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敲竹杠的最高境界


小说:崛起军工  作者:安溪柚
  根据军备首长的指示,柏毅真的是把眼睛擦亮,耳朵竖起,的的确确是想看看军备首长是如何把一套完整的米格—15维修站搬回中国的。
  哪怕搬不了,弄两部苏联的松—9雷达也行呀,不然的话,苏联人的米格—15是修好了,可他的那套列车高炮防空系统还没找落呢,眼看着前运的物资即将准备就绪,可缺乏有效防空能力的货运列车,跟送上去的肥肉没啥区别,都是美国空军嘴里的美味,真真是肉包子打狗,想回都回不来!
  可他这里急,人家军备首长却好像没这档子事一般,回到后勤部按部就班的进行既有的工作,至于什么米格—15维修站,松—9火控雷达云云,就仿佛是他当日喝醉酒,构建出来的幻想一样。
  一旦酒醒,便会烟消云散,连半点残存的记忆都没有!
  这下柏毅真是忍不住了,终于壮着胆子去找军备首长,以汇报工作的名义,好好谈谈人生。
  结果自己开口还没说上半分钟,就被军备首长那理所当然的话语给顶了回去:“你这小鬼头,怎么跟你老子一个德行,猴急猴急的,心急能吃得了热豆腐?回去多看看主席在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时期的专著,多体会体会什么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什么叫农村包围城市……”
  面对军备首长,柏毅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只是个单纯的技术工作者,在谈人生方面实在欠缺太多,结果……自己实实在在撞到了枪口上,来了一次被谈人生,临了还被塞了厚厚一本主席专著,要求每日诵读,细心体会,抽时间还要写几篇内容深刻的读后感,以被首长大人随时抽查云云。
  只把柏毅一颗暮气沉沉的宅男之心虐成了朝气蓬勃的小学生之心,这才被军备首长心满意足的赶出办公室。
  于是柏毅很不开心,于是便开始变着法的狂虐宋天明。
  不是想学航空技术吗?那好,后世大学理工科的微积分先来上几道;觉得不过瘾?那行,喷气发动机沙窝理论结算方程一夜内必须解出来,解不出来就让军备首长好好跟你谈谈人生。
  若是连这个都觉得是小儿科,柏毅还准备了飞机鸭式布局的飞控结算数学模型和蚌式进气道空气动力学受力模型,在这个没有电子计算机的年代,保证会让老宋欲哭无泪的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学什么鸟门子航空技术了。
  结果令柏毅万万没想到的是,宋天明不但没有退缩,反倒以一种凌然不惧的革命英雄主义的气势,傲然面对柏毅一道接一道的难题,这让以为宋天明只不过是心血来潮,才来学什么航空技术的柏毅,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人家可是真心实意的,自己是不是应该……也拿出点诚意?
  于是柏毅也着实拿出不少干货,在这个一代机包打天下的时代,喷气式这个词对其他航空从业者来说,或许是个极为高大上的哲学架构,但对于在前世见惯了四代机满天飞,三代机多如狗的柏毅,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军事装备研究生课程中必学的就把这一时期的航空技术讲了个通透,其中不乏十几个这时期经典战机技术维护成败得失的经典案例,其中机体铆钉松动、脱落故障便是最基础的一项。
  可就是这么最基础的一代机故障诊断和处理,对于普什连科这样的王牌机师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高深技术,至于宋天明那更是难得的至宝,于是宋天明拿出了比打仗还认真的心思,再加上他本身为人机敏,头脑灵活,令得他掌握技术知识的速度奇快。
  直到某一天,柏毅正拿着几部从美军哪里缴获的摩托罗拉排级无线电通话器,在构思列车高炮防空系统的联络通讯架构时,兴冲冲跑进来的宋天明,喜形于色的跟他说了一番话后,柏毅顿感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苏联不但同意向中国提供米格—15维修厂所需的全套设备,而且还从苏联驻远东国土防空军中调拨两部最新式的松—9a火控雷达,无偿赠与中国志愿军;至于各类枪支弹药,医用药品更是不计其数……
  “怎么样?傻眼了吧?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反应,否则军备首长怎么会上你擦亮眼睛,竖起耳朵呢,跟你说吧,咱们军备首长总共就说了两句话,咱们的苏联老大哥就开始倾囊相送,半点儿报酬都没要!”
  如果说听到成果令柏毅难以置信的话,那么宋天明的这番话就让柏毅彻底震惊了,因为他明明看到军备首长朝九晚五的在后勤部忙活,哪有半分跟苏联人打交道意思?怎么可能两句话就能让大哥范儿十足的苏联无偿的献上东西?
  这令柏毅很是恍惚,若不是知道眼下是1951年,他估计都会以为此时的苏联已经进入对中国频频示好的赫鲁晓夫时代呢。
  “就知道你有得傻眼,嘿嘿……”看着柏毅都是呆愣半晌,宋天明便也不卖关子,嘿嘿解释道:“军备首长是没有走出咱们后勤部大门一步,但他给苏联远东军区司令员的那两句话,却是实实在在让对方干巴巴的把东西送过来不说,还得感谢咱们军备首长为人大度,用咱们军备首长的话来说,这才是敲竹杠的最高境界。
  至于那两句话还真是很经典,第一句,志愿军空军的米格—15战斗机很有可能遇到苏联空军同样的问题;第二句,我不想因为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去找斯大林同志当面谈!”
  宋天明说话时,柏毅正捧着茶杯,好奇军备首长会用何等精妙手段,将苏联人玩儿的服服帖帖时,却听了这么两句话,搞得柏毅差点没把刚喝进口的茶水一口喷出来,斯大林同志都搬出来了,这哪里是敲竹杠,分明是赤果果的威胁好嘛,难道军备首长所谓的敲竹杠的新境界就是这种不入流的威胁?
  柏毅刚想腹诽军备首长的简单粗暴,然而心思一转,却发现军备首长简单粗暴的外表下,竟是细腻的落针可闻……...