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那时如何信任


小说:盛世妃谋  作者:玉昵酱
  高品轩这一次是真的不清楚阳寒麝想要除掉荣天瑞的真实目的了,是因为荣天瑞刚刚冒犯了他?还是因为荣天瑞自作主张的拒绝了他对朱雪槿的好意?还是真的因为荣天瑞会成为成王路上的绊脚石?
  半天得不到高品轩的回答,阳寒麝略蹙了眉头,望向高品轩的眼光之中带着某种审判的意味,“怎的?这几日的相处,倒让你与那荣天瑞成了朋友?可是不舍得动手?”
  “大皇子!”高品轩诚惶诚恐的再度单膝跪地,抱拳惊悸的对阳寒麝道,“臣此生只效忠大皇子一人,臣心中也唯有大皇子一人,此衷心天地日月可鉴!”
  阳寒麝眉头一抬,伸手微微一扶高品轩,后低垂眼睑道,“我每走一步,都有自己心思。你若信我,便按我吩咐行事便是,不须多番置疑。”
  高品轩蓦地念起之前,阳寒麝曾亲自向朱雪槿请教,那时候朱雪槿的置疑他却丝毫没有半分生气;可如今,对着自己,阳寒麝竟说出了这样的话。高品轩心里忽的有些难过,这些年来,他如同阳寒麝的影子一般日夜相随,对阳寒麝的珍惜与爱护超过了自己的生命,可到头来,竟还不如一个女子。
  高品轩忽然有些恨朱雪槿,可更恨的,是自己;当初若不是在雪地之中救下朱雪槿,就不会有这一系列的事情。他大着胆子抬起头,与阳寒麝那冷的没有一丝光芒的双眼对视,口中道,“臣对大皇子的敬爱超越一切,为了大皇子,臣可以抛弃一切,包括臣这条命。臣只望大皇子能明白这番苦心,因为自从遇到朱氏姐妹,大皇子您……的确变了。”
  朱氏姐妹,朱雪丹,朱雪槿。当朱雪丹的名字忽的在心窝之中盘旋的时候,阳寒麝眼前恍惚中出现那个屹立于雪地的纤瘦身影,还有她口中吟着的诗——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沈沈飞雪白。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叶惊摵摵。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窃听来妖精。言迟更速皆应手,将往复旋如有情。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且晴。嘶酸雏雁失群夜,断绝胡儿恋母声。川为静其波,鸟亦罢其鸣。乌孙部落家乡远,逻娑沙尘哀怨生。
  高品轩见阳寒麝再度陷入沉思之中,面儿上表情竟显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温和,似乎素日里那坚毅的棱角都要被磨平,高品轩的心都跟着冷了下来;他无言的退到一旁,念起从前与阳寒麝在一起的日子,难免唏嘘。
  气氛正有些微妙的尴尬之时,荣天瑞再度求见;阳寒麝面儿上表情当时便消失殆尽,道了声“宣”的工夫,荣天瑞大步走进来,拱手恭敬道,“大皇子,朱将军与家父请您往军机营一议。”
  “好。”阳寒麝说着,将宝剑佩戴于身,给一旁的高品轩使了个眼色;高品轩虽心中有些波动,却依旧跟了上来,与阳寒麝一前一后的跟着荣天瑞往军机营而去。
  而此时的军机营中,朱烈与荣耀已经按照被俘的殷国水兵之言,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毕竟阳寒麝是大皇子,他们的计划要经过阳寒麝的同意才行,这才着荣天瑞请了阳寒麝过来。阳寒麝持起书简,仔细的一行一行看下来,直到最后,他方才道,“这方案倒是与我预想不谋而合,殷国艨艟是大型战船,一次可容纳百名士兵,我们派人跟随那些被俘的殷国水兵,驾驶艨艟假意去通知殷国深海处的大部队,已经把夏辽联军打的七七八八,只余残兵败将,然后再深入内部,与他们一举进攻;届时两位将军布置好的埋伏部队便分别从西南、东南与正面发动进攻,混入殷国水兵之中的我方军队就从他们的中央开始瓦解,这一次的水战,我们定能取得胜利。”
  “我二人也正是这个意思,”荣耀对着阳寒麝拱手,语气中的敬意展露无疑,“只是带领被俘的殷国水兵与我方士兵前往与殷国大部队汇合之人,我们尚未有决断。自然我与朱将军能够前往是最好,不过我们的年纪太大,而且面相怕是敌军首领会熟悉。以大皇子看来,还有谁能胜任呢?”
  阳寒麝几乎想都不想,直接便道,“我与高品轩年龄相仿,不如就让我二人亲自前往。”
  “这可万万使不得,”荣耀一听阳寒麝这话,脸都吓绿了;不久之前阳寒麝才经历了一次险境,他是有几颗脑袋够砍,才敢将阳寒麝再一次置于险境之中,“若说年纪相仿,奋武将军倒是也合适,不知大皇子可有异义?”
  阳寒麝瞟了一侧的荣天瑞一眼,后淡淡开口道,“奋武将军曾与我比试,论及剑术,在我之下,还是我更合适。”
  荣天瑞闻言,立即上前,拱手对阳寒麝道,“大皇子,臣的剑术的确不及您,但这一次以身犯险,大皇子身为夏国皇子,若有个万一,会对我军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还望大皇子三思,让臣代替您前往吧。”
  阳寒麝的眉头蓦地蹙了起来,拧成了个川字;半晌,就在气氛已经到达紧张与不安的顶点时,阳寒麝开了口,道,“既如此,我便在此留守,等待几位好消息了。”
  阳寒麝语毕,负过手,大步流星的走出军机营;高品轩倒是意外的没有与他一起,而是留在一侧,拱手对一脸诧异的荣耀道,“荣将军,不知此番行动是否有细节要注意?此时一起说与臣听,臣与奋武将军方能打好配合。”
  “高侍卫说的哪里话,你的能力我们从未小觑过;此番出行,你与天瑞要互相照应才是,毕竟打入敌军总部,这是再危险不过的行为。”荣耀说着,带着高品轩与荣天瑞一起,走到朱烈一侧,对朱烈道,“朱兄,具体要注意什么,还劳烦你对他二人提点一番了。”
  朱烈颔首,后拿出一张船型的细剖图,对着两人道,“眼前这张,就是我们走遍艨艟,对它的各个细节都了解过后,画出的艨艟船型图,我们可以来分析一下……”
  *
  “南烛……给大皇子请安。”薛南烛说话声音细的犹如蚊子哼哼,这个阳寒麝给她的第一印象就很慑人,导致她后来每每见到阳寒麝,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吓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你不好生守着朱雪槿,出来乱跑什么。”别看闽王已经默认了薛南烛的身份,但是阳寒麝天生带着的那颗多疑的心,依旧让他对这个未知的少女充满疑虑与不信任。
  “是……是姐姐让南烛出来瞧瞧如今的状况。”薛南烛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像是没气儿了似的。
  这样的薛南烛更让阳寒麝觉得浑身不舒服,末了,他一摆手,对其道,“带我去见朱雪槿。”
  “南烛遵命。”薛南烛听了,好像得到了什么大赦一般,一路小跑的提着腿儿走在前面,速度极快,风一般的想要甩掉阳寒麝;不过她终究个子矮、腿也短,阳寒麝大步一迈,能赶得上她两步半。两人就这样迅速的向朱雪槿所在的营帐而去,待进去之后,薛南烛已经是一身的汗,也不知是赶路赶的,还是被阳寒麝吓的。
  朱雪槿静静靠在塌上,还在担心外面的战事如何;直到看见薛南烛与阳寒麝一前一后进来,薛南烛一头冷汗,阳寒麝冰着一张脸;朱雪槿想下床福身请安,阳寒麝倒是先一步摆摆手,开口间听不出什么语气道,“你且莫要乱动,那些礼数就省了吧。”
  “姐姐……大皇子让南烛带他前来……”薛南烛委屈巴巴的说着,眼圈都吓得红了。
  朱雪槿对薛南烛眨眨眼,柔声道,“南烛你忙了这么久,出去寻个地方歇歇,我与大皇子有要事商谈。”
  “知道了,姐姐,南烛告退。”闻言,薛南烛先对着朱雪槿感激的笑笑,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朱雪槿所在的大营。
  偌大个营地,唯独剩下朱雪槿与阳寒麝两个;阳寒麝也不说话,就那么定定的立在朱雪槿榻前,似乎在等她开口提问。朱雪槿也没让他失望,薛南烛前脚刚走,她立即开口追问道,“大皇子,如今外头战势如何?我听闻南烛说,今儿个已经是我病倒的第三日了,已经过去三日,我军可取得优势?”
  阳寒麝负手而立,依旧平淡着语气,答朱雪槿道,“你放心便是,缴获的那几艘艨艟与那些投降的殷国水兵可是立了大功,荣天瑞与高品轩带着四百我军与投降的那近一百的殷国水兵,乘艨艟成功打入敌军内部,且诱敌成功,带着毫无防备的殷国水军部队向着我军已经埋伏好的前海地带而来;据今儿个上午的情报,我军已近大捷,将殷国水兵打的落花流水……”
  阳寒麝说着的工夫,或许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语气已经愈发激动,双眼都在放光;朱雪槿总算放下了一颗一直提着的心,嘴角不经意间展露了个笑容,接了阳寒麝的话道,“天瑞哥哥和高侍卫都是万中挑一的好将领,由他二人直入敌军心腹部位,这当真是极好的策略。想来此番计划定是大皇子所定吧。”末了,朱雪槿笑眼望着阳寒麝,她当真是对这个总是冷着脸的大皇子有些好感了。
  “我当初定下前往敌军心腹部的人选,是我与高品轩。”阳寒麝可是没被朱雪槿这下夸而弄得找不着北,反而实打实的将当时的想法说了出来,丝毫不见半分客气。
  “噗,”朱雪槿摇摇头,见阳寒麝的脸色都冷了下来,忙道,“我并非不信任大皇子的能力,只是想不通,为何越艰难困苦、可能会危及生命的任务,大皇子越要抢着去做呢?难道大皇子便如此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吗?”
  “若是我去,定不会有事。”阳寒麝倒是对自己颇有信心,白了朱雪槿一眼后,又道,“我的剑术,天下无双,上一次你也见识过了。”
  “说的正是这个理儿,若不是船漏了,大皇子还能再战八百回合。”或许是因为得知即将大捷,朱雪槿的心情也晴朗不少,甚至大着胆子开始和阳寒麝说笑了。
  阳寒麝的脸色一下有些黑,瞪大双眼望着朱雪槿,开口间,一字一顿道,“朱雪槿,你胆子真的很大,你可知在对谁说话?”
  “夏国大皇子,”朱雪槿忽然觉得这对话有些熟悉,笑着摇摇头道,“不过大皇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也不会与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吧。”
  “哼。”阳寒麝背过身,不去看朱雪槿;朱雪槿偷偷笑笑,后又道,“若大皇子当真与小女子计较,当初也不会救下我了。虽然大皇子看起来总是冰冰冷冷的,但是我觉得……咦?”
  朱雪槿才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发现阳寒麝蓦地转身,后大跨步走到床边,一把揪住她的衣领,脸与她靠的极近,近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阳寒麝的表情极其阴冷,开口说话间,那语气让朱雪槿忍不住的哆嗦起来,“不要太自以为是,我是怎样的人,岂容他人置哙。”
  “是。”不知为何,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朱雪槿,对上这样的阳寒麝,忽的有了退缩之意;她怯怯的移开眼神,真实的感觉到了一股恐惧,那种惧意带着寒冷,从胸口一直蔓延全身,直到脚尖。
  阳寒麝松开手,没有再多言,后大步流星的离了去;薛南烛倒是一直藏在外头,都没敢走,直到见到阳寒麝身影消失,方才蹑手蹑脚的进了大营,匆匆跑到依旧在发呆且脸上带着惊恐的朱雪槿身边,关切道,“姐姐,大皇子他,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朱雪槿这才反应过来,笑容之中带着几丝尴尬,摸了摸薛南烛的头,后道,“没事,或许,真的是我太自以为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