灵魂体输入进去,就可以通过这个芯片控制大型猛兽,还有个叫肖博朗的家伙,设计了一个超巨型战斗机器人多铆金刚号,如果制造完成,体形比爸爸你还要巨大!”
  “现在还有这种理念?!”白河眉头一皱:“给经费,让他们尽快出成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对了,老爸,有些下层的研究员提出,是不是要使用克隆人什么的……”
  “上层研究员没人同意吧。”白河哼了一声。
  爱丽点了点头。
  “培养一个克隆人和培养一个婴儿的成本比起来能便宜多少?有生殖细胞配对和试管培养技术,哪还需要用这种容易引发社会问题的技术?只为了节省十几年的时间?”白河翻个白眼:“倒是龙兽什么的,可以克隆一下,叫研究部门好好搞,智能生物就不必了,我怕麻烦。。”
  讨论结束,小电视在空中消失。
  下午的龙神教会整改会议确立了龙神教团的组织、教义和教规,白河变成个老头,在人群之中看着死胖子雄姿英发地吹嘘,颇有沐猴而冠的味道,白河心中颇为好笑。
  考虑到这是在给自己争取利益,白河咳了一声,勉强严肃起来。
  教会只是个幌子,真正重点建设的是教会的组织,就像某些历史穿越小说里的猪脚,往往会把一个扶不起来的教会装裱一番,挂着一层宗教皮,塞进去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等把戏,白河岂有不抄之理?
  龙神教会的成立,意味着他霜寒之翼的统治即将渗透到政权底层,从此稳如狗。
  接下来就要注意的是个人能力的问题,白河暗想。
  低魔世界中,力量的来源依赖于社会,高魔社会中,力量来源是自我,社会反而构建于强力者身上。
  既然确定了主义,那么这套统治的合法性,最终就取决于霜寒之翼这个统治者力量是否坚挺。
  吃龙练功的方案正在研究中,种田计划也操弄完毕,吸取信仰的事情也都安排好,白河突然发现,自己一时竟然没什么事干。
  开新位面拓荒去?
  白河摇了摇头,几个月以来一直在搞位面移民,他已经有些疲倦。
  “亚斯扎!”正在白河观赏典礼的时候,一团小小的东西钻进了他的身体,白河低头一看,就看到了穿着洋装带着猫耳的银龙小萝莉。
  白河抱起克丽丝,捏着她的精灵耳朵揉来揉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听吟游诗人讲故事的。”克丽丝晃了晃头,咬着苹果,眨了眨眼睛说道:“不过今天这里开会,都没人听那些吟游诗人讲故事了。”
  “嗯?吟游诗人?是不是就是编纂的那个?”白河眼睛一瞪。
  这部诗集在北地非常火热,最终难免流落到闲得蛋疼的白河手里面,白河拿到这一本书,只看了几眼,刚喝到嘴里的咖啡差点从鼻孔里喷出来。
  这本诗集满篇胡编乱造,诽谤到了极致,里头对白河的龙生有着小道八卦式的描述:霜寒之翼生下来身长如猪,头重二十斤,因为长相丑陋,所以被母龙丢出巢穴,在冰原上茹毛饮血,残害生灵。
  待到他稍大之后,就开始祸害人类,据风语者联盟不完全统计,这条邪恶的白龙在幼龙期时就凶残无比,在冰原上吃了数百头人类和精灵,冰虹城的琼克少爷,为了保命,不得不供出八叶组织的进入方法,这条恶龙深谋远虑,借此和八叶组织与红衣巫师会勾结在了一起,获得了惊人魔力,对世界也就有了更强大的危害。在这里又抨击了一番善恶不分的八叶组织和邪恶透顶的红衣巫师会;为安塔斯大陆带来了一只如此凶残狡猾的怪物。
  霜寒之翼学成魔法后变本加厉,连龙神都不放在眼中,甚至连同属一个阵营的彩色龙同胞都宰了下酒!在龙族里也堪称败类啊!
  回到北地之后,这条恶龙野心膨胀,就有了征服北地的计划,为此潜伏起来,在冰虹城中搅风搅雨,制造傀儡势力,在几十年后这种恶行才被挖掘出来,可见这条龙的阴险狡猾。
  此后还有种种宫闱秘闻,比如霜寒之翼在成年期之后祸害了多少小妞啊,每天强迫北地穷人家庭上供少女啦——这些都是有证据滴,霜寒之翼当年威胁瓦尔奇大公的檄文可是传遍了北地,檄文上都这么写了,真的征服了北地,难道不会付诸实行吗?
  这一本大约三十万词的大作,对白河起家经历的描述大体没有错误,只是添油加醋之处甚多,把他形容成了荒淫好色,卑鄙无耻的吃人魔王,让白河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心里却说不上多么生气,然而此刻看着克丽丝捧着一本阅读,顿时就有些不适:“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能够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快告诉我从哪来的?还有,那群吟游诗人在什么地方?”
  “这是苏丽娜放在图书馆里的。”克丽丝眨着眼睛,傻乎乎地笑了起来:“不过上面写得好有趣,还说你强占了我和苏丽娜,夺取了图书馆,咦?强占是什么意思啊?”
  “岂有此理。”白河大翻白眼:“都是诽谤,诽谤知道吗?”
  “诽谤,嘻嘻,我当然知道他们写的都是假的,但是真的很有趣呀,尤其是和亚斯扎比较一下。”克丽丝嘻嘻哈哈:“对了,前些日子还说,这本书的作者要到北地来,教受吟游诗人唱诗。”
  “你怎么知道的?”白河问。
  “因为这里的吟游诗人经常给小孩子们唱诗啊!”克丽丝天真地咬着手指头。
  “MMP!”白河大怒,抱着克丽丝走到后台,变回:“去,去贝茵卓拉那边,把维克斯给我请来,对,就是小母龙旁边那个蓝龙护卫,我要临时雇用他。”
  “是。”
  这个霜龙骑士屁颠屁颠地走了,白河抱着克丽丝坐在那里,心头充满了恼火。
  他倒是没想过将舆论控制得太紧,毕竟他霜寒之翼确实是混蛋透顶,白河也懒得粉饰。不过这群吟游诗人却敢对小孩子下手,简直是岂有此理。
  风语者联盟还真是上不得台面啊。
  克丽丝坐在白河的腿上,两条腿一荡一荡,眼睛里只有白河手里的串烧牛肉丸子,浑然不知到给家人惹上了大麻烦,还在奶声奶气地问:“亚斯扎,你是不是要吃了那些吟游诗人啊?”
  “不是我吃,是请人来吃,我非常不高兴,大大地不高兴。”白河臭着脸道。
  “咦?那……能不能留下来几个,天天给我讲故事啊?”克丽丝眨了下眼睛。
  “好,就把他们都抓起来,每天给你讲故事,什么时候讲不出来了就煮了吃,看看有没有能连讲一千零一天的人才。”白河说道:“如果有就饶了他。”
  “好啊!”克丽丝大喜,刚刚吃进去的牛肉丸子就从嘴边掉了下去,一张小脸顿时变得不高兴起来。
  白河捏着她的鼻子,心中感叹,这大好一条银龙,按照设定应该是正直善良、宽容博爱,如此放在自己的龙窝里面,被死胖子一群不着调的家伙加上自己的影响,貌似有向小魔头的方向发展。
  “那些吟游诗人在什么地方?”白河问。
  “就在那边的酒馆地下水道里面,有好几个呢。”克丽丝一眨眼睛,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画面:整只烤熟的肥牛、鲜榨的果汁,弹着琴唱歌的诗人。
  她双目放光,急不可耐地指着广场东侧的酒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