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六百零六章 趁火打劫


小说:我的极品女房东  作者:玉米加农炮
  毕竟此时在座的人里头最了解庞学峰的是姜明妃,于是听到了庞学峰的话微微一怔之后,姜明妃立刻就想起了小朵的那件事儿,“小峰,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
  庞学峰点了点头说道,“嗯,虽然我也没有想到,不过确实看出来点儿问题。”
  原来就在刚才姜国芬说话的当口儿,庞学峰已经不着痕迹的看过了她的命轮,首先,姜国芬并没有说谎,关于她所说的一切的遭遇以及现在的处境都是事实。
  但是庞学峰没有想到的是,就和小朵那次的事情一样,就在庞学峰看向姜国芬命轮的一刹那间,一个短暂同时模糊的画面却忽然的出现在了姜国芬命轮的上方。
  画面是一个远景,画面中姜国芬正瘫坐在地上捶胸顿足,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只要看到画面,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姜国芬在捶胸顿足的失声痛哭。
  而小东则同样坐在一旁的地上紧紧的挽着姜国芬的胳膊,虽然同样的听不到声音,但是从小东那不停抹眼睛的动作不难猜想的出来,估计也是默默的哭泣。
  而在两个人的身后,则是一道高大的黑色铁门,铁门上虽然也有一个供单人进出的小门,不过此时却是紧紧的关着,没有一个人出来理会哭泣的母子俩。
  黑色铁门的两边,则是能有六米左右高的围墙,而且在围墙的墙头儿上,还有着大约近一米高的铁丝网。
  这幕画面并不陌生,因为但凡是个稍微有点儿社会阅历的人,都会在看到的第一时间联想到一个地方,那就是看守所。
  同时,从这道高大的黑色铁门门前的道路上行人极少,而且大门的两侧也没有悬挂任何单位的名牌来推断,这里很可能是看守所的后门一类的地方。
  但是如果单单从这一幕画面中所传达出来的信息来看,就算是庞学峰也不敢断言这能和姜国芬被骗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就在庞学峰再次看向姜国芬那代表财运的金色命轮的时候儿,却忽然间发现,金色命轮上的一处,已经十分明显的出现了一个大缺口,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成形,不过庞学峰完全可以推算的出来,最多不超过两天的时间。
  这很好解释,用老百姓的话来说,这分明就是一副破财的征兆。
  而在姜国芬现在的经济情况几乎已经可以说是穷困潦倒,而且她本人也并没有说谎的前提下,哪儿来的财可破呢
  于是综合看到的这一切,庞学峰大致的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在自己把那三十万给了姜国芬之后,姜国芬一定是按照先前所说的给了他找的那个中间人。
  而庞学峰推断,十有八-九的,就是这个中间人借此机会坑了这三十万。
  而姜国芬母子俩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坑了,仍然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时间去看守所的后门接人,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在被告知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之后,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被骗了,于是这才有了姜国芬坐在看守所后门儿的地上失声痛哭的一幕。
  所以,庞学峰才会对姜国芬说出刚才的那番话。
  不过在座的人里头,姜明妃对于庞学峰会占卜预测的本事早就习以为常了,老姜两口子和姜明伟也都听姜明妃说过,虽然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但是出于庞学峰年纪轻轻的就能有这么大的成就,而且对老姜家的帮助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虽然心里仍然是有点儿半信半疑,不过倒也没有说什么。
  但是姜国芬和赵岚就不一样了,一个是多少年没有登过老姜家的门儿了,一个则是头一次来,结果那还用说嘛,绝对是听的一头雾水。
  不过赵岚还好,毕竟自己这次是以姜明伟女朋友的身份第一次来姜家作客,所以,就算是有些地方听的稀里糊涂的,可是出于礼貌,仍然没有冒然的表示出任何的疑问。
  可是姜国芬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姜明妃,又看了看庞学峰,立刻就问道,“小庞,妃妃,姑怎么……听不懂你们俩在说些什么呀”
  听懂了那才叫怪呢!
  于是姜明妃这才解释道,“姑,这么跟你说吧,小峰现在不仅是山间好泉公司的大股东,而且因为小的时候儿在老家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过一位精通奇术的老人,小峰从那位老人那里学到了很多神奇的东西,其中有一样儿,就是预知能力。”
  “不管你把他理解为占卜也好,还是预测也好算命也好,反正小峰就是有这个能力,说白了其实就是能提前知道一些近期即将发生的事情。”
  “而小峰刚才之所以肯那么对你说,那就是一定从你这里看出来什么问题了。”
  听听,听听,这叫什么,这就叫做夫唱妇随啊!
  庞学峰虽然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不过在听到了姜明妃的话之后还是立马就在心里洋洋得意了起来,得此贤妻,夫复何求啊!
  于是,正好儿在姜明妃看过来的同时悄悄的就给姜明妃递过去了一个赞赏的眼神,中-国好媳妇儿!
  “啊”姜国芬一听就懵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大多数人在听到算命一类字眼儿的时候儿,第一个反应就是江湖骗子,这一定是骗人的。
  可是姜国芬刚想说些什么,这到了嘴边儿的话却又被姜国芬自己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骗子
  不对呀!
  要说是路边儿摆摊儿的算命先生骗人的话,那他最终的目的,就是通过自己那隐晦难懂的说辞先把人给搞的云里来雾里去,然后再用你印堂发黑,头顶凶星,或者你近期之内必有血光之灾一类的噱头来咋呼住你,最后才会顺理成章的透出他要钱消灾的目的。
  然而庞学峰不仅没有半句的“行话”和“套路”,反倒还十分大方的答应了要借给自己三十万的请求……
  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儿,姜国芬哪怕是仍然对于庞学峰年纪轻轻的居然就会“算命”而感到无法相信,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将庞学峰和骗子联系在一起了。
  因为要是所有的骗子都像庞学峰这样儿的话,那只能说希望这样儿的骗子越多越好!
  经历过太多这样的场合,庞学峰当然知道姜国芬在想些什么了,于是干脆说道,“小姑,妃妃刚才说的不错,我确实有这方面的能力,不过我也知道你一时半会儿的一定很难接受,所以我们就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来说一些比较实际的东西。”
  姜国芬再次一愣,“比较实际的什么”
  庞学峰点了点头,“嗯,根据我刚才的推断,你说要用这三十万作为‘保释金’好让我姑父提前出来,恐怕不是直接和看守所一方的负责人谈的,而是应该有一个中间人从中沟通才对,否则你要是有这门路的话,也不至于等到现在了,是不是这样”
  姜国芬听到了之后眼中立马就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然后赶忙点头说道,“不错不错,这个人也算是小东他爸当年的老朋友了,都认识,前不久的时候儿我无意间在买菜的路上遇到了他,而当他听到了我最近正在找关系想要让小东的爸爸提前出来的事儿的时候儿,当时就说他有路子能帮上这个忙。”
  “而这三十万的‘保释金’,也是托他的关系才和看守所里的领导沟通好了之后定下来的。”
  庞学峰一听,果然是这样儿,看来,问题就出在这个人的身上了。
  于是庞学峰想了想说道,“小姑,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我现在怀疑就是这个人想要借此机会骗走你这三十万。”
  姜国芬听到了之后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疑惑又迟疑的神色,半晌后才喃喃的说道,“……不会吧,老吕这人也算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老关系了,林业局的,虽然这人的心眼儿确实挺多,不过从曾经的交往中来看,对我们也还算是说得过去呀,况且能在我们现在最困难的时候儿给我们指出这么一条路,不应该吧……”
  庞学峰说道,“小姑,你这么想我不反对,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老话不是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毕竟三十万对于你我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我有一个更直接的办法来验证一下儿这个老吕到底是不是心存不轨,是不是真的想通过这次的事情来坑你这笔钱。”
  你还别说,因为庞学峰说的这番话不仅合情合理,而且还处处替姜国芬着想,于是姜国芬听到了之后态度也就不再那么犹豫了,“那……什么办法”
  庞学峰说道,“那你得先告诉我,你们当初是怎么约定好的”
  “我们当初说好了,我凑够了钱之后直接把钱打到他的银行卡里,然后他就会拿着这笔钱去帮我办这件事儿了,最多两三天,小东的爸爸就一定会给放出来的。”姜国芬说道。
  银行卡
  庞学峰一听就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儿,果然是病急乱投医啊,等你把三十万打到他的银行卡里的时候儿,估计也就是你人财两空的时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