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高品轩的担心


小说:盛世妃谋  作者:玉昵酱
  阳寒麝自是越说越气,敬妃却听到了完全不同的事情,她发现,朱雪槿的智慧似乎是比她想象之中要高的多了;她一直以为,朱雪槿不过会耍些小聪明而已,可如今看来,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她要降服这个丫头,要她心甘情愿的帮助阳寒麝;日后还要折磨她,看来这路,是真的有些崎岖了。
  而另一边,阳寒麝看着敬妃陷入思索之中,似乎连自己的话都不愿听了;他只以为是向昆仑对敬妃的影响太大,死死咬了牙,道,“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个向昆仑,省得他在这里魅惑母亲!”
  “寒麝,你怎的就不明白,”敬妃重重叹了口气,道,“向昆仑才华出众,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有朱雪槿就够了。”阳寒麝这样冷冷的一句话,就打断了敬妃;又何止是打断了敬妃,简直就是惹怒了敬妃,毕竟,在敬妃看来,短暂的容忍朱雪槿,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可如今在阳寒麝眼中,向昆仑的地位竟然还不及朱雪槿。他明知向昆仑待自己比生命还重要,又明知自己落到如此田地,都是因朱雪槿的父母而起,可如今,自己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自己的独子阳寒麝,竟说出这样的话。
  敬妃百忍千忍的,才忍住就要喷薄而出的泪水,语气却忍不住颤抖道,“寒麝,你明知朱雪槿曾串通向昆仑对你进行欺骗,如今却不信向昆仑,而信朱雪槿?”
  “反正向昆仑,我是一定不信。”阳寒麝没有正面回答敬妃的问题,念起之前阳寒麝的种种所为,以及最近他微小的改变,敬妃心中的不祥预感越来越强烈。她死死的攥了拳头,对阳寒麝道,“寒麝,你别忘了,朱雪槿并不是站在你这边的,朱雪槿是站在阳和煦那边的;现在看起来似乎一切安好,安万一我们对阳和煦出手,她还是要与我们作对。”
  阳寒麝扭过头,不去看敬妃,也不说话。敬妃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提醒道,“寒麝,你可别忘了,为了阳和煦,朱雪槿几次无怨无悔的将自己置之死地,她只有对阳和煦才是真心!她手臂上那道疤,那道从肩膀蜿蜒到手指尖的疤痕,还不够明显么!”
  敬妃知道的这些,全数是之前阳和煦与阳玄圣前来拜访之时,她装作一副关怀的模样,问出来的;如今,为了打击阳寒麝对朱雪槿已经开始冒出来的一点一点的爱意,她必须将这些全数说出来才是。她宁可阳寒麝爱着青楼女子都好,只要别对朱雪槿有一丝真正的感情,她都绝不会干涉阳寒麝半分;只不过目前,事态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她甚至开始有些后悔,当初为何一定要想这样的方法。
  即使敬妃对阳寒麝说了这些,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抬起眼,直接反驳,也是第一次反驳敬妃道,“朱雪槿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保护夏辽之间的交好,并无其他。”
  “寒麝,你当真对那朱雪槿动了真情?!”在这一刻,敬妃只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自己的一生被朱雪槿的父母毁了,难道阳寒麝的一生,还要被朱雪槿毁了吗?他们朱氏满门,生来就是为了毁灭他们而存在的吗?
  “我不爱她,”阳寒麝的回答很干脆,甚至带着些冷漠,“但她是我的女人,见她第一面,她便注定是我的女人。”
  不错,她的命是自己救回来的,所以,她的一切,理所应当的,必须属于自己。
  是啊,那时为何救她,为何明知她就是替他最大的敌人阳和煦挡刀子、害的敬妃一干手下全数被灭的罪魁祸首,却还是不自觉的救了她?或许那时候,他便相信,朱雪槿一定是上天派来,助他夺位的,这夏王之位,普天之下,舍他其谁。日后与朱雪槿出过几次征,每一次,都让他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诚然,为了朱氏满门,敬妃受了不少委屈,但是在如今的阳寒麝眼中,夏王之位,才是最高的。而能够助他上位的人,在他看来,最重要的,还是朱雪槿。
  “不错,寒麝,就算你说的都对,那时候的朱雪槿,的确是因为夏辽之间的邦交,才不得不救阳和煦。”敬妃重重的叹了口气,尽管能够从阳寒麝的语气中,听出他还是利用大过于爱,能够让她有了一点的放心,但是,她始终无法容忍,阳寒麝竟然会对仇人的女儿动情——朱雪丹就无所谓,虽说同样是朱烈的女儿,但朱雪丹的母亲是青楼的卫国女子,她的存在是让朱王氏心塞一世的,所以敬妃倒真是觉得,阳寒麝若喜欢的是朱雪丹,那倒是让她放心多了;别的不说,朱雪丹确实大方得体,有身为王后的潜质,也应该能够处理好后宫事物——不过这都算是后话了。
  敬妃摇摇头,继续道,“但是如今,情况已经变了,朱雪槿与阳和煦两个之间的感情,不正是你我二人合力推动的么,线下,若要朱雪槿在你与阳和煦两个之间选择,她会站在哪边,寒麝,你心里没数吗?”
  阳寒麝锁了锁眉头,道,“我不会让她做这样的选择。”
  “但现在,这选择已经出现了,”敬妃接着道,“你可知,就在你来的前些时候,王后曾经来我这里,她亲口对我说,这一次出兵讨伐蜀国,想要阳和煦领兵前行,她想把这个荣耀,加在阳和煦的头上,以让他日后的王位之路更加平顺。寒麝,若阳和煦成了大将,你便是副将,荣天瑞是如何死的,你我都清楚,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打算除掉阳和煦?我们能想得到的事情,朱雪槿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而万一你在朱雪槿面前露出了一丁点的马脚,你觉得那丫头会怎么做?她不爱阳和煦的时候,都愿意为他献出生命,如今的她,又能做出什么,谁能预料的到?”
  敬妃这一句句的话,就像一个个响亮的巴掌,一下一下的打在阳寒麝的脸庞上;他瞬间便黑了脸,不再开口,敬妃见状,微微叹口气,又道,“如果朱雪槿不是你的军师,那么此行,你必须需要另一个军师在身边。向昆仑身经百战,几乎所有兵书都是他亲手所著。饶是他少了些朱雪槿的聪慧,却多了许多朱雪槿所没有的经验,这一路,他定会对你有所裨益。寒麝,我希望你能够放下从前的一切,试着接受向昆仑……”
  “母亲要我放下从前的一切,母亲又何尝不是放不下?”阳寒麝抬起头,这般反问了敬妃一句;敬妃哑口无言,脸色红一阵绿一阵,都不知该说什么。阳寒麝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确有些过分,对着敬妃拱手,道了句,“拜别母亲。”
  那时候,阳寒麝一句一句的顶撞,虽然敬妃因为爱儿心切,不舍得说些什么;但高品轩却能感受到敬妃的那种绝望,自己的亲生儿子,居然对仇人的女儿有了感情,这让她如何是好。高品轩是受了敬妃的恩惠,才能有如今的日子,他的命都是敬妃给的,所以,理所当然的,敬妃给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对阳寒麝的保护,那么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保住阳寒麝,保住这个敬妃一直要给阳寒麝的王位。迫不得已的时候,或许,他也该对朱雪槿出手,尽管当初,朱雪槿是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娶回来的。
  “高品轩,你跟着我这么多年,”阳寒麝虽没有回头看高品轩,但是他似乎能够与高品轩心灵相通一般,能从他的沉默,甚至他的呼吸声中,便听出他的心声,所以此时,他用了极度深寒的声音,对高品轩道,“你的心思,我了解的很。所以,若你敢在我背后动什么小动作的话,后果如何,你该是清楚的。”
  高品轩的汗毛都因阳寒麝这几句话而倒立起来,相处这么多年,阳寒麝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进行威胁;他的心咯噔一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好像是痛,好像是酸,又好像掺杂了诸多的苦。他一心为阳寒麝着想,愿意把命都奉献给他;可阳寒麝,竟是为了个女子,这般对他进行威胁。
  “是。”高品轩低低的答着,语气都没了往日里的底气,他是真的有些心寒了。
  “你可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什么吗?”阳寒麝余光见高品轩如此,又这般开口道。
  高品轩此时哪里还有心思想其他,摇摇头的工夫,阳寒麝再度开口道,“我每走一步,都有自己心思。你若信我,便按我吩咐行事便是,不须多番质疑。”
  高品轩蓦地瞪大双眼,终于想起,这几句话还是当时阳寒麝与朱雪槿、朱烈、荣耀共同出兵,战殷国,救闽国于水火之时说过的,而这几句话,同样也是因为朱雪槿。
  当荣天瑞将荷叶盘完好无误的交还给阳寒麝的时候,阳寒麝倒是无所谓的模样,面不改色;倒是高品轩,面色一下便阴沉下来,开口便道,“奋武将军,雪槿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荣天瑞却丝毫不理会高品轩,只恭敬的单膝跪地,对着阳寒麝拱手道,“大皇子,雪槿托臣感激大皇子这份赏赐;但如今她身子不适,食不下咽;军中又没有什么太过可口的糕点,这些还是留给大皇子享用比较稳妥。”
  “奋武将军,您可见过赏赐还可以……”
  “既然这样,高品轩,莫要拂了朱雪槿的好意,收回来,”阳寒麝打断高品轩的话,语气之中仍旧听不出什么波澜,又对荣天瑞道,“你先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臣告退。”荣天瑞再度拱手,后起身,挺胸抬头的转身离去。
  高品轩气的脸都憋成猪肝色,托着荷叶盘的双手都在颤抖;阳寒麝见了,冷冷的一扬嘴角,起身拍了拍高品轩的肩膀,道了句,“放下吧。”
  “这可是大皇子的一片心意,她朱雪槿也太不领情了吧!况且今儿个若不是大皇子您救她,若不是大皇子您替她说话,她……”别看阳寒麝没怎么样,高品轩可是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不是朱雪槿的个性,”阳寒麝捏起一块糕点,一口咬下一大块,放入口中咀嚼半晌,后双眼都在发光,又道,“朱雪槿做事多么周全,你我都是见识过的;况且她刚刚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哪有空去理会这些。想必这都是荣天瑞故意为之,看来,我似乎是对朱雪槿有点上心,以至于让他开始紧张了。”
  说到这个问题,高品轩倒是稍稍收敛了刚刚的气,接着阳寒麝的话意道,“这点上我倒是和奋武将军不谋而合,大皇子的确待这个朱雪槿太过不同,甚至开始跟着她一起胡闹……抱歉,臣失言。”
  眼见阳寒麝一个冷冽的目光瞥了过来,高品轩连忙单膝跪地,拱手请罪;阳寒麝方才一挥手,微微冷了语气道,“我只是觉得她是可用之才,而且的确有许多想法和我不期而遇,与她一起很舒服,仅此而已。”
  “大皇子可还记得,当初我们说过,若朱雪槿为我们所用自然最好;若她最后站在了八皇子那方,我就要——”高品轩在阳寒麝的示意下起身,顺便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之中的凶狠之意展露无疑。
  “我的话,说过便作数。”尽管这么说着,阳寒麝却移开了目光,选择不去与高品轩对视;高品轩陪伴了阳寒麝十几载,对他的心思自然心知肚明,念及此,他攥了攥拳头,又对阳寒麝道,“大皇子放心,一切阻挡您计划的人,臣都会除掉!臣定会将大皇子捧上夏王之位!”
  “说到这里,”阳寒麝忽然眼中寒光一闪,扭头望向高品轩,一字一顿道,“荣天瑞的存在终究是个麻烦,若一直留着他,日后多他一个站在阳和煦那边,对我们而言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况且若没了荣天瑞,对荣耀也是个打击,或许能意外的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