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回忆篇——敬妃的劝诫(下)


小说:盛世妃谋  作者:玉昵酱
  “呃——”朱雪槿当即便冷汗下落,肩膀上传来的痛楚无以复加,她死死咬着牙,吸了口冷气,并未有一声痛呼;那贼人似乎并不放弃,摇摇晃晃的也未松手,想着刺透朱雪槿的右肩,刀尖便可直抵阳和煦的心房;却蓦地发现受到那香影响的不止面前四人,尚有自己,此时,他算是体会到何谓自作孽不可活了。所以尽管依旧死死抓着雁翎刀,他的身躯却开始不自主的向后倒去;而刀也随着他的轨迹,重重的在朱雪槿的肩膀至手臂,手臂至手腕,手腕至指尖,长长的蔓延,血液几乎成行的是喷薄而出,于她斗篷之上,绽出朵朵红莲。
  阳和煦眼见着朱雪槿的脸色由苍白变至灰青,却始终未吭一声;湿漉漉的头发胡乱的贴在她的额头上,双眼因疼痛而充血,红的惊人,眉头拧做一团,牙齿咬的吱嘎作响,看得出,忍痛忍的十分辛苦;后她终于支持不住,双眼一合,头无力的垂在阳和煦的肩膀上,心跳较之前都微弱了许多。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当阳和煦终于反应过来的工夫,嘴唇都被咬出了血,眼泪沿着脸庞连线落下,一旁的土地已经有了湿润的土坑;他颤抖着、用尽力气抬起手,放在已经痛的昏过去的朱雪槿肩膀上,那种粘稠的感觉让他几近椎心泣血;再扬起之时,那一巴掌的绯红晃得他整个人痛心彻骨,正如落入冰窖之中,从心顶凉到了脚尖,又似乎陷入了万劫不复的痛苦深渊。
  “雪槿,雪槿……”阳和煦叨叨念着朱雪槿的名字,手无力的垂到一旁,香气越渐浓烈,已经开始夺取他的意识;他侧着头,脸庞蹭到朱雪槿冻得冰冷的耳;他想张开双臂,以身体为朱雪槿取暖,只不过却再没这个能力了。
  “八皇子,雪槿!”虽然丧失了全身气力,丝毫动弹不得,荣天瑞还是奋力的喊着两人的名字,尽管声音听起来微乎其微;那香气越来越重,尽管他努力的睁着双眼,不远处阳和煦与朱雪槿的身影还是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的前一瞬间,朱雪槿那被血液浸染红了的披风,尤其扎眼与扎心。
  敬妃知道的这些,全数是之前阳和煦与阳玄圣前来拜访之时,她装作一副关怀的模样,问出来的;如今,为了打击阳寒麝对朱雪槿已经开始冒出来的一点一点的爱意,她必须将这些全数说出来才是。她宁可阳寒麝爱着青楼女子都好,只要别对朱雪槿有一丝真正的感情,她都绝不会干涉阳寒麝半分;只不过目前,事态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她甚至开始有些后悔,当初为何一定要想这样的方法。
  即使敬妃对阳寒麝说了这些,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抬起眼,直接反驳,也是第一次反驳敬妃道,“朱雪槿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保护夏辽之间的交好,并无其他。”
  “寒麝,你当真对那朱雪槿动了真情?!”在这一刻,敬妃只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自己的一生被朱雪槿的父母毁了,难道阳寒麝的一生,还要被朱雪槿毁了吗?他们朱氏满门,生来就是为了毁灭他们而存在的吗?
  “我不爱她,”阳寒麝的回答很干脆,甚至带着些冷漠,“但她是我的女人,见她第一面,她便注定是我的女人。”
  不错,她的命是自己救回来的,所以,她的一切,理所应当的,必须属于自己。
  阳寒麝还记得,那一次,是他与高品轩、荣耀前往盛京,路上扫平倭寇,正在马车上与高品轩说着什么的工夫,忽的,他眉头微微一皱,马车就此停了下来。撩开帘子,高品轩只瞥了一眼,便回头对阳寒麝道,“大皇子,前方似乎是被雪拦住了去路。”
  “下去看看。”阳寒麝说着,自行下了马车,高品轩于其后紧紧相随;脚下的大地上,积雪尚有些坚硬,走在上面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阳寒麝目不斜视的直接走到了最前方;一筹莫展的荣耀见阳寒麝来了,忙拱手打礼,道,“大皇子快回马车上吧,辽国天气严寒,当心着了风寒。”
  “无妨,”阳寒麝吐出这两个字,后望着前方约莫半人高的积雪,眉头也不皱,只依旧冷淡了语气开口道,“路若堵了,我们铲出一条路就是。”
  “是,大皇子,您先回马车,我让士兵们一道……”
  “我在此,军心会受鼓舞。”阳寒麝打断了荣耀的话,而高品轩则已经为阳寒麝整理了墨麾,自行拱手道,“经过时,臣发现附近有树林。我们自可劈下粗枝,以作铲雪之用。”
  “嗯。”阳寒麝答应一声,后在荣耀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与高品轩一道离去;唯独留的荣耀立在原地,半天才摸着下巴道了句,“这大皇子,当真了不得。”
  一切如阳寒麝所料那般,当士兵们看到堂堂夏国大皇子,居然纡尊降贵,与他们一道在这严寒的天气中以粗枝铲雪,都纷纷有了巨大的干劲儿,本来让荣耀有些头疼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阳寒麝丝毫不畏惧辛苦,一双耳朵冻得通红,手也因为有雪沫与汗水的缘故,如今结了冰碴,但他一句苦都没抱怨过,一直身先士卒,走在最前方,直到他看到那本该洁白的雪中,居然开始有了丝丝红意;他敏感的嗅了嗅,后眉头紧蹙——不会错,那是血的味道。
  “高品轩,雪中有人。”阳寒麝对着一侧的高品轩这般道;高品轩从小到大从未对阳寒麝有过丝毫质疑,立即上前帮助阳寒麝一道谨慎的将附近的雪铲净之后,阳寒麝才发现,这并非一个人,而是两个;衣着上看,该是一个男子紧紧环抱着一个女子;而那雪中的血意,便是打女子手臂而来。
  “嘶——”,阳寒麝忽的听到高品轩吸了口冷气;转头工夫,才见高品轩表情之中难掩惊惧,小声对他道,“大皇子,这……这不是荣天瑞么。”
  “立即通知荣耀。”阳寒麝吩咐高品轩后,自行蹲下,将手中粗枝扔在一旁,后以手指探了探两人的鼻息;确定还有微弱的气息,阳寒麝稍稍松口气,嘴角不自觉的扬了一下,暗暗道,“荣耀,你可是又欠下我一个人情了。”
  荣耀与高品轩一道奔跑过来的时候,因为腿软而几度跌倒;当阳寒麝那声“尚有气息”听在耳中的时候,他险些老泪纵横。差士兵们将两人抬入马车中,以被子完全包裹住以回复体温之后,荣耀双腿跪在阳寒麝面前,也不顾雪地冰冷,就这样磕了三个响头,拱手之间已经难掩其感激之意,“这次多亏了大皇子,不然臣那长子与朱将军的爱女便长眠于此了……”
  阳寒麝冷眼望着荣耀沾了些白雪与灰土的额头,后头的话却听不进去,唯独记得“朱将军的爱女”这几个字;眼见着前方的路几乎已经算是畅通,阳寒麝摆手,先示意荣耀起身,后道,“我尚懂些医术,这一路便与他二人同乘,也方便照应。”
  “微臣感激不尽。”
  在荣耀的千恩万谢下,阳寒麝扭头便走,高品轩在其后紧紧相随,待上了马车,见到马车两旁的座位,一边被包裹着的荣天瑞占满,一边被同样包裹着的朱雪槿占满,高品轩不禁微微皱眉,对阳寒麝道,“大皇子,这里这样拥挤,我们何苦于此……”
  “不是我们,是我。”阳寒麝说着,一指后头跟着的马车道,“你回去那里。”
  高品轩登时愣了一下,半天才闷闷的低头一拱手,答了声“遵命”,后背影落寞的离开了阳寒麝所在的马车;阳寒麝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般,径自走到最靠内的座位上,与两侧分别裹着的朱雪槿与荣天瑞保持着在他看来的安全距离,这才细心观察起一直让他颇有兴趣的朱雪槿来。
  这会儿的朱雪槿,身子全数被包裹棉被之中,只能看到她冻得铁青的小脸、紧紧闭着的双眼以及仍旧在瑟瑟发抖的嘴唇。阳寒麝看了半天,也着实看不住朱雪槿到底有何过人之处,容姿平常而已;蓦地,他忽的念起发现她二人的契机,这才几步上前,微微蹙着眉头掀开朱雪槿的被子,发现她的右臂虽已经因冰雪而完全止了血,却已经有了僵化的趋势,如若不及时施药治疗,怕是日后也要废了。
  救她?还是视若无睹?救了会有什么好处?经过简短的思考过后,阳寒麝大跨步下了马车,向着高品轩所在的后一辆疾行而去。
  当高品轩看到阳寒麝重新回来的时候,尚来不及欣喜,便听到阳寒麝冰冰冷冷的语气传入耳中,“去行军药箱中,娶红花油、白药、纱布来。”
  这几样皆是紧急处理伤口以及消炎之物,高品轩一下便想到了朱雪槿的伤势,不自觉的略微蹙了眉头,对阳寒麝拱手道,“大皇子可是当真要救那朱雪槿?”
  “闻你从前话语,对她很是欣赏。”阳寒麝一双刀锋一般尖锐的眼睛望向高品轩,似乎一眼便能穿透他的内心。
  这让高品轩不自觉的颤抖一下,后拱手道,“欣赏归欣赏,但大皇子莫要忘了,这朱雪槿到底救过八皇子,又是敬妃娘娘的眼中钉,大皇子当真要救?臣只是想大皇子三思而后行,也省的日后生出诸多后悔。”
  “我从不救无用之人,你速速去取了这三样来。”
  见阳寒麝依旧并未改变主意,高品轩无法,也唯有从药箱中取出这三样,双手恭敬的递给阳寒麝,见他转身就走后,一面打礼,一面再度嘱托道,“大皇子,定要三思而行。”
  阳寒麝并未有任何回答,冰冷的面色也无丝毫改变;于雪地中行走之时,筒靴与雪地间因摩擦而发出“唰唰”的声音;重回朱雪槿与荣天瑞两人所在马车时,他几乎是丝毫不歇的将朱雪槿的小袄褪下一半,露出右侧满是血污的冰冷手臂,像是看到沾满污泥的白藕一般。
  阳寒麝一面以纱布清理血迹,一面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朱雪槿那道由肩膀至指尖的伤口瞧;从如今的肌肤愈合情况看来,这伤口一定极深,看来之前的那些死士,也的确是用尽了心思了。
  许是离了被子的温暖包裹,许是因为右侧身子裸露在外太久,又许是阳寒麝的白药对她的伤口造成了极其疼痛的刺激,朱雪槿的身子忽的开始莫名的抖了起来。阳寒麝却完全不理会,只是接着以纱布包扎,似乎朱雪槿怎样都与他无关似的。终于,朱雪槿迷迷蒙蒙的睁开眼,但见一冷若冰霜的陌生男子正为自己包扎,她想开口说什么,嗓子里却好像着火了一般,半天才念出三个字,“你……是谁?”
  “阳寒麝。”
  这三个字答得与他的面色一般冰冷,朱雪槿只觉得这名字尚有些熟悉,只不过还不待她思考,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阳寒麝也未抬眼,帮朱雪槿包扎好过后,重新以被子裹上,望着她逐渐平和下来的脸庞,阳寒麝嘴角唅起一丝冷笑,开口漠然道,“若你日后不为我所用,便白费了我这一番心思。朱雪槿,你若无法成就我,我定毁了你。”
  是啊,那时为何救她,为何明知她就是替他最大的敌人阳和煦挡刀子、害的敬妃一干手下全数被灭的罪魁祸首,却还是不自觉的救了她?或许那时候,他便相信,朱雪槿一定是上天派来,助他夺位的,这夏王之位,普天之下,舍他其谁。日后与朱雪槿出过几次征,每一次,都让他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诚然,为了朱氏满门,敬妃受了不少委屈,但是在如今的阳寒麝眼中,夏王之位,才是最高的。而能够助他上位的人,在他看来,最重要的,还是朱雪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