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五百九十九章 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小说:我的极品女房东  作者:玉米加农炮
  ElementById.className="rft_"+rSetDef;
  正常输出章内容
  ElementById.className="rfs_"+rSetDef
  第二天早,当庞学峰打着哈欠醒过来的时候儿,太阳已经再次升的老高了,虽然隔着窗帘看不清楚,但是从那团隐隐约约透过窗帘的光亮的位置大致可以猜得出,怎么说也得有九点多了。
  庞学峰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习惯忄生的伸手要去床头柜那里拿过手机来看看时间,可是这一摸却摸了一个空。
  嗯
  手机去哪儿了
  庞学峰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过去,可是这个时候儿却忽然发现,不对呀,不仅手机不在床头柜,这……这床头柜的颜色怎么也变了
  明明记得原来是浅棕色的,可是现在怎么忽然变成孚乚白色的了
  庞学峰这才揉了揉眼睛,正准备一把撩开了身的薄毯之后从床坐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儿才不禁发现,这,这不是妃妃的房间吗
  于是一瞬间,昨天晚发生的一切才一股脑儿的涌现在了庞学峰的脑海里,当然也包括昨晚庞学峰正在洗澡的时候儿,姜明妃走进去之后所发生一系列不可秒速的画面。
  庞学峰这才微微的闭起了双眼,意犹未尽的把昨晚的一幕再次的又重温了一遍。
  爽!
  真的是太爽了!
  真的没有想到,自从有第一次之后,姜明妃这只小妖米青的技术竟然是越来越熟练了,不过口子实在太背的是,昨天晚怎么又遇到“红灯”了呢!
  哼,小妖米青你等着吧,等到你和哥们儿结婚的那天,当能够真正的入“洞”房的时候儿,哥们儿一定会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金-箍-棒”勇闯“无底洞”的!
  不过歪歪了个够之后,庞学峰的肚子紧跟着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也难怪,昨天本来说好的在家好好的休息一天,可是谁能想到不仅没有一点儿的放松,到头儿来反倒是平时还要忙活。
  在别人的眼里庞学峰无论做什么都是那么的轻松自如,可是事实只有庞学峰自己心里才清楚,要做好这些自己需要付出多大的精力。
  拿昨天晚的事儿来说吧,为了炸掉贺青岩在泰鑫国际星空区里的六号别墅,庞学峰势必会动用到自己的双元晶。
  但是对于威力巨大到常人绝对难以想象的双元晶,庞学峰目前虽然已经能够通过元气分割的方法把它化整为零,来尽量减小它的威力,以便于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儿使用方便,但是却从来没有在小范围内使用过。
  仔细的回想一下儿,好像除了在当初对房恒磊的盛广系购物心爆石皮之前,只在那次让姜明妃开车带着自己到郊外一处废弃工厂的时候儿试验过一次。
  盛广系购物心那次没有什么大的顾虑,因为一来他的建筑占地面积大,二来那天在搞活动,所以已经封顶的大楼主体内并没有任何的施工人员。
  而这一次却不一样,贺青岩的六号别墅环境算是再好,周围的环境算是再开阔,可也毕竟是位于一座小区里边儿,和米国影视剧那种自己家的房子周围方圆百米的范围之内,除了自己家的房子之外,看不到任何的人和建筑的环境是绝对没有办法的。
  而贺青岩的六号别墅十米开外的地方是紧邻的另一家的别墅,况且里边儿还住着人,于是这给庞学峰的爆石皮计划提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那是必须要做到专业爆石皮施工那样精准的定点爆石皮,而不能对周围无辜的业主造成任何的伤害才行。
  没有办法,也难怪庞学峰会如此的谨慎,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这双元晶的威力到底有多大,用六目散人当初说过的话来说,双元晶这东西,那可是连大能级的人物也要忌惮三分的。
  而这,也正是庞学峰在昨天晚为什么分明已经回到家了,可是最终却连晚饭都没有吃再次出去了的原因。
  不过好在这事儿终于过去了,于是庞学峰拍了拍干瘪的肚子,头也不梳脸也不洗的,下床要去客厅的饭桌儿看看国民好媳妇儿妃妃同-志又给自己做什么好吃的了。
  然而这个时候儿毕竟还光-着身子呢,所以庞学峰先回自己的房间里拿了一条新的内-裤穿,然后紧跟着顺着饭香跑向了餐桌儿那里。
  今天的早餐很简单,小笼包子,小米粥,剩下的是一个被一只大碗扣着的盘子。
  什么意思,难道又要学次那样儿在里头给哥们儿留个字条儿什么的
  可是当庞学峰拿掉了大碗之后一看,顿时是一愣,紧跟着不由自主的便笑了起来,而且笑的还特别的有内涵。
  因为这盘子里边儿没有别的,有的只是两个煮熟的鸡蛋,和一个火腿肠。
  东西很简单,不过……不过……却摆成了一个很特别的造型。
  庞学峰当即捂着脑门儿一脸的哭笑不得,这个妃妃呀,玩儿的尺度可是越来越大了,这不是在赤果果的扌兆逗老公呢嘛。
  虽然这个造型只要是个男人都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有一点让庞学峰闹不明白的则是,在火腿肠的边儿还架着一把小餐刀,这是几个意思
  可在庞学峰挠着头发左右想不通的时候儿,却忽然间听到,卫生间那里似乎有声音传来。
  不会吧,家里进来小偷了
  克奥,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偷到哥们儿的头来了。
  于是庞学峰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外,仔细的一听,果然有人。
  于是庞学峰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把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可是这一看不要紧,庞学峰顿时愣住了。
  “妃,妃妃你……你怎么在这儿啊”
  不错,这声音是此时正在卫生间里刷牙的姜明妃发出来的。
  “啊!”
  被庞学峰这么猛的一推门,姜明妃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喊了起来。
  可是当看到是庞学峰的时候儿,这才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月胸口儿,然后连一嘴泡沫也顾不得擦,使劲儿的在庞学峰的脑袋挠了好几下儿,“死小峰,坏小峰,你个小坏蛋,吓死姐了你知道吗!”
  庞学峰顿时懵了,因为姜明妃虽然才二十七岁,换做别的女孩子的话正是“疯玩儿”的大好年纪,但是一来因为姜明妃本身的忄生格使然,二来因为她同时是七家化妆品店的老板娘,所以从来没有偷过懒。
  在庞学峰的印象里,自打自己住进来了之后,姜明妃在每天早给自己做好了早饭之后,会雷打不动的去店里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而自己则是每次都一觉睡到自然醒。
  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妃妃,你怎么在家呀”庞学峰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姜明妃用清水漱了漱口,然后把牙刷牙杯也洗干净放回去了之后,这才笑着甩给了庞学峰一个姜氏白眼儿,“这是姐的家,姐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啊”
  庞学峰傻乎乎的挠着头发也笑了起来,“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平时我起床的时候儿你都早去店里了,可今天怎么没有去啊”
  姜明妃这才说道,“因为今天有事儿呗!”
  “有事儿什么事儿”庞学峰莫名其妙的问道。
  “今天是咱女马的生日。”姜明妃一边儿往凉杆儿搭着毛巾,一边儿很平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啊咱女马的生日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呀,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儿啊!”这还是庞学峰和姜明妃认识以来第一次赶准“丈母娘”的生日,紧张那是在所难免的。
  姜明妃说道,“没事儿,以后你习惯了。”
  “啊为什么呀”庞学峰是越听越糊涂了。
  姜明妃看着庞学峰那一脸的郑重,心里却是十分的欣慰,说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过生日的,在咱女马这类有了年纪的人的老观念里,这过一次生日等于说是老了一岁,所以呀,她可以给别人过生日,但是却从来没有给自己过过生日。”
  庞学峰这才明白过来,不过还是说道,“那往常遇到咱女马生日的时候儿都是怎么过的,总不至于这么装作不知道吧”
  “那倒也不至于,往年的时候儿到了这一天我都会买一些菜啊肉啊什么的去家里,然后午的时候儿亲自给她做几样好吃的,虽然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只要你不提过生日这茬儿行,当是改善生活了。”姜明妃说道。
  “哦,原来今天要去咱女马那里呀,那太好了,我怎么着也得亲自给咱女马做几个好菜。”庞学峰说道。
  “那是,给你一个在未来的丈母娘面前好好儿表现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哦!”姜明妃看着庞学峰,美滋滋的说道。
  不过说完了之后,庞学峰却忽然想起了那把餐刀的事儿,于是一脸坏笑的问道,“妃妃,那个……那把餐刀……是什么意思啊”
  虽然“吃”都已经“吃”过还几次了,不过姜明妃毕竟是个女孩子,所以当庞学峰面对面这么问起来的时候儿,姜明妃还是俏脸微微的一红,然后却一把把庞学峰给轻轻的推出了卫生间,“什么呀,姐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你先去外边儿等一下儿,姐要方便方便。”
  卫生间的门儿关了,不过庞学峰知道,这一定是姜明妃不好意思当着自己的面儿直说,于是继续没脸没皮的在卫生间门外问道,“妃妃,你告诉老公吧,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姜明妃没有说话,过了能有好一会儿,才终于反问道,“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了。”庞学峰一听有戏。
  可是姜明妃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再次的反问了一句,“你能试着体会一下儿,被一根又米且又长的黄瓜给顶到嗓子眼儿,是一种什么样儿的感觉吗”
  底部字链推广位
  /html/book/38/3839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