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五百九十二章 泰鑫国际


小说:我的极品女房东  作者:玉米加农炮
  庞学峰听到了之后顿时就是一个惊喜,看来圈儿内的事儿果然还是得问圈儿内的人才行,于是赶忙说道,“是吗那都是什么时候儿举报的举报的内容都有哪些”
  听电话那头儿的声音,周佩芸好像一边儿在翻阅着材料,一边儿说道,“时间早了,有两年前的举报信十七封,一年前的有九封,最近的两封也是分别在今年的四月份和六月份的,前前后后总共是二十八封举报信。”
  庞学峰想到了一定会有某些个关于贺青岩的举报材料的,但是却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
  “举报的内容中我大致的看了一下,主要涉及到的有四个大方面,第一个是说贺青岩任人唯亲,只提拔任用自己嫡系的人,对于工作能力虽然出色但是却持不同意见的下属却永远做冷冻处理,甚至想尽办法将其逼出公务员的序列。”
  “第二个,就是收受贝有赂的问题,举报人在信中指出,贺青岩在曾经任溪山区财政局副局长的时候儿,就有收受下属以及社会人士违规资金并帮其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问题,而现在任溪山区区-长之后,这类现象依旧存在,而且数额较之前更加的庞大。”
  “第三个,是关于贺青岩与数名女忄生下属存在不正当关系,并且在社会上包-养忄青妇的问题。”
  说到这里,周佩芸明显的顿了一顿,然后说道,“而这最后一个,恰好就是你刚才问我的,关于贺青岩私下里拥有远超其收入所得而能购买的非法房产的问题。”
  好,终于说到重点了!
  前两项的举报内容还好说,起码在这个时候儿的庞学峰听来并不稀奇。
  虽然也算是额外收获的线索,但是如果想要作为扳倒贺青岩的筹码,先不说份量是否够重,不过却明显的存在操作上的难度,起码在时间这个层面儿上,证据你就不好搜集,因为庞学峰从刚才周佩芸的介绍中了解到,这可是前后有两年的时间跨度啊。
  然而也所谓了,毕竟这也不是庞学峰此次主要想得到的答案。
  至于第三点的私-生-活-作-风问题,庞学峰则准备待会儿详细的了解一下儿,以增加手头的筹码。
  而这最后一个,则是令庞学峰在听到了之后立马就精神为之一振,要的就是这个!
  不过听完了周佩芸的介绍之后,庞学峰的脑子里突然间就冒出来了一个问题,“佩芸姐,你刚才说在两年前就有人开始举报贺青岩了”
  “对,最早的一封举报信是两年前三月底的。”周佩芸说道。
  “佩芸姐,你刚才说的我大致已经听明白了,你不是具体负责信-访室那一块儿的,不过我也就纳了闷儿了,信-访室当初收到了举报信之后为什么不及时的反馈上报并立案处理呢”这确实是庞学峰感到比较疑惑的地方。
  然而对于庞学峰的疑问,周佩芸却似乎并没有感到奇怪,“你这么问是很正常的,因为你本身不在纟己委里工作,不了解这里头的具体工作流程,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儿,就单说这信-访室吧。”
  “你知道作为我们省纟己委的信访室每天要接到多少的举报信件吗,这么说吧,据我所知,几年前的时候儿一年最多也就不过上千封而已,可是随着新-政的落地,近几年纟己委开始‘开门搞监督’以来,单我们沿东省纟己委每天收到的举报信就少则十几封,最多的一次则收到了八十多封。”
  “这就说明了我们的信访室分拣读取举报信件的巨大工作量,也正因为如此,随后才有了优先处理实名举报的规定,因为既然肯实名举报的,一般情况下都是掌握了比较确凿的证据,而与之对应的,非实名的举报信件我们就只有靠后处理了。”
  “而实名举报的问题有时候儿也不一定就能够得到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就比如我刚才对你说的这二十八封针对贺青岩的举报信中,关于今年四月的那封,就是实名举报的一年前的一起贝有赂案。”
  “他要举报的那个人原本并不是贺青岩的下属,而是我市泉山区审-计局的一名钟姓的科级干部,因为这名干部当初有一个做大型汽配厂的亲戚在溪山区购买厂房用地的时候儿,曾经被相关手续给卡主了,于是这名干部就通过关系认识了那时已经任溪山区区-长的贺青岩。”
  “不用说,后来厂子的相关手续自然很顺利的就通过了,就因为贺青岩的一个招呼,而贺青岩也因此轻松的进账了一百五十万。”
  说到这里的时候儿,周佩芸向庞学峰反问道,“学峰,你说这个案子该查办吗”
  庞学峰一听立马说道,“当然该查办了,那可是一百五十万啊,这不是实打实的贝有赂吗”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我们立案展开了调查之后才发现,那名钟姓的科级干部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儿就已经辞职经商了,而且现在人已经在澳洲做起了旅游地产的生意,同时已经获得了澳洲的国籍。”
  “这已经涉外了,而我们毕竟只是省纟己委而已,并不是中纟己委,你说,这让我们怎么查”
  “虽然随后我们也对贺青岩及其配偶和子女的账户进行了查验,但是很不巧的是,我们并没有查到这笔钱的线索,虽然凭着直觉我们可以肯定,这笔钱贺青岩并没有存入任何国内外的银行户头,而是以现金的形式藏在了某个地方,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继续等待新的线索出现。”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倒不是因为涉外了我们就不查了,而是相对于贺青岩这起一百五十万的受贝有案,同期的还有几起上千万乃至上亿的贪-腐-案,所以这里就又引出了另外的一条信-访处理规则,那就是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恶劣,贪-腐数额巨大的优先处理。”
  一说起自己的工作来,周佩芸立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而庞学峰也正是因为周佩芸的详细讲解,这才明白原来一个小小的纟己委信-访室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规矩,这下儿总算是涨了姿势了。
  于是被周佩芸科普完毕之后,庞学峰再次回归到了自己的主题上,“佩芸姐,那关于贺青岩拥有什么远超其收入所得而能购买的非法房产的那起举报里,有没有指出到底是哪一套房产,是别墅吗,是在咱们江林本地吗”
  周佩芸再次的翻了翻手头的资料,说道,“嗯,又让你说中了,还真的就是在咱们江林本地,是一套价值一千多万的豪华别墅,然而,虽然举-报信里说的很具体,但是因为这是一封匿名的打印信件,所以当初在信-访室那里并没有被引起重视,怎么,你想从这起举报入手”
  庞学峰点了点头,“对,我有种预感,我很有可能从这里打开一个突破口。”
  周佩芸想了想说道,“需要我帮忙吗”
  和周佩芸毕竟不是只打过一次两次交道了,所以庞学峰很容易的就能听懂了周佩芸这话里的意思,那就是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以我现在的职位和能量,立刻就可以上报并且对贺青岩立案展开调查。
  当然了,现在的庞学峰到底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出大学校门儿的毛头小子了,在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周佩芸这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他也渐渐的能听出来了。
  那就是周佩芸本人就不用说了,那几乎就是周系的核心成员,而贺青岩则是政-敌董系的人,尤其是在江林市的溪山区,则是以董系的势大,周系一直想要在溪山区再扩大一下根系,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却始终被董系稳稳的压着一头。
  所以,如果借着这次机会能够把董系在溪山区的一员大将给拖下水,同时如果抓住时机全力运作一下儿的话,趁机把周系的人给扶上位,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然而庞学峰却想起了姜明妃先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于是看了坐在驾驶位上的姜明妃一眼后,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谢谢佩芸姐,这次就不用了,但是随后的几天里你可能会听到某些头条新闻,只要到时候儿你们不来查我就行了。”
  周佩芸稍稍的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庞学峰的意思,于是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好吧,姐知道你本事大,但是你也要悠着点儿来,董系的人在溪山区可不是吃素的,千万不要小看官场儿里的斗争。”
  庞学峰听到了周佩芸的话之后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随后顿时就怔了怔,这才忽然问道,“佩芸姐,你的意思是,贺青岩的这套别墅就在溪山区”
  周佩芸似乎略微的琢磨了一下儿说道,“因为是匿名的,所以目前我也不知道内容是否属实,但是那封举报信上的确就是这么写的。”
  不知道真假
  这好说,只要知道了具体的位置之后实地了解一下儿就可以了,这对普通人来说可以说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但是对于庞学峰来说,却只是他愿不愿意去的问题。
  于是庞学峰立马兴-奋的问道,“那别墅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泰鑫国际景观小区,星空区,六号别墅。”周佩芸说道。
  庞学峰听到了之后顿时就挠了挠头,“泰鑫国际……景观小区这名字怎么这么的耳熟啊”
  周佩芸笑了笑说道,“那当然了,在江林市的顶级高档住宅社区里,泰鑫国际是仅次于水郡豪庭排第二位的,而且,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过新闻。”
  “什么新闻”庞学峰问道。
  周佩芸顿了顿,“当初泰鑫国际开盘剪彩的时候儿,就是贺青岩作为溪山区区-政-府的代表亲自主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